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親子 / 內容

二胎生不生,關鍵看老公?二寶出生後徹底明白了

2021-01-13 01:56:58 親子 8人瀏覽
本期故事講述者:茉莉,「北歐漂」 9 年,現居丹麥,兩個女孩的媽媽

在茉莉新布置的客廳里,有一個溫馨的角落:一隻亮黃色的單人沙發,一張白色的小圓幾,還有一盞落地檯燈,她可以「奢侈」地窩在這裡,看一本書,或者就什麼也不干,發發獃。

奢侈?沒錯。大概只有二胎媽媽,才能體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安靜角落,有多難得。

茉莉是個二胎全職媽媽:老大果兒, 5歲半;老二蜜糖, 2 歲。

以前,客廳是孩子們的天下,不僅堆滿了繪本、餐椅和玩具,還裝滿了兩個小鬼的爭吵聲、哭鬧聲和大笑聲。

一個二胎全職媽媽,想悠閒地看書、發獃?家裡肯定有保姆吧,至少兩個!

茉莉的丈夫在北歐工作,她和孩子隨行,別說保姆,連公公婆婆、外公外婆都不在身邊。

從一個 24小時在線的全職媽媽,到有一個自己的精神角落,茉莉的秘密是:把孩子「交給」爸爸。


「只有你介入她的養育,

以後你教育她,她才會聽」

懷上二胎前,茉莉的丈夫也是一個標準直男,在帶娃上沒有任何額外的「天分」。

雖然北歐的大街上,到處都是推著嬰兒車、背著嬰兒背帶的男人,但也沒能感染到這位來自中國北方的爸爸。他工作很忙,經常加班,全職在家的茉莉一直是育兒主力,直到他第一次送女兒去幼兒園,崩潰在幼兒園門口。

2017 年冬天,茉莉和丈夫帶著 2歲 7 個月的大女兒果兒,剛落腳丹麥。

因為丈夫的工作,他們一家幾乎是「漂」在北歐的。果兒出生後,他們先是在芬蘭住了一年半,接著去奧地利待了半年,現在又到了丹麥。

▲大女兒果兒在丹麥街頭

由於頻繁地搬家,更換生活環境,果兒變得很敏感、愛哭。

那段時間,送果兒去幼兒園,是茉莉每天都要面對的「考驗」。

在最初的幾周里,果兒每天只能在幼兒園裡待 1~2 個小時。這段時間裡,除了哭,她什麼也做不了。

茉莉實在不忍心看著女兒每天崩潰大哭,就讓爸爸送孩子上學。

她想,果兒是她寸步不離陪伴長大了,肯定更依戀她。爸爸陪得不多,讓爸爸送,會不會好些?再者,她剛剛懷上二胎,需要休息。

這是爸爸第一次送孩子去幼兒園。一到門口,兩個人就僵持起來了,果兒哭得撕心裂肺,爸爸除了說「寶貝,別哭了」之外,毫無辦法。

爸爸離開後,目睹了整個過程的班主任給茉莉打了個電話:「爸爸拿果兒一點兒辦法都沒有,他完全不知道怎麼和孩子溝通。這樣不行的。」

不久,幼兒園例行開一對一家長會,班主任特地打電話過來,要求爸爸一起參加。

在幼兒園的辦公室里,老師嚴肅地提起那天在幼兒園門前的情景。她對爸爸說,你應該抽出時間來多陪伴孩子,只有你介入了她的養育,你才知道怎麼和她溝通,以後你教育她,她才會聽。

和爸爸說完,她又轉頭對茉莉說,你得讓爸爸參與果兒的養育,這樣你生了二胎後,才能平衡兩個孩子,不然你搞不定的。


「大女兒出生時,

他連抱都不敢抱」

搞不定?茉莉從來沒想過,二胎還有可能搞不定,老大可是她一手包辦的呀!

