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18歲拒絕官二代,24歲放棄胡適,30歲覓得真愛,她如何改命

2021-01-19 15:21:09 歷史 21人瀏覽

提到民國女子,大家腦海里肯定不由自主地會想到那一位位滬上名媛,那一位位風華絕代的美貌佳人,她們用女性的力量,幾乎攪動了整個民國風雲詭譎的歷史。


但這些才情洋溢的女子,不是為情所困,就是為名所累,總體來說,命途多舛者多,幸福圓滿者少,大多數人被那個時代的暗流裹挾著走向不同的命運歸宿。


在這些女子中,有一位特殊的存在,她是民國風雲女性中少有的家庭和婚姻圓滿,愛情和友情長存,子女均學有所成的成功女性。


她是亂世中的通透女子,她的每一次選擇都如同「逆天改命」,為她後來的成就埋下了伏筆。


她就是中國現代第一位女教授–陳衡哲。



8歲女童反對裹小腳,質疑男子為什麼不用裹腳


1890年,晚清的喪鐘已經敲響,古老的中國正面臨著改朝換代的紛亂局面。


這一年,陳衡哲出生於江蘇武進的書香門第,族中長輩為官者甚多,父親是老派文人,母親是畫家。


雖然她的父母均受進步思潮的影響,但依然保留著沿襲幾百年的陋習-給女子裹小腳。當時的社會風氣普遍認為:女子小腳才是漂亮,小腳女子容易找到婆家,天足會被人恥笑。


8年那年,年少的陳衡哲堅決反抗母親給自己裹小腳的行為,並向母親發起了靈魂拷問:「如果小腳漂亮,為什麼男子不用裹腳?」


但年幼的陳衡哲拗不過母親,還是被母親強制著裹上長長的裹腳布,並將她困於斗室之中。骨子裡不服輸的陳衡哲趁著母親轉身走開,立馬解開裹腳布。就這樣裹了拆,拆了裹,等到她的母親發現裹腳失敗時,也無能為力。


陳衡哲的母親雖然生氣,但也算開明,並隱隱覺得這個女兒不同於一般,女兒的反抗力量,遠遠超過了她的耐心,於是,她不再執著於給女兒裹腳。


此時的陳衡哲還不知道,正因為她的「天足」,她得以自由自在行走四方,從江蘇到四川,從廣州到上海,後來遠赴美國,足跡遍及全球,最後登上北京大學的講台,成為中國第一個女教授。


試想,如果她是一個裹足的小婦人,恐怕這輩子都走不出那座古老的大宅門吧!


13歲離開父母,先後前往廣州和上海求學


陳衡哲13歲那年,命運再次有了轉折點,她的父親要去四川做官,母親隨行,她的舅舅建議她跟隨自己去廣州上學。


陳衡哲雖然沒出過遠門,但是從小讀書識字,她那在外為官的舅舅帶給了她大宅門之外的風土人情。她知道四川乃偏僻蠻荒之地,經濟文化落後,如果去了四川,肯定上不了學,可能會像當時大多數女孩子一樣,早早嫁人生子。


於是,年幼的陳衡哲選擇跟舅舅一起前往廣州,準備在那裡上學。


在那個年代,交通不發達,很少有年僅十幾歲的女孩子離開父母獨自去往另一個城市求學,也許從那個時候起,陳衡哲就已經流露出非凡的勇敢,讓她的母親放心她去廣州求學。


當時廣州招收女生的學校只有一家女子醫學院,不過她的年齡太小,不夠入學條件,最後只能長住舅舅家,由她的舅舅教授她國文。


但陳衡哲嚮往學校,不願意天天呆在家裡讀書。於是,她舅舅將她送至上海,委託朋友代為照顧她,並準備入讀上海愛國女校,當時的校長是蔡元培。


但愛國女校此時已經放假,陳衡哲只好在表哥的安排下就讀上海女子中西醫學堂,學習中醫、西醫、英文。雖然陳衡哲不喜歡學醫,但她在這所學校打下了堅實的英文基礎,為以後赴美留學創造了機會。



18歲拒絕父母包辦婚姻,不惜跟家人決裂


1905年至1907年,陳衡哲在上海的三年孤身求學生涯結束時,收到了四川父母的來信,讓她速速回家,並以停止經濟資助威脅她。無奈之下,陳衡哲只好離開上海,回到四川。


此時陳衡哲即將18歲,在當時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她的父母催她回家的目的是相親。


她的父母給她安排的相親對象是一位同僚的兒子,高官後代,品學兼優,相貌堂堂,門當戶對,在外人看來,這是一門理想的親事。


在此之前,陳衡哲從來沒想過要結婚,在外行走多年的她很快意識到這是一個舉足輕重的重要時刻,自己未來的人生,就取決於她下一刻的回答。


陳衡哲當時不想結婚的原因,一是受到新社會思潮影響,還想為自己尋找實現理想的機會,二是她在學醫期間看到了太多不幸,讓她覺得婚姻很可怕,生育很可怕。


多年求學生涯中,陳衡哲如饑似渴吸收各種知識,希望能保持自由身,在中國知識界有所發展。她說:在普通女人的生命中,結婚雖不必定是戀愛的墳墓,但卻沒有不成為學問或事業的墳墓的。


