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動漫 / 內容

9年了,「中國的皮克斯」更近了

2021-02-20 00:24:44 動漫 15人瀏覽
追光動畫出品的最新力作《新神榜:哪吒重生》了。

老玩家:準備起床攻城啦《天堂2M》▶馬上預約開戰天堂2M

《新神榜:哪吒重生》是《白蛇》團隊歷時4年的新作,儘管上映前它被扣上了「蹭熱度」的帽子,但事實上,它的製作要早於《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上映。

而且讓人驚喜的是,它的成品也遠遠超出我們的預期。無論是故事還是畫面,都說明追光動畫的實力又上了一個大台階。

既然說到這,我們來聊聊「追光動畫」吧。


01、「中國皮克斯」:技術咖的文藝夢

要聊追光動畫,必須從它的創始人王微開始說起。

在做「追光動畫」之前,王微最為人熟知的身份是土豆網的創始人。

2005年1月,王微創立土豆網,4月15日土豆網正式上線,是全球最早上線的視頻網站之一。

自律神經失調新療法拉菲爾醫學苑

2011年8月,土豆網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

2012年,優酷與土豆合併,王微選擇了套現離場,那一年他還不到四十歲,就已經身家超過1億美元,實現了財務自由。

離開土豆,王微卻沒有選擇「舒服養老」,2013年,開始了他的第二次創業。這一次,他開始往視頻產業鏈上游進發,想要做動畫電影。

這個決定,一方面是出於他自身愛好文藝的優勢,另一方面則是看到了當時的國產動畫市場。

2013年前後,中國電影市場出現井噴,動畫電影也有了很好的發展前景。

2011年《功夫熊貓2》的中國票房高達6.17億元,接近北美票房,票房大好的形勢讓夢工廠CEO卡森伯格決定在上海創辦夢工廠分部。

同時,《喜羊羊和灰太狼》系列從2010年到2013年,連續四年票房破億元。

星城開春迎好禮,牛轉星運趁現在星城Online


儘管如此,國產動畫電影在整個中國電影市場還是只能占據微不足道的份額,70%以上票房都是由進口動畫電影貢獻。

所以,「做出世界水準的國產動畫」就是王微的下一個目標。

和大眾口味差不多,王微喜歡《飛屋環遊記》、《超人總動員》、《馴龍記》,也喜歡《千與千尋》《玩具總動員》。


但比起夢工廠,他更喜歡皮克斯,因為皮克斯人談起動畫時眼睛在閃光,就這樣,王微的追光動畫有了目標導向,就是想打造一個「中國的皮克斯」

但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沒有任何動畫功底的王微,決定成立追光動畫之後,看了20本專業書,相當於讀了個研究生課程,才基本弄清了做動畫的原理。


看完書後,他還和工作室的另一個合伙人於洲一起到美國聊了一圈華人動畫師,除了請教,更多是挖人。

就這樣,到了2014年,追光出品了第一個作品,3分鐘的短片《小夜遊》。

《小夜遊》其實是個練手之作,但2014年3月12日上線後,反響很好,這也給了王微更多信心。

在這之後,追光動畫正式開始了動畫長片之路。

02、5年三部都撲,「開拓者」慘變「殉道者」

2016年,追光動畫發布了首部動畫長片《小門神》。

作為追光動畫的首部動畫長片,《小門神》在整體製作上都很接近皮克斯的畫風和色彩,而且在製作上也是下足了功夫。


影片製作前後歷時29個月,共製作了1940個鏡頭,160多的製作團隊共創作了10.2萬個版本,其中僅花仙頭髮的數量就高達12萬餘根。

這是一個從外到內都帶有中國味道的關於中國人的故事,簡單來說,《小門神》講述的是一個中國神仙下崗的故事,但它實際上想表達的,是個體如何在低谷中重新尋找自我價值的故事。


《小門神》總投資超過了7000萬人民幣,自《小夜遊》短片發布以來就被業界寄予厚望,但現實是殘酷的,2016年第一天上映後只取得了不到8000萬的成績,就算是加上網絡授權費,也至少虧了3000萬。