她和丈夫一直在北歐,丈夫上班,她做全職太太。後來懷上老大,孕 6 個月時,她就獨自回國待產了。

接近預產期,爸爸才有半個月的假回國陪產,但老大過了預產期 10 天才出生。爸爸在大女兒出生的第 4 天,就回去上班了。

第一眼見到女兒時,爸爸是傻的,全身僵硬,一臉驚恐,「完全沒有準備好的樣子」。

小嬰兒又香又軟,她的小手只有他的大拇指大小!茉莉鼓勵了好多次,他才敢小心翼翼地抱起了女兒。

在接下來的 3天,他不知所措地陪在媳婦兒和女兒身邊,看著一家子人圍在產婦和孩子身邊忙,餵奶、換紙尿褲、洗澡……他什麼也不會,只能一會兒看看媽媽,一會兒看看女兒。

產後第 4天,陪產假結束,爸爸回去上班了。

下一次再見到果兒時,她已經 6個月了,會沖爸爸甜甜地笑。

要帶一個小嬰兒出國、辦簽證很麻煩,但爸爸堅持要帶茉莉和果兒去工作地。當時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都在照顧家族裡的其他孩子,沒有人幫得上他們。

茉莉猶豫了很久,異國他鄉、無人幫襯,爸爸的工作又忙,她一個人搞得定嗎?

但轉念想想,北歐人完全沒有老人幫忙帶娃的習慣,不也挺好的嗎?

果兒半歲,茉莉帶著她去了北歐,沒有爺爺奶奶、外公外婆,也沒有保姆月嫂,只有一個和果兒相處過 4 天的爸爸!

開始時,爸爸也努力參與過帶娃。

果兒一歲多時,爸爸每天上班前,會先把女兒早上的第一瓶奶沖好,悄悄放在被窩裡保溫。等女兒醒了,茉莉就不用手忙腳亂地起來沖奶粉了。

但從懷上女兒開始,茉莉就開始「博覽」各色科學育兒內容。她把全部時間都用在孩子身上,讀繪本、玩遊戲、去遊樂場,怎麼科學怎麼來。

而爸爸是個理工直男,他的育兒哲學基本上可以概括為一個字:玩。

茉莉試圖把爸爸拉入「精細」育兒的陣營,就常和他分享學到的帶娃知識。分享多了,爸爸就開始「逆反」:你就是被洗腦了,帶孩子哪有這麼麻煩,玩夠了不就行了?

在茉莉周密的「育兒方針」下,爸爸慢慢地退出帶娃陣營,專心賺錢養家。

這種「分工」結果是,爸爸成了果兒成長中的模糊背景,而不是直接參與者。


「他們回來時,

順便買了一雙溜冰鞋」

那次幼兒園家長會後,「爸爸帶娃」被提上日程。

茉莉還記得,第一次讓爸爸單獨帶女兒出去玩,是在冬天。

看著父女兩個認真地為出門做準備,茉莉擔心得不行:天氣這麼冷,會感冒嗎?孩子的衣服會濕嗎?會摔倒嗎?

爸爸倒是一臉自信,帶著女兒開開心心地出門了。

目送著爸爸和果兒出去,網上「爸爸帶娃,活著就好」的段子,一一在茉莉的腦海里閃過。

好不容易有了半天的清閒,她是一刻也沒享受。

她擔心了半天,爸爸終於毫髮無損地把果兒帶了回來。女兒笑得特別開心,小臉紅紅的,絲毫沒有哭過跡象。他們在遊樂場裡玩了半天,回來的路上,兩個人還商量著,一起去買了一雙溜冰鞋!

——超額完成任務啊!

這次以後,茉莉慢慢放手。只要爸爸有空,就讓他給果兒讀繪本,陪果兒玩遊戲。

意外的是,茉莉發現,爸爸的「幼稚」、「心大」居然在陪孩子上,有先天優勢:男人本來就是個長不大的小孩,沒有人比他更適合給娃「放電」了!

到了二胎孕晚期,茉莉才算理解了班主任的話:二胎,她一個人是搞不定的。

她的肚子越來越大,精力也變差了,但3歲多的果兒正是「鬧翻天」的年紀:給一個3歲的小鬼「放電」,孕婦真的做不到啊!

茉莉慶幸,有了孕期這幾個月的「訓練」,爸爸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

不然,老二出生,一大一小都黏她,她怕是要崩潰!


「我只是想跟女兒有共同語言」

爸爸的表現不錯,但「自由奔放派」的育兒方式,還是會讓「學院派」的媽媽不滿意。

爸爸喜歡和果兒一起看動畫片,但在茉莉的「科學育兒知識體系」里,對孩子有益的陪伴方式,是讀繪本、玩遊戲。看動畫片算什麼?傷眼睛!

她不止一次「溫柔」地提醒爸爸,來給果兒讀讀繪本吧,或者陪她玩玩具也行啊!