為此,她冒著跟父母決裂的風險,毅然決然宣告:終身不婚。


我能體會到1908年,18歲的陳衡哲面臨著怎樣的無奈和決絕。即使在21世紀的今天,敢於正面跟父母宣告終身不婚的人,也是勇氣可嘉的。


1910年冬天,又一次,為了學知識,為了看世界,陳衡哲選擇了離開四川,回到上海。


24歲放棄工作,考取留美公費生,赴美留學


在上海,陳衡哲對醫學不再感興趣,遂放棄求學,來到江蘇常熟姑母家暫住。


陳衡哲的姑母也是一位才華橫溢的女性,她作詩、讀史、寫魏碑,她欣賞陳衡哲的勇氣,並鼓勵她獨立自強。在姑母的推薦下,陳衡哲在姑母朋友家擔任家庭教師,獨自養活自己,邁開獨立的第一步。


1914年,清華大學面向全國女孩舉辦招生考試,錄取者可以獲得庚子賠款的留學獎學金,將獲准去美國大學學習5年。


對於一直嚮往外面世界的陳衡哲來說,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但她猶豫不自信,因為考試有一半的科目,她從來沒有學過,比如英國歷史、美國歷史、幾何、代數等。


多年獨自求學經歷鍛鍊了陳衡哲的見識和力量,再加上姑母和舅舅的教誨,讓她敏銳感覺到:如果不試一試,她會後悔終身。不過好在她的勇氣和決斷又給了她一次逆天改命的機會。


她來到上海,報名參加了為期一周的考試。她的古文和英文非常出色,那些她從來沒有接觸過的題目,她都如實回答:自己從來沒學過。這是一個選拔性質的考試,她不會的那些題目,大部分人也不會。


最終,她以第二名的好成績成為10名女性錄取者中唯一一個來自非教會學校的學生。


此時,當國內其他女子在相夫教子時,24歲的陳衡哲來到美國瓦沙大學開始留學生活,專攻外國文學和西洋歷史學。


拒絕風度翩翩的胡適,選擇寬厚包容的任鴻雋


在美留學期間,一大批來自中國的優秀年輕人通過舉辦期刊雜誌結成了小團體,其中以胡適和任鴻雋最為出名。


從小耳濡目染,深受家學薰陶的陳衡哲文字功底深厚,開始給這些期刊投稿。當時,陳衡哲以一篇《萊因女士傳》受到《留美學生季報》主編任鴻雋的青睞,隨後以沙非為筆名在雜誌上發表了中國第一篇白話文小說《一日》,比魯迅的《狂人日記》早了一年。


當時,風度翩翩,才情洋溢的胡適在留美學生中影響很大,他對同樣才情卓絕的陳衡哲仰慕不已,青睞有加。同時,身為主編的任鴻雋也對文筆優雅,思想深刻的陳衡哲一見鍾情,稱她為「文辭斐然,在國內已不多見,在國外女同學中尤為難得。」


但隨後胡適回國遵母命娶江東秀,任鴻雋學業結束回國,陳衡哲一人留在芝加哥大學繼續攻讀碩士學位。


1919年,任鴻雋為籌備四川鋼廠再度赴美,第一站趕赴芝加哥看望陳衡哲,同時表露心跡。他對陳衡哲說:「你是不容易與一般的社會妥協的,我希望能做一個屏風,站在你和社會的中間,為中國來供奉和培養一個天才女子。」


可以說,任鴻雋是這個世上最懂陳衡哲的人,他懂她的堅強,她的風骨,她的驕傲,她的才情。最終,這番肺腑之言和知音之情打動了曾經立誓終身不婚的陳衡哲。


陳衡哲後來說:「欣賞她的文采的人當然不止任鴻雋一人,但願意終身做屏風的人,只有與她相契最深的任鴻雋。」


30歲歸國成為女教授,開創北京大學女性執教的先河


1920年,年滿30歲,在外求學6年的陳衡哲跟丈夫任鴻雋一起回國,並被聘為北京大學第一位女教授,也是現代中國第一位女教授。同年,北京大學正式開始招收女生,開創了中國男女同校的先河。


陳衡哲憑藉中國第一個女教授,第一個女碩士的光輝履歷,為北大招收女生營造氛圍,開闢新風。無論在中國教育史,還是中國婦女史,陳衡哲成了一個寶貴的歷史符號。


在我看來,陳衡哲作為舊時代少有的成功女性,有三點值得我們學習。


首先,反抗舊式禮俗,不盲從


她反對裹小腳,反對父母包辦婚姻,潛意識裡覺得這些古老的枷鎖束縛住自己的天性,寧可冒著被責罵,跟父母斷絕關係的風險也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其次,多跟有學識有見地的長輩交流,不封閉


陳衡哲的舅舅從小告訴她,女子有三命:安命、怨命、造命,他教導年幼的陳衡哲不要安命怨命,要學會造命,要向西方女子學習,堅強獨立,凡事依靠自己。


陳衡哲的姑媽鼓勵她參加清華留美公費生考試,鼓勵她向外求學,走向遠方,不拘囿於家庭孩子的女性宿命,勇於去爭取更好的生活。


再次,不執拗於舊日誓言,不矯情


陳衡哲曾在父母面前立誓終身不嫁,但在美國求學期間,她遇到喜歡的人,遇到懂自己愛自己的人,她願意糾正以前的錯誤想法,不糾結於過往,大方坦然接受愛情的到來,最終收穫幸福。


作者:一格一界,湯小小寫作班第11期學員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