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文化 / 內容

回望2014年五一書市:追著書在跑,雖多有抱怨,實則非常快活

2021-01-18 14:09:16 文化 38人瀏覽
作者 | 宋銀羽

來源 | 孔夫子舊書網動態


入書市之初便開始寫《銀羽逐書記》,記錄淘書事,大部分時間是圍繞周末和節日展開,約略是個周記,至2018年結束,十幾年積累下來,那廢話也實在很可觀了,現在整理節略。

本文內容由2014年五一書市開始,連寫九日,沒有什麼特別亮點,當時正是人追著書在跑,雖然多有抱怨,實際上非常快活。


5月1日


手機鬧鐘設定在4:11,睡不著,看了幾集《藍寶石之迷》,出門帶著手電,坐上車5點左右,天漸漸亮了起來,這就是進入夏令時節了。


到南藝后街時,大部分書攤都已擺好,場面挺熱鬧的,不過仔細看去,還是那撥賣的和那撥買的,隨著以孔夫子舊書網為主的網絡售書興起,書市的流通作用趨於弱化,早些年在南京舊書市場還能見到好些南來北往趕場子的,現在僅僅局限於本地,近親繁殖啊!


轉了好幾圈,買到一些。


其中撿著《石頭記》下冊(1957年商務印書館精裝),引來圍觀議論的,真是哪跟哪呀——市面之慘澹可見一斑。


我比較喜歡日本原版的《薄櫻鬼-公式物語繪卷-櫻花風塵》,16開精裝帶函套,美形的作品配有超贊的裝幀,讓人愛不釋手。


最貴的是南藝幾位老師的手稿十餘頁:徐利明、尚可和李廣玉三位先生的《入黨申請書》,周積寅先生《學習十五大文獻體會》,到家後細讀過,原本以為藝術家們都是孤高的雲,生活在社會主義大家庭里,概難倖免。


把南藝后街買到的存放在新街口爸媽家裡,8點多轉戰至朝天宮,過節,這裡攤位費大漲,書攤只有一家,路遇一位面熟的,推銷《中國博物館安徽省博物館》,150元一冊,拿了兩本,書超重,加上又買到本傅抱石畫冊,已無餘力,轉回爸媽家,蹭過飯,打道回府,12點睡下,18點起床,出門覓食,到家網店上架19種書,然後寫銀羽逐書記。


2021年補註:《石頭記》下冊,直至2016年4月24日400元售出

5月2日


最近淘書手風頗順,發揚連續作戰的精神,時間設置與昨天一樣,書市的人氣雖然明顯弱下來,較之平常周日卻要好很多,一些書源豐富的書販乘著機會在清倉,不少專業又生僻的書籍文獻出現在地攤上。


先買兩本:《毛澤東選集·第五卷》(1977年初版·16開布面精裝本),《護生畫集》(第一.二集合訂本)。


接下來買到一些文史書:《史記》(全10冊·中華書局1975年版)、《宋教仁日記》、《黃帝內經素問 靈樞經 難經本義 針灸甲乙經》等,書品頗好,十元一冊計價。

——價廉物美,皆屬網售的主流,這開局很不錯。


把書存在熟人書攤上——孔網思影書屋的店主,與我年紀差不多,很樸實的一小伙子,多年前在水關橋附近開了一家兼營租售的書店,我去他姐夫家買書,途經路過進去瞧瞧,從而結識,不過,離家實在太遠,四五年時間,我一共也沒有去過十次,後來,那一帶舊城改造,小顏在江蘇路租了一書報亭,售書,也作為收書的據點,地段實在是太好,立地成佛,以前他家店裡儘是些網絡小說武俠言情,如今天翻地覆——孟母三遷,環境決定人生,在舊書世界,道理更是顯而易見。


小顏有所推薦,挑了兩種:丁聰簽贈本《瞎操心》,日文版《中國の宗族と社會》,淘書往來間隙,作了一些交流,聽聞其苦於書源太多,庫存激增,萬餘種未得上網,而最近一件上門收書事,一部書,×萬沒能拿下來……


接下來,還有兩件事可記:在一家得到幾種少見的軍史書籍,另一處買了南京大學植物學家耿以禮-耿伯介父子舊藏好大一堆。


書積少成多,歸於一處,堆起來頗為壯觀,這鬼天氣,七八點鐘,太陽一出來就開始冒汗,打車回家,48元車資。


(2021年補註:《瞎操心》丁聰先生簽贈本至今尚在,「耿以禮-耿伯介父子舊藏」大部分已經售出,當年我還見到大量植物標本,上面有「重慶北碚」字樣,想來還是抗戰時期舊物,即便瞧出端倪,聞著味道實在太大,還是沒拿)



