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令曹操「幾度失志回」的古戰場濡須塢

2021-02-22 06:57:33 歷史 12人瀏覽

第一次戰鬥


赤壁之戰後,曹操、孫權在長江兩岸對峙。孫權的北伐因為受制於合肥要塞,屢屢受挫。而對曹操來說,也有一處無法突破的要塞,那就是濡須,在現在的安徽蕪湖市無為縣。


由於派去騷擾孫權的蘄春典農謝奇被孫權大將呂蒙揍跑了,建安十七年(212年)曹操第一次兵臨濡須。這時候距離赤壁之戰已經過去了4年。


孫權軍的優勢在於水戰,但作為弱勢的一方,坐擁主場之利的孫權也沒有驕傲,充分考慮了呂蒙「萬一陸戰兵戰敗了被敵人追急了怎麼登船」的顧慮,在濡須口夾水修建防禦工事,這就是濡須塢。


建安十八年(213年),戰鬥正式打響。曹操攻破孫權的江西營,俘獲都督公孫陽。孫權領七萬兵往濡須抵禦曹軍,以朱然分管濡須塢與三關屯,這是孫權首次任命濡須長官,就差直接任命為濡須督了。


為了阻止曹軍船隊順流入江,孫權派董襲率樓船巨艦停在濡須水口。可是遭遇了大風,董襲翻船,壯烈犧牲。正所謂淹死的都是會水的。《三國志·孫瑜傳》記載孫權堂兄孫瑜建議孫權穩重為上,孫權沒聽,果然失利,可能說的就是董襲的悲劇。


董襲敗亡了,曹操便派數千人乘油船乘夜渡江直奔濡須中洲,想截斷濡須塢與江東後方聯繫的水道,但孫權怎會不防著這一手呢,曹軍被俘三千人,淹死數千人。


隨後,雙方陷入僵持,誰都想先打破局面。孫權屢次挑戰,曹操都不出戰,這簡直是孫權在中國軍事史上的高光時刻。但孫權不能滿足於此,曹操沒走,問題就沒解決,而他在赤壁之戰的戰友劉備這時候忙著和益州牧劉璋搶地盤,這一仗是指望不上了。


孫權豁出去了,竟然親自乘輕船殺向了曹軍陣地!


按《三國志》的記載,曹操知道這是孫權本人來檢閱曹家軍隊了,下令不許放箭,等看到孫權隊伍嚴整地回去了,便說:生子當如孫仲謀,劉表生的那叫什么兒子!


而《魏略》的記載則是:曹操下令亂箭齊發,孫權見船的一側受箭過多快要翻了,就下令掉頭讓另一側受箭,兩邊平衡,孫權安然返回——除了沒有大霧和草人以外,這簡直和《三國演義》里諸葛亮的草船借箭一個效果。


在接到孫權「春水方生,公宜速去」「足下不死,孤不得安」的小紙條後,曹操覺得孫權真是實在人,就撤軍了。


孫權才不是實在人呢,至少之前親自以身犯險的時候絕對不是。如果當時曹軍貪功,一擁而上想一舉拿下敵方大老闆,就會被孫權親自誘入自家水道,到時候在孫權主場的深水區打起來,吃虧的會是誰呢?


另外,由於曹操不聽州別駕蔣濟勸諫而遷徙淮南百姓,廬江、九江、蘄春、廣陵等郡十餘萬百姓投奔了孫權,其中可能就包括了東吳末代皇帝孫皓的祖母王夫人。


曹操讚揚孫權而貶低劉表之子劉琮,道理其實也很簡單:劉表留下的遺產多好,劉琮卻不發一槍送給了曹操,而孫權卻敢和曹操對著幹,還贏了。多年以後的南宋詞人辛棄疾也不禁作詞感嘆,為什麼南宋出不了孫權這樣敢於對抗北方大敵的英雄君主呢?


