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曹丕滅亡東漢時,一個魏國大臣公開痛哭,他是荀彧的精神傳人

2021-01-15 01:23:50 歷史 12人瀏覽
曹丕接受漢獻帝禪讓,取代東漢,建立魏朝。

FB萬人追蹤狂讚!歲末豪飲歡聚【柏克金啤酒餐廳】Buckskin Beerhouse 柏克金啤酒餐廳

其弟曹植身著喪服悲哭,不知幾分為漢,幾分為代漢登基的不是自己?畢竟他們有過一場激烈的奪儲之爭,本是眾所周知。

而曹魏政權內,同樣為漢朝滅亡,而舉喪痛哭的大臣更有一人,即金城太守蘇則。這就是歷史上的【蘇則哭漢,矯矯風烈】。

其人因為在《三國演義》中和歷代《三國志》遊戲中不曾登場,因此知名度甚低,很多自認「三國歷史愛好者」都對他並不熟悉。

【初,則及臨菑侯植聞魏氏代漢,皆發服悲哭,文帝聞植如此,而不聞則也。帝在洛陽,常從容言曰:"吾應天而禪,而聞有哭者,何也?"則謂為見問,須髯悉張,欲正論以對。】——《三國志·魏書·任蘇杜鄭倉傳第十六》

彼時的涼州,剛平定歷時三十年的韓遂馬騰之亂,各地吏民流散飢窮,蘇則內撫百姓,外安羌、胡,與百姓分糧而食,得牛羊則奉養貧老,旬月之間,流民皆歸,得數千家。又嚴明法令,勸導百姓耕種,是年即獲大豐收。

當時中樞在涼州的威信仍然薄弱,懷有野心的豪強此起彼伏,隴西李越、武威顏俊、張掖和鸞、酒泉黃華、西平麴演等各舉郡而返,皆被蘇則各個擊破,依次討平。

內外痔福音,緩解難言之痔。LOG購物商城

蘇則不待朝廷發兵,便以本郡兵馬指揮若定,平定一州,以此功封三百戶侯,入中樞為侍中。他為漢朝發喪之舉,正在赴洛陽朝廷之前,因地隔偏遠,曹丕是以不知。

蘇則入朝後,大魏易鼎功臣、首倡稱公的董昭與之同事,欲結好之,想枕著蘇則的膝蓋睡覺,蘇則厭惡地把他的頭推下去,【蘇則之膝,非佞人之枕也。】

曹丕聽說了曹植在他登基時的哀哭,詢問一眾大臣:「我順應天命接受禪讓,卻有人心懷不滿哭泣,這是什麼緣故?」蘇則以為曹丕說的是自己,竟氣得須髯怒張,欲持君臣正論以駁;好在另一個侍中傅巽掐一把「不是說你」,才阻止了他尋死。

蘇則此舉,看似不合時務,卻也代表了此時曹魏政權治下,相當一部分「敢怒不敢言」官員士子。

在曹操起兵之初,以荀彧為代表的潁川士族,出於早日削平割據勢力,維護漢室中央權威的目的,大力協助了曹操集團的發展狀大,荀彧提出的"奉天子以令不臣」方略,對曹操最終一統中原,可以說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但當曹操的野心不斷膨脹,與漢獻帝代表的東漢正統皇權的衝突逾發激烈時,當其他割據諸侯皆視「曹公豺虎也,然託名漢相,挾天子以征四方,動以朝廷為辭」時,曹魏政權的士族官員們,也不可避免出現了嚴重分化,一些「不識時務」者挺身而出,力斥曹操改朝換代的野心。

尚書令荀彧站出來了,「公本興義兵以匡朝寧國,秉忠貞之誠,守退讓之實;君子愛人以德,不宜如此」,做為曹操政權的首席文臣 ,曾為曹操舉薦了不可勝數的人才,參與許多重大戰略決策,還多次在曹操出征時坐鎮許都,為曹操維持後方的穩定。

這樣一個對曹魏集團發展居功至偉的大臣,亦難逃被曹操打壓、冷落,最終「憂死軍中」(多半是服毒自盡)的結局。

就在他死去的第二年,曹操稱魏公,在漢王朝疆域內,建立自己獨立的魏國。歷漢四百年僅王莽一人稱過安漢公,其不臣之心可想而知。而荀彧尚且不免於死,也震攝了群臣,及到曹操稱魏王時,竟無人敢於公開異議。

但崔琰還是借與楊訓書之「省表,事佳耳!時乎時乎,會當有變時。」隱晦地表示了自己的不滿,結果,一個名重四海的河間名士,竟被以「腹誹心謗」之罪「收付獄,髡刑輸徒」。而崔琰「虬須直視,心似不平」地默默抗爭更激怒了曹操,終被賜死,連荀彧那樣表面上的哀榮也不曾享受。

曾被操稱為「我之周昌」的毛玠,也因對崔琰屈死不滿而下獄,好在經理此案的鍾繇有心相救,避實就虛地審問,而又得一幫朋友說情,才得脫大難,驚魂未定地死於家中。

經此三事,政權中樞,再無人敢對曹魏代漢有一絲猶疑了,「孤願為周文王」,一笑,而更多的人選擇了沉默,甚至在改朝換代的大趨勢下推波助瀾。

等到曹操一死,獻祥瑞、受禪禮,種種官樣文章一作,曹操的兒子曹丕,就登上了大魏朝皇帝的寶座。

蘇則自幼便敬慕漢武帝時名臣汲黯,可說他和很多涼州地方官員,如衛康、姜敘、趙昂等人一樣,在一群亂世草頭王中,比之為禍桑梓多年的馬超、韓遂輩,方才歸順最能安定涼州局勢、代表朝廷中樞的曹魏,最終無可奈何接受了曹魏代漢的現實。

這亦最能代表當時許多州郡官員的共同心態,同樣也包括和劉備早年關係密切的故友,如田豫、牽招等人。

正因這種心不甘情不願,當魏帝曹丕向蘇則詢問如何得到西域進貢的珍珠;又在打獵時因為鹿撞破柵欄逃走,欲揮刀誅殺相關督吏;皆被蘇則以【帝王當修德養性】的正論相諫。

曹丕雖然當場接受,也對這樣的既能且直的大臣忌憚反感,數年後,終將蘇則出外為東平國相。蘇則途中發病,英年早逝。

做為打下大半江山、三分天下有其二,中原十三州盡得其九州的一代雄主,曹操當然有足夠理由與立場,不對帝座上的傀儡皇帝三叩九拜,俯首帖耳,而將基業傳與子孫,

但在荀彧、崔琰死後,選擇了屈從於強權而非竭力抗爭,實在是那個時代,包括蘇則在內的絕大多數士人的悲哀。

荀彧、崔琰、毛階、蘇則是士,還能秉直自己的良識, 因為他們內心深處,總有一絲正義與正直不絕於縷,就是這一絲正義與正直,就足以使他們從朝堂敗退下來。而操持禪代儀式的董昭、桓階、華歆之流,已墮落為政客,幫曹丕去完成一場自欺欺人的儀式。

而等到連阮籍、嵇康那樣的隱逸派也不容於當時統治者,「魏晉風骨」為一批聲色犬馬的祿蠹所代替,六朝更迭上演一次次「禪讓」醜劇。此後的開科舉取士,重造了一個起自寒門的官僚階層, 「士族」 這個東方式的貴族階層,也就走到它的末路……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