爸爸跟個大小孩兒一樣,嘴上說好好好,但一有時間陪孩子,還是兩個人一起樂呵呵地看電視。

終於,她忍不住爆發,為什麼總給女兒看電視?你不知道對孩子眼睛不好嗎?

爸爸也不甘示弱,又不是整天看,看動畫片對孩子也有好處啊!

茉莉很生氣,她一個人帶孩子時,都能保證不讓孩子看電子螢幕,怎麼他就做不到?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都在氣頭上,誰也不讓誰。

直到爸爸突然委屈地說,我只是想跟女兒有共同語言啊!

——他給女兒看的,都是自己小時候看過的動畫片。

茉莉這才意識到爸爸為什麼這麼執著:女兒從出生就一直在國外,她和爸爸的童年幾乎完全不同,他上班很忙,能陪伴的時間不多,女兒玩的玩具、看的動畫片他都不知道,他想通過這種方式能在陪女兒的時候,和她有話說。

這是爸爸親近孩子的方式。

從孩子出生,茉莉腦袋裡「科學育兒」的弦就一直緊緊地繃著:餵養、輔食、啟蒙、早教,都有一個「正確答案」。她給帶孩子這件事,定下了各種條條框框,還要求爸爸按照自己的方法對待女兒,但陪伴孩子長大,從來都不只一種「正確方法」。

讓爸爸陪伴孩子最好的方式,是讓爸爸成為爸爸,而不是複製另一個「媽媽」。

2020年初,疫情席捲全球,生活被按下暫停鍵。

爸爸上不了班,果兒也停學了,一家四口在家裡「朝夕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媽媽陪蜜糖,爸爸帶果兒。

無法出門的日子裡,理工科直男爸爸簡直變成了天馬行空的「帶娃高手」。

他和果兒把家裡吃過的蔬菜、水果種子,都埋在陽台的花盆裡。爸爸負責給種子澆水,果兒負責觀察、記錄種子每天的變化。

如果有種子發芽,爸爸就發揮一個理工科高材生的優勢,在網上搜索各種關於這種植物的知識,和女兒一起研究小嫩芽兒的葉片,猜是什麼植物。

到夏天的時候,陽台上長出綠油油的一片,花生的葉子是個小圓片、小蔥則長著尖尖的葉子,甚至瘦弱的南瓜苗,還開出了嫩黃色、像星星一樣的花朵。

這是專屬爸爸的帶娃方式。

看著陽台上的「成果」,茉莉忍不住發了一條朋友圈。

「想給爸爸點個讚」。


不久前,茉莉一個朋友的丈夫工作從丹麥調到義大利,但朋友的孩子還要上半年幼兒園,朋友不想孩子再換新環境,就打算自己留在丹麥陪孩子讀書。

幼兒園的校長知道後,極力勸這位媽媽去義大利:孩子和爸爸在一起,比什麼都重要。

茉莉想起,果兒半歲時,爸爸要接她和女兒去工作地,她也很抗拒。

女兒太小了,能適應新環境嗎?長途飛行她受得了嗎?飛起起飛時,耳朵會不舒服,她會難受嗎?

飛機都快起飛了,茉莉還在打退堂鼓,但爸爸非常堅持,要和媳婦、孩子在一起。

那時,茉莉整個人都陷在焦慮里,滿心滿眼都是孩子。她忽略了,不善言辭的爸爸,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堅定地陪伴著孩子。

和媽媽的方式不同,但愛是一樣的。

今年,果兒 5 歲半,蜜糖 2歲,爸爸已經成為她們最好的玩伴,一個人帶兩個孩子出門,也沒在怕的。

最近,周末要加班的爸爸,竟然趁著中午2 個小時的休息時間,趕回家陪兩個女兒,陪完再回去上班——陪伴孩子成了他工作之餘最大的「愛好」。

爸爸愛上陪娃後,還有另外一個意想不到的好處——茉莉終於開始有屬於自己的時間了。客廳里那個溫馨的角落,是最好的證明。

去年年底,茉莉還認真考慮,要不要把小女兒送去幼托中心,重回職場。雖然年初的疫情打亂了她的計劃,但她知道,和之前做全職媽媽相比,現在的她是有選擇的。

Ps:想要看更多丹麥育兒知識,也可以去小紅書搜索「茉莉與蜜糖」哦~

這一期的媽媽故事就分享到這裡。每個媽媽都值得被聽見。

如果你也想分享自己的故事,歡迎私信我留下聯繫方式。你說,我們聽,等你。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