此戰曹操還有一大損失——他的重要謀士荀攸在路上去世了。


第二次戰鬥


曹操第二次用兵濡須,已是建安二十一年(216年)末。看時間,跨度並不大,但期間已經發生了一些故事,當時距離呂蒙、甘寧拿下皖城已有兩年,距離逍遙津之戰也有一年。陳武戰死,曹孫之間又添新仇。

這一年,琅邪王劉熙想追隨百姓的腳步,也渡江投靠孫權,於是被曹操誅殺。當初曹操為了削弱漢朝宗室而廢除了多個諸侯國,本來也可連琅邪國一併廢除,看在劉熙的叔叔劉邈對自己有恩,才讓劉熙當了這個王。既然劉熙不給面子,琅邪國也就沒有了。


曹操在進軍的同時也以官職為誘餌,煽動鄱陽人尤突、山越人費棧等人造孫權的反,一時間聚眾數萬人,無奈孫權手下有陸遜、賀齊,專刷山越,甚至還從叛軍中選拔了數萬精兵補充到了孫權的軍隊。


即使這樣,在調動了青徐豪強孫觀、臧霸的軍隊後,曹操也有號稱四十萬大軍,而孫權帶去禦敵的軍隊只有七萬,由於濡須塢守軍有鼓吹,按漢朝「萬人將軍給鼓吹」的制度,可以算一萬人,總計也就八萬。但是這次孫權帶上了甘寧,打出了著名的「百騎劫營」,殺了數十人,也殺了曹軍的威風。雖然《建康實錄》記載甘寧215年已經去世,但這與後來孫權對孫皎稱自己與北方為敵已經十年、潘璋在孫權於219年奪取荊州後因甘寧去世而接管甘寧的軍隊等史料矛盾,所以「百騎劫營」發生在217年而非213年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如果按《三國志》的敘事順序,又顯然是在214年奪取皖城後。


曹操再次正面強攻濡須塢,可是孫權這次的濡須督是呂蒙,不僅準備了一萬張強弩,還攻破了曹操沒有完成的前鋒屯。


曹軍又轉向濡須東北歷陽的橫江渡口,卻遇到了徐盛。在逍遙津之戰中負傷乃至連軍旗都不見了的徐盛,這次運氣仍然不好,坐的蒙沖艦被風吹到了曹軍這邊,雖然總算比董襲運氣好,但諸將也嚇得不輕。深陷絕境的徐盛被迫帶頭死戰,不知砍了多少人,竟然砍退了曹軍,於是回去領賞。曹操這邊的青州刺史孫觀在濡須之戰中死於流矢,大概就是這次。


不甘心的曹操沿水設立了大量營寨,要和孫權長期作戰。相持了一個多月,孫權又坐不住了,可同樣的招數又不能用第二次,於是他這次的招數是——上表請求投降,和本來就和自己有姻親的曹操定下新的結親約定,並勸進曹操稱帝!


這種顯然只存在於名義上的投降,其實就是給曹操一個台階。


唐朝詩人孫元晏《吳·濡須塢》:


風揭洪濤響若雷,枕波為壘險相隈。莫言有個濡須塢,幾度曹公失志回。


曹操也心領神會,所以他一方面在同意結親後撤軍了,一方面又在居巢留下了駐軍。


至於稱帝,曹操當然是不會聽的:「這孩子是要把我架在火爐上烤啊!」


但也許在那時,他已經從中看出了機遇——相比於不但奪取了益州,還把曹操的前線從襄陽打回了樊城的不會妥協的劉備,雖然守住了防線,卻被曹操從合肥推進到了居巢,更曾經和劉備開戰並以奪取了三個郡告終的孫權是可以合作和利用的,而當時下手的,又是呂蒙。


孫權在濡須塢犒勞諸將之際命令作戰有功的周泰脫下戰袍露出滿身傷痕,賜給御幘青縑蓋,並鼓吹奏樂,朱然、徐盛等都對周泰表示敬服。

曹操此去之後,周泰就是濡須督了,但曹操再也沒回來過,他主動進攻孫權的作戰結果到此為止,並被後來的《後出師表》簡單粗暴地概括為「四越巢湖不成」。不過,他不需要再為這九年來總是被呂蒙挫敗和隨軍的司馬朗、王粲的相繼染病去世而悲傷了,因為同年孫權手下的魯肅、凌統也領了便當。