5月3日


書市,再而衰,三而竭,曾經七天長假也能滿滿當當,現在兩三天就支持不住了,現場只有七八個書攤,大都是舊容顏,我比前兩日推遲一小時到場,時間倒正好,小俞(算熟人,跟著別人這樣叫,具體姓啥,有待確認)有一袋新書,都是軍事方面的,可分為公開出版物和「密級」,有一種非常罕見的書,有「絕密」字樣,我猶豫了一下,想想既然不可賣,還是放棄,挑了《粟裕軍事文集》《楊成武軍事文選》《楊成武軍事文選(續集)》《七十年征程——江渭清回憶錄》《緬懷覃健將軍》《李任之日記》等等。


之後零星又買了二三本,較之前兩天回程的辛苦,輕省了很多。


今天,不僅賣家少,買方陣容也很不整齊,好久未見的學人書店老闆卻來了,不知是何原因闞老闆長時間疏遠於南京舊書市場,而今邁步從頭越,就算是老書人,少不了要重新了解新情況,如今的市場,眼下與若干年前有太多不同,其中有一條——各路書販不再圍繞在那些有實體書店的店主周圍,因為有了更多的選擇和出路……


依稀還記得,八年前,我剛剛登場,鬼市上見到幾位我認識的舊書店主(學人、唯楚、品雨齋等),他們那般大包大攬,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小生我何等欽佩羨慕……


5月4日


青年節這天,老媽對我說,看見央視一檔節目關於年齡分段,其中有一說把35歲以上算作中年——我這就成了大叔?歲月的滄桑啊。

上午有人電話約我去看書,幾天下來積累疲憊,不想動,回了次日再去。


5月5日


看書,買書,280元買了兩大包,雖時經常覺著書價真貴,也會有這樣青菜蘿蔔的時候,都是新近出版的正統文史書,除了便宜,沒有其它評價,我想過放棄普通圖書,轉來轉去,依舊繞在裡頭。


5月6、7日.

有些恍惚,這兩天我都幹些啥了?


5月8日


昨天,有一套大書要送郵寄,出門較早,事畢,順道去了趟倉巷,以為要無功而返時,被曹陽叫住,他那裡有一件回憶錄的手稿:《追塵記》三冊,毛筆精寫,並另筆有很多校改,作者孫麗生,紹興人,約1899年生,民國時主要在上海經商,1949年去台灣……肯定不是什麼大名頭,看著文從字順,書法尚可,一生行程寄寓其中。


問起價格,那邊回復便打消了我的念頭,又發現邊上有一大摞書,頗有可取,詢價,不挑不撿一槍走,要整數一千,再細看,決定拿下,店主說此是孫文治教授舊藏,之前所見手稿亦是其家所出,正好《紹興名人辭典》里有「孫文治」詞條,原來如此,一下子腦補出因果關係,返回去再看《追塵記》手稿,改口要了,取其可取。


這撥書超過我赤手空拳的帶貨能力,取了部分走,剩下先存著,曹陽兄說:我幫你包好放在後面,這原本是為學人或唯楚兩書店老闆準備的,被瞧見,恐惹他們不快。


回家路上,接一電話——找我去看書。


見到一大堆書,無甚可取,僅僅得四本,其中有冊《孫曉雲書法繪畫》(孫曉雲簽贈),報價300元,這原本可議,我還是照付了,另外三冊便算贈品送了,小王很愉快,指著被我翻過的書堆說:這些收來一共200塊。


想起前幾天學人書店闞老闆說我出手很猛,潛台詞是亂花錢——這裡面的必要性,在於彌補我活動能力不足,在於彌補我臉皮不夠厚,所處的世界很現實,出手大方就能被人記住,合作愉快才能看見想看見的。

(2021年補註:《追塵記》手稿還在,總想自己要讀他一遍,這麼多年過去,沒再上手啊!)


5月9日


再去倉巷,取昨天未取完之書,順道在巷口聚益書店買了一部《大唐雙龍傳》(正版,16冊一套),老闆又從內里取出一件冊頁,乍看之下大驚,劉墉的手信札十餘頁,這路東西,我瞧著心裡慌慌,未知深淺,不辨真假……仔細看,封面題簽:劉諸城家書真跡,鈐印『諸城博物館藏』——呃,複製品而已,虛驚一場,確實是本製作很漂亮的冊子,店主要價離譜了點,議議,買來還是有些咬牙。


又走了兩家,看了些深藏不露的東東:印譜、工尺譜、線裝古籍,東西難說好壞,價格都貴,還價的勇氣都鼓不起來。


近來天氣漸熱,幾回運書汗如瀑下,太久不鍛鍊,身體空乏,咬牙可以堅持住,事後,手足俱廢,動彈不得。


(2021年補註:《劉諸城家書真跡》果然是買貴了,無人問津!)

(整理2014年《銀羽逐書記》,2021年1月15日訂正)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