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文化 / 內容

《紅樓夢》讖語:薛蟠借酒令說出頭頂的綠帽子,寶玉則苦訴姻緣

2021-03-02 19:22:38 文化 35人瀏覽
酒令遊戲:擊鼓傳花。

這個大概始於唐代而逐步沿襲並發展到現代的遊戲,依然保留了以前的影子,成為大眾在特定場合娛樂的方式。

我們也不難發現——在《紅樓夢》當中,既有陽春白雪、曲高和寡的雅致,也有通俗易懂、市井深巷的俗趣。

老玩家:準備起床攻城啦《天堂2M》▶馬上預約開戰天堂2M

在品讀原著的過程當中,雅士賞雅、俗人看俗,大家各取所需,同樣都能在閱讀中獲得樂趣。

《紅樓夢》作為一本雅俗共賞的著作,在很多細節上也體現出了不同身份、不同背景的人物所具有的迥異性格和參差不齊的文化修養。

今天這篇文章,我就跟大家聊一聊這其中的「雅志俗趣」。當然,出發點依然是酒令遊戲。


1 俗人「薛霸王」

要說《紅樓夢》當中的「俗人排行榜」,我想「呆霸王」薛蟠一定是「打榜高手」。

說實話,我對薛蟠的印象首先就來源於他強娶香菱、打死馮淵那一幕。他幼年喪父,寡母薛姨媽對他非常溺愛和縱容,於是這個傢伙從五歲起就養成了奢侈、傲慢的毛病。

讀者朋友們可能有印象,薛蟠其實雖也上過學,認得一些字,但是他終日裡只會遊山玩水不學無術。原著第四回是這樣描述薛蟠的:

「雖是皇商,一應經濟世事,全然不知,不過賴祖父之舊情分,戶部掛虛名,支領錢糧,其餘事體,自有夥計老家人等措辦。」

薛蟠的「俗人形象」還不僅僅在這些字裡行間里體現,在原著第二十八回里有了更加直觀的描繪。

在這一回里,賈寶玉受馮紫英之邀去喝酒。當天一起喝酒的人,除了他倆以外,還有薛蟠、蔣玉菡、錦香院的歌妓雲兒以及其他唱曲兒的小廝。寶玉就提議說光喝酒不僅沒有趣味還容易醉,不如一起行個酒令玩個文字遊戲。這個遊戲里需要包含「悲秋喜樂」四個字,要用「女兒」這個詞起頭,並註明這個四個字的緣故來。光是這樣還不行,「酒面要唱一個新鮮時樣曲子,酒底要席上生風一樣東西,或古詩、舊對、《四書》、《五經》、成語。」

那麼,大家記不記得薛蟠聽完這個酒令規則以後的第一反應是什麼嗎?他沒等賈寶玉把話說完就先站起來想要阻止這種做法,說:「我不來,別算我。這竟是捉弄我呢!」

後來薛蟠被眾人勸住了,只能硬著頭皮來參加這個遊戲。那麼他說的一番令詞也是讓人哭笑不得:

「女兒悲,嫁了個男人是烏龜。女兒愁,繡房攛出個大馬猴。女兒喜,洞房花燭朝慵起。女兒樂,......。」

因為薛蟠的這個酒令是在賈寶玉和馮紫英之後說的,比起前兩位的文雅言辭來,

薛蟠這個酒令從文字上來看就是「俗不可耐」。那麼,曹雪芹在這個俗氣的酒令里究竟隱藏了什麼樣的含義呢?


2 薛蟠的姻緣命運已藏在酒令當中

賈寶玉在設定酒令時,要求用「女兒」開頭。而薛蟠在設定酒令的場景時,選擇了「婚姻」的情境。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分析過《紅樓夢》里的「讖語」,而這個酒令也屬於讖語的範圍。換句話說,薛蟠的酒令是帶有預示效果的,而他這番話所預測的,就是自己的婚姻。

我們都知道,薛蟠的正妻是出身於皇商世家的夏金桂。她的家族世代為皇宮供奉陳設盆景,「凡這長安城裡城外桂花局俱是夏家的」,是數一數二的高門大戶,人稱「桂花夏家」。而皇家的花園林苑是皇宮內極其重要的一個部分,內務府每年都要撥出巨款來種植和維護園林景觀。「桂花夏家」獨家壟斷了整個皇宮裡花卉盆景的供奉,還經營著整個城內的桂花局,可見地位十分顯赫。