主張和劉備同盟的魯肅不在了,兩年後,呂蒙就會在曹操最需要的時候,為他送上一份做夢都不敢想的大禮。


第三次戰鬥


曹孫第三次在濡須交戰時,曹家的當家人和中原的主宰已經換成了曹操的兒子魏文帝曹丕。這位爺不信邪,兵分三路伐吳(孫權的國號,不用介紹了吧),其中一路便是派大司馬曹仁攻打濡須。


當時,呂蒙、周泰、甘寧已死,陸遜、賀齊、朱然、徐盛去了其他戰場,但這一任的濡須督朱桓也非等閒之輩。即使中了曹仁的計誤把攻打羨溪的蔣濟偏師當作了主力導致兵力分散、回追不及而只剩了五千守軍,而曹仁大軍已在七十里外,他也有退敵的自信,因為他自認為善於用兵,更重要的是他有主場的地利,而對方已經累了,哪怕是曹丕親自帶隊,他也無懼。這時候的濡須已經不只有塢堡了,還有一座背靠大山的高城。


朱桓反向揣測曹仁心理:你不是設計讓我分兵了嗎,那我就讓你覺得我真沒兵了。偃旗息鼓!


曹仁果然中計,不聽蔣濟勸諫,一方面派兒子曹泰攻打他以為已經空了的濡須城,一方面模仿當年的曹操,派將軍常雕督諸葛虔、王雙等人以油船直取中洲朱桓軍隊的家屬區,自己領一萬人在橐皋作為曹泰的後援。


朱桓親自禦敵,小年輕曹泰當然占不到便宜,中了伏兵,燒營撤退;朱桓又分出駱統、嚴圭襲擊常雕。東吳的船隊本來就停在濡須口外,在中洲的上游,蔣濟早就警告過,襲擊中洲猶如自投地獄。這一路魏軍溺死及被殺者達千餘人,常雕被殺,王雙被俘。《建康實錄》將此戰張冠李戴地記載在了213年,還說「梟其將諸葛虎」,顯然是諸葛虔的誤寫,此後史書也再無諸葛虔的記載,可能這位也凶多吉少了。


只要頂到追回其他吳軍,朱桓的使命基本也就完成了。激戰數月後,因魏軍疾病和傷亡嚴重,曹丕令曹仁撤軍。事後,曹丕在詔書中稱曹仁「所禽獲亦以萬數」。結合曹魏「破賊文書,舊以一為十」的風格,曹仁在此戰中殺傷的吳軍當為千餘人。


沒有第四次了


後來,魏吳之間就沒有在濡須繼續交戰了。孫權去世後,輔政大臣諸葛恪建造大堤以為防禦,並挫敗了曹魏的進攻,即東關之戰。


《道光巢縣誌·卷二·輿地誌二》柵江口,古濡須口也。吳築兩城於北岸,魏置柵於南岸。葉氏:自古保江必先固淮。曹操不能越濡須,符堅不能出渦口,魏太武不能窺瓜步,周世宗不能有壽春,皆以我先得淮也。王氏曰:三國鼎立,南北瓜分之際,兩淮間常為天下戰場。孫仲謀立塢濡須,曹操先計後戰,不能爭也。


不只是曹操、曹丕做不到,直到東吳滅亡,濡須防線都沒有被突破。諸葛亮也說過,「魏賊不能渡漢」。


那麼東吳為什麼還是滅亡了呢?


先前北方政權執著於正面突破濡須,當然是因為從合肥突破了濡須就能直取東吳都城建業,孫權、呂蒙在濡須立塢也就是防著此舉。但是,想攻取建業,卻並非只有突破濡須一條路。


曹丕伐吳的時候,曹休已經攻取過一次歷陽了,就是徐盛突然大發神威的那個歷陽。雖然後來被東吳收復了,但公元280年,晉將王渾又如法炮製的時候,吳軍仍然沒能攔住。

能捏軟柿子,就沒必要在濡須硬碰硬。


牛渚一戰過後,濡須再也不能救東吳於危亡了。東吳的長江防線只要有一處被打開,就全線崩潰了。


那麼東吳為什麼沒有在歷陽部署足夠的守軍呢?


因為防線太長,軍隊有限,不夠用啊。


為什麼防線太長呢?

這就要問當初決定及帶頭贊成設立濡須塢的那兩個人了。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