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文化 / 內容

詩仙詩聖如何「懟人」?李白:我「唱歌懟」,杜甫:我「念經懟」

2021-02-21 05:10:23 文化 19人瀏覽
惠子這二人。當初二人的「濠梁之辯」是由惠子率先發難,而莊子則是見招拆招。

後者明顯感覺沒有「懟」過癮,於是決定把這件事寫進他的著作。然後吩咐門下的信徒,承其衣缽,怒「懟」惠子二千餘年。

後世「懟王」從中受到啟發,早已不滿足於僅僅是使用方言和漢字來「懟人」了。時間來到了光耀萬代的大唐,兩位「懟林」高手橫空出世,一個叫李白,另一個叫杜甫。

高端料理機低價拍賣,僅需千元,限時限量特惠下殺JSONE購物商城

李白說:寫文章「懟」人不給力,編成歌詞,唱著「懟人」更狠。千百年後,只要還有一個人在唱我的「歌詞」,每唱一遍,都是在替我罵人!

杜甫則說:呵呵噠寫一首歌詞有什麼意思呢?要寫就一次寫六首!我一邊罵,還一邊給他們講道理。所有聽過這六首「歌」的人,都誇我罵得對。

誰要是膽敢說我罵得不對,那麼就對不起了,原詩里直接摘出一句話,直接懟他臉上,「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一、「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上李邕》——唐·李白

大鵬一日同風起,摶搖直上九萬里。

假令風歇時下來,猶能簸卻滄溟水。

世人見我恆殊調,聞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猶能畏後生,丈夫未可輕年少。

相傳,李白這首詩是在他未出四川之前寫的。李白十八歲的時候,聽說渝州新上的刺史李邕是一個愛才之人。他經常在官邸開宴會,廣交各路英雄,於是李白就想跑過去想交個朋友。

來RO新世代,Get你的牛運福袋!RO仙境傳說:新世代的誕生

也不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許是因為李白的口氣有一點點大,然後遭到了排擠。於是,少年李白怒寫了一首詩說:

有朝一日,我會像大鵬一樣乘風高飛,扶搖直上九萬里。假如風突然停了下來,我跌進了大海,我的身體依然能攪得滄溟之中海水翻騰。

有人想問:憑什麼?就憑我偉大啊!我在天上是大鵬鳥,落到海里就變成了鯤。我就是這麼能耐,嘿嘿嘿。你們因為我的言行獨特,所以一聽到我講話就大笑。

老子》曾說: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說的也就是你們這些「下士」了。孔子都說「後生可畏」,為啥你們不聽他老人家的話呢。看來聖賢書也是白讀了!

「懟王」李白憑藉著一股初生之犢不怕虎的氣勢,一邊唱一邊「懟」,唬得所有人一愣一愣地。這一首詩內容看似直白,但是實際上卻是氣勢非凡。

牛轉新生活!《燦坤3C》指定電視登錄送藍牙微型劇院燦坤3C

詩中接連引用《老子》、《莊子》中的典故,借儒家的先師孔子來嘲笑那些看輕他的人是有眼不識泰山,算是做到了情理交融。

「懟」人有時候就是要「先聲奪人」,上來就是一聲「呔」。然後靠著詩仙的才華,大鵬終有展翅日。只差一個機會,我就能乘風奮飛九萬里。在天為鵬,在海為鯤。

看一看,這樣的想像是多麼地美麗,特別適合編成「歌」來唱,而且還適合千古流傳,成為後世那些「懟林」中人嚮往的目標。

二、「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杜甫在人們眼中一直是一位悲天憫人的「詩聖」,敢稱「聖人」,那麼肯定是君子端方,絕不會口出惡言。但是事實上,杜甫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麼溫和,他其實非常會「懟人」。

《舊唐書·杜甫傳》記載,「(甫)嘗憑醉登武之床,瞪視武曰:『嚴挺之乃有此兒?』」意思是說,杜甫當年流浪到成都,投靠好友嚴武,在嚴武的手下當一名幕僚。

老玩家:準備起床攻城啦《天堂2M》▶馬上預約開戰天堂2M

結果有一回他喝高了,居然跳到了嚴武的床上,指著他的鼻子罵:嚴挺之怎麼生了你這樣的一個兒子呢?當然,這都是別人的八卦。

不過,他曾經寫了一組七言詩,就是專門「懟人」的,非常有名,那就是《戲為六絕句》,原文如下:

《戲為六絕句》——唐杜甫

庾信文章老更成,凌雲健筆意縱橫。今人嗤點流傳賦,不覺前賢畏後生。

王楊盧駱當時體,輕薄為文哂未休。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縱使盧王操翰墨,劣於漢魏近風騷。龍文虎脊皆君馭,歷塊過都見爾曹。

才力應難跨數公,凡今誰是出群雄?或看翡翠蘭苕上,未掣鯨魚碧海中。

不薄今人愛古人,清詞麗句必為鄰。竊攀屈宋宜方駕,恐與齊梁作後塵。

未及前賢更勿疑,遞相祖述復先誰?別裁偽體親風雅,轉益多師是汝師!

星城開春迎好禮,牛轉星運趁現在星城Online

這首詩大意是說:

庾信的文章,到了晚年之後就變得更加成熟了。然而,很多人卻只是嘲笑他文章華麗,只注重辭藻,這完全就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他們完全看不到庾信後來筆下的凌雲之志,與縱橫開闊的氣象假如庾信還活著的話,一定會覺得:哎呀呀,真是「後生可畏」啊!