或許因為《小門神》是王微的第一部動畫電影,所以有太多想說的。

他既想展現幾千年的中國文化,像是傳統習俗、五行、太極、八卦等等,又想創造出一個新的神仙系統,還想表達一個關於改變和勇氣的大主題。


同時還加入了個人心魔、逃離都市等等線索,在時長近107分鐘的電影里,一下子塞進去這麼多內容,什麼都想說卻什麼都沒說到點上。

第一次嘗試就這麼以失敗告終。

但是「虧錢」對於追光動畫來說,問題不大。畢竟身家超過1億美元,王微大概是動畫圈裡最不用為錢發愁的導演。

事實也確實如此,早在《小門神》剛剛進入宣傳期的時候,追光動畫就已經轉入了第二部電影《茶寵與小機器人》的製作中,預計2016年8 月完工,同時第三部電影的劇本王微也已經寫完了。

2017年7月,《茶寵與小機器人》改名《阿唐奇遇》上映。

講的是一個被歧視和嘲弄的茶寵阿唐,厭倦平日裡千篇一律的生活,某天遇到了一個神奇的未來機器人,和他一起踏上未知的冒險之旅。

《阿唐奇遇》的投資追加到8500萬,儘管口碑還不錯,但票房卻更慘,最終只拿到了3000萬票房。

而它票房遇冷還是因為老問題:技術行、劇本不行。



不到一年,追光就拿出了他們第三部長篇《貓與桃花源》,還是走傳統文化和現代文明碰撞的路線,可無論是口碑還是票房,都是三部中最低的。

創立五年,追光動畫前後推出了三部長片,製作成本均7500萬元以上。

然而,《小門神》《阿唐奇遇》《貓與桃花源》的市場表現卻呈下滑態勢,票房陸續定格在7850萬元、3040萬元以及2180萬元,可以說是一部比一部撲。


5年3部動畫長片,燒掉2億多人民幣,最終卻落得個慘敗。

原本被寄予眾望,作為「開拓者」的追光動畫怎麼就淪為國漫前進道路上的「殉道者」了?

開了上帝視角,我們現在當然已經知道原因,問題就出在領導人王微身上。

《小門神》從劇本到技術再到營銷,每個部分王微都親力親為,之後的幾部作品也大致如此。

所有環節都由自己把控當然不是壞事,但這麼一來,一旦他在決策上有什麼失誤,就沒有人可以幫助修正過來。

而這,也導致了追光動畫前三部都撲街的「慘」狀。

接下來,追光動畫該怎麼辦?

03、《白蛇》力挽狂瀾: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時間來到2019年初,追光動畫的第四部長篇《白蛇:緣起》問世。

《白蛇:緣起》的製作歷時三年,人數多達110人的團隊,投入大約是8000萬人民幣。

這部動畫電影和之前追光動畫出品的電影有三個最大的不同,其一是王微不再沖在前線,而是將導筒和編劇都交給了新人;

其二,故事背景不再是小眾的中國傳統文化IP,而是家喻戶曉的民間傳奇;

其三,電影的內容主打成人向,無論是人物造型還是劇情尺度,都有很大突破。

而這三點改變,直接救活了追光動畫。


上映之後,《白蛇》的豆瓣評分一度超過8.0分(現評分保持在7.9分),電影點映之後,成為同檔期口碑效應最先發酵的作品。

《白蛇:緣起》的故事並不複雜,雖然是改編自民間傳奇,但電影沒有再在我們熟悉的故事上繼續做文章,而是講了一個白蛇前傳,把白素貞報恩故事裡關於「前世救命之恩」這個點放大。


晚唐年間,國師發動民眾大量捕蛇。前去刺殺國師的白蛇刺殺失敗後意外失憶,被捕蛇村少年許宣救下。為幫助少女找回記憶,兩人踏上了一段冒險旅程。

在這個過程中兩人感情迅速升溫,但少女蛇妖的身份也逐漸顯露,另一邊國師與蛇族之間不可避免的大戰即將打響,兩人的愛情也面臨著巨大考驗。

單從故事來看,《白蛇:緣起》也是挺套路化的,但是電影在其他方面,都做到了近乎完美。


首先是人物設計,影片中白蛇的柔媚與青蛇的野性還有出乎意料的狐妖,每一個形象都有自己的特點,而且在細節上也做得很用心,整體觀感就是很出彩。

而之前一直都是追光動畫強項的技術方面這次也讓人驚艷,人物與場景的渲染質量已經很接近好萊塢中上級水準,濃郁的中國風美術氛圍,高度擬人化的動作,電影運鏡流暢,每一幀畫面都古香古色美輪美奐。


此外,影片的動作戲也相當出色,開頭的刺殺戲乾淨利落,剪輯凌厲,一點兒不拖泥帶水。

所有的這些加起來,《白蛇》共斬獲了4.68億的票房。

對當時已經承受了多次失敗的追光動畫來說,《白蛇》無疑是救命之作,它憑藉一己之力,力挽狂瀾。

04、追光動畫要何去何從?

