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雜談:朱元璋廢除宰相制,結束千百年的君權、相權之爭

2021-03-03 15:32:51 歷史 26人瀏覽

自從丞相之職設置以來,就一直存在著君權與相權之爭。朱元璋為了擴大皇權,廢除了丞相。

朱元璋認為秦朝之所以滅亡,就是因為秦始皇設置的丞相制度導致的,要不是秦朝丞相趙高擅專威福,指鹿為馬,挾制皇帝,秦朝也不會那麼早滅亡。所以在經過十幾年戎馬生涯之後,朱元璋專權最重大的舉措是廢除宰相。

鑒於歷代君王與宰相反覆爭權,皇帝從來都是以不同的形式壓制、削割宰相的權力,而宰相又總是千方百計地跟皇上玩「老鼠斗貓」的遊戲,朱元璋準備來個斬草除根,以絕後患。當然,這並非一時之興起,這個過程的實行長達二十多年。

廢相的第一步,改行省為「三司」。

洪武十年(1377年),他與太師韓國公李善長、曹國公李文忠共議軍國政事,而把原來總攬國家政事的中書省和丞相撇在一邊,甚至連參議的資格都沒有,原來的中書省和丞相就已經沒有了實權。經這一舉措之後,可以說中書省和丞相實際上已經成了一個閒置機構和職位。這年七月,朱元璋又在自己身邊安置了一個新的機構--通政使司。通政使司的工作範圍就是上令下達,下情上達,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越過中書省和宰相,直接由皇帝處理政事,大權獨攬。

這一步的主要作用就是在政治地位上把中書省和丞相架空起來,使皇帝有了直接指揮全國各地行政機關的絕對權力。

廢相的第二步,借「胡惟庸案」削奪丞相權力。

朱元璋設三司只是削弱相權的舉措,而真正廢相,是借處理「胡惟庸案」為契機削奪了丞相的權力。

胡惟庸,淮西定遠人,曾為元朝官吏。至正十六年(1356年),朱元璋攻占和州時棄官歸附,後被朱元璋授以元帥府奏差,歷任寧國主簿及知縣、吉安通判、湖廣僉事等職。到了洪武初年,胡惟庸又先後任太常寺卿、中書省參知政事、右丞相和左丞相等諸多高職。

隨著權勢的不斷擴張,胡惟庸開始專恣起來,所作所為常常與朱元璋強化皇帝獨裁權力的意志相背離。在胡惟庸任相期間,凡生殺予奪之事,往往不奏明皇上,擅自行動。「內外諸司上封事,必先取閱。害己者輒匿不以聞,四方躁進之徒,及功臣、武夫、失職者爭走其門,饋遺金帛名馬玩好,不可勝數。」面對胡惟庸的結黨營私,侵害皇權的行徑,朱元璋絕對不能容忍。當相權與皇權相互威脅時,必然得有一方受到損害。所以誅殺胡惟庸,趁勢廢除丞相制度,徹底消除相權對皇權的威脅,便成了朱元璋唯一的選擇。

洪武十年(1377年),朱元璋將追隨自己多年的汪廣洋調到中書省,以便鉗制胡惟庸。不過汪廣洋本是一庸才,以前就曾擔任過丞相一職,這回再次擔當重任後更是小心翼翼,一點也不敢得罪胡惟庸,反而使胡惟庸更加恣縱起來。

洪武十二年(1379年),御史中丞塗節為迎合朱元璋之意,多方羅織罪名,告發胡惟庸與御史大夫陳寧密謀造反。後來重臣劉基暴卒,朱元璋這才想起了劉基當初所說的胡惟庸可能是傷害自己的真兇。朱元璋本想利用汪廣洋整倒胡惟庸,誰知汪廣洋卻縮頭縮腦,顧左右而言他。

朱元璋一怒之下將汪廣洋先貶謫海南,調離中書省;余怒未息,又下詔書,遣專使前往宣詔,賜死途中。

處置汪廣洋,給胡惟庸的震動很大。胡惟庸本就有很多隱瞞朱元璋的獨斷行為,又有貪慾斂財的問題。朱元璋已經懷疑胡惟庸有異心,對他的不滿也越加顯然,時時對他公開加以斥責。所以當有人上告胡惟庸結黨謀反之後,朱元璋立即下令審究。

洪武十三年(1380年),朱元璋親自審訊胡惟庸案。最後以謀逆、私通蒙古和日本的罪名將胡惟庸和陳寧等人斬首示眾,並滅其三族。另一大臣塗節因一齊參與預謀造反,現在見事不成,自首以圖僥倖過關,結果也被一同斬首。

誅殺了胡惟庸等人之後,朱元璋立即撤銷洪武初年依元朝舊制而設立的中書省,不再設置丞相,由皇帝自己管理政事,收攬了一切大權。

為了徹底清除胡惟庸黨羽和確保廢相後政令的有效實施,朱元璋在朝廷內外大肆地株連蔓引,追查依附胡惟庸的大小官員。一時間,朝廷中凡是有仇怨的人,便相互告發是胡惟庸的黨羽,以達到整治對方的目的。胡黨案前後持續了十幾年,被誅殺的人達三萬餘人。

朱元璋臨死前留了一道遺囑,其中有一項內容就是把廢相定為不可動搖的祖法常規:「以後嗣君不許設立丞相,臣下敢有奏請設立者,文武群臣即時劾奏,處以重刑。」所以,在明代,如果誰要想恢復丞相制度,誰就是想削弱皇權的奸賊,就是無視祖訓的大逆不道者。朱元璋就以死命令的方式杜絕了任何復辟相權的可能性。

秦漢以來沿行一千六百多年的丞相制度、隋唐以來沿襲七百多年的三省制度從此被廢除。

廢除宰相制,皇帝直統六部,使君權越發增重,皇權與相權的矛盾解決了,皇帝的權力達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可以說,朱元璋成了歷史上最專權的帝王,因而也是權力最大的帝王。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