不過,這個夏金桂有個外號叫做「河東獅」。作為讀者,我們僅從字面上就能判斷出她性格應該屬於潑辣跋扈的。而「夏」對應「薛」(雪),也就意味著「雪」遇到夏天必然要融化。夏金桂嫁入薛家,會加快四大家族之一薛家的衰敗。

「女兒悲,嫁個男人是烏龜」,這句話就毫不留情地指出了夏金桂嫁給了一個「烏龜」——也就是明指夏金桂紅杏出牆,薛蟠因為夏金桂戴上了綠 帽子。

「女兒愁,繡房攛出個大馬猴」這一句則更加坐實了夏金桂將來會出 軌的情形:「大馬猴」暗指的是夏金桂出 軌的對象。

夏金桂是《紅樓夢》前八十回里出場很晚的一個角色。她的出場,壓服了「呆霸王」薛蟠,將薛家鬧得雞犬不寧。這還遠遠不夠,夏金桂開始折磨香菱。她先是將香菱的名字強行改為「秋菱」,然後讓香菱夜間去服侍自己,一會兒要喝茶,一會兒又要捶腿,弄得香菱每夜都不得成寐。

更加毒辣的手段還在後面:夏金桂裝病,說自己心痛難忍。醫生來問過診也醫治過,但是都不起效。後來從她的枕頭裡「抖出紙人來,上面寫著金桂的年庚八字,有五根針釘在心窩並四肢骨節等處」。這個舉動無疑成功地嫁禍給了香菱,直接導致了香菱在薛家沒有立足之地的後果。

後來,雖然香菱跟著薛寶釵,成了寶釵的丫鬟,但「終不免對月傷悲,挑燈自嘆。本來怯弱,…… 今復加以氣怒傷感,內外折挫不堪,竟釀成干血之症,日漸羸瘦作燒,飲食懶進」,自此病入膏肓,命懸一線了。

我們再回過頭來想一想香菱的判詞:「自從兩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鄉。」

「兩地生孤木」運用的是讖語當中的「拆字法」,隱藏的就是夏金桂的「桂」字。所以香菱最後得了干血症,一病不起直到香消玉殞,正是夏金桂從身心上百般折磨她而造成的結果。

「豐年好大雪」的「雪」字所說的就是薛家,而薛家娶進了一位姓夏的女子,這就意味著薛家必然要走上衰敗之路。在原著第七十九回當中,曹雪芹寫到「薛文悔娶河東獅」一節時,脂硯齋就給出了這樣的評語:「夏日何得有桂,又桂花時節焉得又有雪(薛)?三事原系風馬牛,全若強湊合,故終不相符。敗運之事大都如此,當事者自不解耳。」

事實也確實如此。自從娶了夏金桂以後,薛家的太平日子也就到頭了。夏金桂吵得整個薛家上上下下雞犬不寧,甚至棄倫理道德於不顧——僅僅因為妒忌香菱「才貌雙全」就下了毒手,活活將香菱折磨得病入膏肓。每每想到這些情節,再結合「呆霸王」那段俗不可耐的行酒令,我更加會為《紅樓夢》里的人物命運發出悲嘆。


3 寶玉的酒令和姻緣揭秘

既然薛蟠的酒令關係到自身的姻緣和命運,那麼寶玉的酒令是不是也有這樣的預示呢?我們不妨一起來解讀一下。

「女兒悲,青春已大守空閨。女兒愁,悔教夫婿覓封侯。女兒喜,對鏡晨妝顏色美。女兒樂,鞦韆架上春衫薄。」


其實這段酒令前兩句所描述的場景,對於熟悉《紅樓夢》的讀者來說已經不陌生了。

寶釵勸誡寶玉好好走「仕途經濟」的情節,在原著里大約透露過兩次。一次是在第三十二回里,史湘雲第二次來到賈府的時候。當時賈雨村碰巧造訪賈府,想要見一見寶玉。寶玉心裡非常不情願,史湘雲就勸說他:

「還是這個情性不改。如今大了,你就不願讀書去考舉人進士的,也該常常的會會這些為官做宰的人們,談談講講些仕途經濟的學問,也好將來應酬世務,日後也有個朋友。沒見你成年家只在我們隊里攪些什麼!」