然後杜甫說,初唐四傑行文風格駢麗,所以受到今人的攻擊。這些人就是一葉障目,拿自己的標準去衡量古人,完全是無理取鬧。

對於這種不講道理,還妄下結論的傢伙,我只有祝他被歷史湮沒了。而四傑的文章,一定會像長江、黃河一樣,萬古流芳。

接著,他進一步借別人調侃初唐四傑的話來說:王勃、楊炯、盧照鄰、駱賓王他們四個人的文章不如漢魏,而接近《詩經》、《楚辭》,這又有什麼問題呢?

他們的文章就像龍和虎背上的紋飾,華彩天成。他們的人和他們的文,穿越了歷史、地理的界限,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才來到你們的面前。

你們這些人,才氣也不如他們,當中更沒有一個傑出的貨色。還有一些人,表面上看似主張要學《詩經》、《離騷》》,結果背地裡又去學習六朝那些「悲翠戲蘭苕」之類句子。

不懂得文章的立意,不具備超越前人的胸襟和恢宏的氣度,素質還這麼低下,怎麼能夠像在碧海中騎鯨遨遊一樣,進行文學創作呢?

學做文章,既不能菲薄今人,同時也應該愛戴古人,清詞麗句與言之有物並不相矛盾。你們既然想學屈原和宋玉,有種就學到和他們並駕齊驅,為啥後來又步了齊梁艷詩的後塵呢?

自己沒有達到前人這種高度的本事,就不要跑去亂懷疑前人的水平!創作不能因循守舊,一個抄一個,你們誰是誰的老師?

裁掉那些守舊因循的「偽體」,老老實實去學習《詩經》、《離騷》是可以的。與此同時,也應該虛心學習別人的文章。不怕師傅多,這些人統統都是我們的老師。

杜甫這一組七絕詩,創作於上元二年(公元761年)。當時正是他在嚴武的手下當幕僚的時候。有人認為這組詩是他在替庾信和初唐四傑出頭,但是也有人認為,他是在替自己說話。

大概是因為他在詩歌創作風格上的創新,彈劾遭到了一些人的嘲諷。於是,他就寫下了這組詩,借著幫「前人」說話,來「懟今人」

當時唐朝的詩壇上流行「復古風」,有人看不慣庾信和初唐四傑那種駢麗的文風。但是,事實上庾信和王勃等人在後期,已經開始主動進行文章的改革了。

然而,那些無知的人們,還是拿著上述這些人早年的詩文來品頭論足。文辭華麗又怎麼了呢?《論語》中說:「文質彬彬」才能相得益彰!有好的內容,也要配上好的語言修辭。

所以,杜甫怒懟了當時文壇上那種「厚古薄今」的歪風。他通過反諷、比喻、說理等修辭方式,怒懟「今人」不能以發展的眼光看待庾信的進步。

同時,他提醒所有的人注意:初唐四傑的文章,是經過了時間考驗才流傳下來的。在這一段中,杜甫提到了「龍文虎脊」,不知道他是否讀過劉勰的《文心雕龍》。

後者在書里的《原道篇》中曾經提到:「龍鳳以藻繪呈瑞,虎豹以炳蔚凝姿。」這些都是大自然賦予動物身上的紋理,是最天然的,也符合「道」的文。

再說,評價一個人文風的優劣,不能脫離時代背景。在後面,他又嘲笑這些「今人」不接受文章改革,只會一味地主張仿古、摹古。

其中「爾曹身與名俱滅」一句,更為「懟界」千古絕句!但凡有哪位名人遭到了攻擊,他的支持者只要祭出此句名言,就可以做到「一擊必殺」!

結語

李白是一個自信心和自尊心都非常強的人,而且他十分清楚自己的才華。所以他在《上李邕》中引經據典,罵得那叫一個酣暢淋漓。

杜甫作《戲為六絕句》的時候已經49歲,但是看樣子火氣也還是不小。他一邊講理,一邊「懟人」。所以,他寫下了一組七言詩來「懟」當時文壇上的「歪風邪氣」。

他用「爾曹身與名俱滅」、「歷塊過都會爾曹」和「才力應難跨數公」等數句「明罵」,再用「不覺前賢畏後生」、「若看翡翠蘭苕上」、「竊攀屈宋宜方駕」「暗諷」,把「今人」完全貶成了渣渣。

在花式「懟」人的同時,杜甫還以這組七言詩,不僅開創了古代文人「以絕句論詩」的先河,而且這一組詩中還包含了一套比較完整的杜甫詩歌創作理論。

李白的《上李邕》雖然氣勢恢宏,但是表達的中心思想無非是「莫欺少年窮」。杜甫的《戲為六絕句》則不一樣,他是一邊「懟人」,一邊也在給這些人講道理。

所以,無論是從詩歌本身的成就來看,還是從杜甫那句經典的「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在網絡罵戰中的「殺傷力」與「控場能力」來看,杜甫以詩「懟」人的本領,都是遠超李白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李白這首詩雖然主題陳舊,但是畢竟在「懟」人的同時,顯得很有詩意。而杜甫這一組詩注重說理,更像是把李白的「唱歌懟」,發展到了「念經懟」。

「懟人」的本質,還是屬於一種「干架」行為,所以到底是「唱歌懟」更好呢,還是「念經懟」更強呢?這個就只能見仁見智了。

而且很遺憾的是,現在的人也不會寫古詩。所以他們既不能學莊子著書立說來「懟」,又不能學李白「唱著來懟」,更不能學杜甫「念著經來懟」。

所以,他們在「懟」人的時候,一般都只能「叉著腰、跳著腳懟」,或者是「蹲在地上、畫著圈圈懟」了。除此之外,他們別無他法!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