縱觀截至目前追光動畫的5部動畫長片,很明顯可以發現它在保持初心的同時也做出了很大的轉變。

9年時間,從創立之初到遭遇困難,再到現在終於有了成功例子的經驗來看,追光動畫似乎掌握了「成功密碼」,它離「中國的皮克斯」越來越近了。


第一,從小眾IP轉向大眾IP

追光動畫的前3部動畫長片,主角分別是「小門神」「茶寵」和「貓」,無論從什麼角度來說,這三位主角都屬於「冷門IP」的範疇。

因為IP本身不為人所知,它的IP效應就相對減弱了不少,再加上故事設計上總是差一口氣,故事就更容易勸退人。

對比《白蛇:緣起》中借鑑的「白蛇」IP,這個在民間傳說和電視劇領域都已經被解讀過很多次,IP的號召力擺在那。

而「哪吒」的故事,更是家喻戶曉,就更別說它在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之後,算是徹底地火了起來。


雖然《哪吒重生》的本意並非蹭熱度,但是它確實也吃到了紅利。所以,僅僅是從IP本身,後兩部就已經贏在了起跑線上。

根據追光動畫接下來的製作安排,他們下一部動畫就是準備把自己的白蛇IP繼續擴大,《白蛇2:青蛇劫起》的故事瞄準的是大IP里被忽略的「配角」,觀眾既熟悉又陌生,自然而然對她的故事也會好奇。

第二,從「合家歡」轉向「暗黑系」

在我們傳統觀念里,動畫就應該是走「合家歡」路線的。

而追光動畫前幾部也一直被這個觀念桎梏,但是他們一邊想把主題往更深層次去發展,一邊又不想放棄兒童市場,想要魚與熊掌兼得,結果就是上下不靠,吃力不討好。


所以從《白蛇》開始,他們就做出了放棄兒童市場的決定,直接走成人向,這麼做的結果就是「丟了芝麻撿了西瓜」。

儘管之前《大聖歸來》已經做出了嘗試,但是真正讓人看到國漫「暗黑系」有市場的還是《哪吒之魔童降世》。


事實上,雖然用「暗黑系」來形容《白蛇》不是太準確,但是它確實已經顯露出了一些「暗黑」的樣子,《哪吒重生》倒是把「暗黑」直接擺到明面上來。

當動畫電影的市場不再局限於兒童市場,它就有了更多的可能。

第三,既有顛覆創新,也有傳統核心

追光動畫在首部動畫長片問世的時候,就因為其影片中搶眼的傳統元素給我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而這個特色至今也沒有發生改變,反而在創新上有個更加大膽地操作。

《小門神》的設定之奇在於「神仙也會下崗」,《阿唐奇遇》里引入了鮮為人知的「茶寵」這個極具地域特色的民俗文化符號,而且還讓它和帶有未來感的機器人產生交集。


《新神榜:哪吒重生》,更是直接顛覆之前大部分影視作品對哪吒的解讀,讓哪吒穿越到現代,構建一個帶有賽博朋克風格的世界,野心更大了。

同樣的,準備開始製作的《白蛇2:青蛇劫起》也是對白蛇故事的顛覆和創新。


說回到追光動畫創立之初的目標「中國皮克斯」,從《尋夢環遊記》來看,皮克斯也很擅長對於傳統故事的再創新,而從目前追光動畫這三部對傳統故事的改編來看,他們也掌握了精髓。

從近幾年國漫的「瘋狂」崛起能看出,未來可期的動畫公司肯定不止追光動畫一家,但無論從技術還是情懷,追光動畫都是值得我們關注的一家。

國漫需要這樣有情懷的創作者們。

青石電影編輯部 | 老孟

本文系青石電影原創內容,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