這話一下子惹惱了寶玉,他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

「姑娘請別的姊妹屋裡坐坐,我這裡仔細污了你知經濟學問的。」

而緊接著,襲人的一番話也告訴了我們:寶玉真的不喜歡別人對他進行這樣的勸誡,他心裡對「仕途經濟」的厭惡已經深入到了骨髓當中。上一回是誰這樣勸誡寶玉的呢?就是薛寶釵。從襲人的話里我們就能很明確地看出來:

「雲姑娘快別說這話。上回也是寶姑娘也說過一回,他也不管人臉上過的去過不去,他就咳了一聲,拿起腳來走了。這裡寶姑娘的話也沒說完,見他走了,登時羞的臉通紅,說又不是,不說又不是。」

還有一次是在原著的第三十六回里。

寶玉因為蔣玉菡的事得罪了忠順王府,賈政一氣之下將他暴打一頓。寶玉在養傷之際,整天閒來無事,只在園中「游臥」,而寶釵也會見縫插針地利用這個時間再次對他進行勸解。大家記得寶玉的反應嗎?他非常生氣,說:

「好好的一個清凈潔白女兒,也學的釣名沽譽,入了國賊祿鬼之流。這總是前人無故生事,立言豎辭,原為導後世的鬚眉濁物。不想我生不幸,亦且瓊閨繡閣中亦染此風,真真有負天地鍾靈毓秀之德!」

這件事最後的結果是:大家看到寶玉如此油鹽不進「也都不向他說這些正經話了」。原著當中還特意點明:只有林黛玉一個人從小就不曾跟寶玉提起過任何「立身揚名」的話,所以寶玉從心底深深地敬重黛玉。

我們說回「悔教夫婿覓封侯」一句。這句詩的出處是唐代詩人王昌齡的詩作《閨怨》。詩中描繪的是是一位少婦在欣賞春天景色時發生的心理變化:春天的早晨,少婦精心打扮了一番,登上自家的高樓觀賞春色。然而她美好的心情卻因為看到楊柳以後就變了,變成了滿腔的哀怨與憂愁。楊柳在古代是友人之間臨別相贈的禮物,所以它勾起了少婦的離愁別怨——自己的丈夫為了功名,此刻正遠在他鄉,不能夠與家人團聚。比起夫妻相依為命、白頭到老的親情,任何功名利祿恐怕都要失去光彩了。可惜的是,正因為當初的一番勸誡,如今只能「青春已大守空閨」,結合寶玉在跟寶釵成婚後看破紅塵「懸崖撒手」,這句酒令早已經道出了寶釵和寶玉的命運。

而寶玉所唱的酒面是《紅豆》。我們都知道,紅豆是相思之物。曲中唱道:「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後,忘不了新愁與舊愁。」這寸寸愁腸已經躍然紙上——寶玉會對誰這樣深深掛懷呢?那就是跟他自幼相知相守的黛玉。

大家應該都記得,黛玉作過一首《秋窗風雨夕》。其中「淚燭搖搖爇短檠,牽愁照恨動離情」和「連宵脈脈復颼颼,燈前似伴離人泣」兩句,跟寶玉的這一首《紅豆》曲似有異曲同工之妙——寶黛二人心意相通,彼此魂牽夢繞,但最後的結局卻是生離死別。

寶玉在這個酒令里的酒底是一句「雨打梨花深閉門」。明代唐寅的《一剪梅》里就有此句,這也是一首閨怨詩,描寫的是相愛之人被時空分離的相思淒楚之苦。空間的阻隔,註定女子與愛人無法相聚,她的失落與感傷在花開花落間無可排遣,美好的青春時光就在這樣的哀怨中慢慢消耗殆盡。

「梨」跟「離」諧音,這句酒底也透露了未來黛玉去世的結局——她跟寶玉註定也只是為了前世的甘露之恩而轉世還淚,與「姻緣」二字既無緣也無份。

不知道各位是不是還有印象:黛玉在大觀園內所居住的地方叫做「瀟湘館」。這裡到處是青翠的湘妃竹,後院還種滿了梨樹。潔白的梨花固然可以代表林黛玉一生孤傲高潔,但住在此處的主人逃不了最終分離的命運。


看似是幾個紈絝子弟之間的聚會,一個酒令遊戲卻也透射出人生的世態炎涼與萬般無奈。在唏噓傷感之餘,我們也再次領略了曹雪芹高超的藝術手法。在下一篇文章里,我也會接著分析這次聚會上的酒令。感謝大家的關注與閱讀!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