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文化 / 內容

當我們在看展覽的時候 我們看的是歷代的文明和獨特的靈魂

2021-01-11 20:14:04 文化 15人瀏覽

■蘇軾行書春中帖頁 故宮藏

■魏唐佛光——龍門石窟精品文物展

■「南海一號」上發掘出來的宋代瓷器

■倫勃朗自畫像

■莫奈 查令十字橋

■汪士慎 墨梅圖軸 遼寧省博物館藏

■收藏周刊記者 潘瑋倩

看展覽,在2020年變得更加深入「民心」。一方面,由於疫情,「雲」上的介紹更多了,公眾對細節更加了解;另一方面,同樣由於疫情,每一場線下的展覽,運輸、布展乃至參觀都顯得難能可貴,更加令人珍惜,令人不忍匆匆路過,而必須逐步細賞。這一年,從故宮600年到瀋陽故宮、遼博、上博的系列大展,到廣東本地的各類大展,吸引著藝術愛好者不停「打卡」。精彩展覽無法一一細數,僅在此處,就一些我們曾進行過深入學術探討的展覽,來略做回顧。

紫禁城600年· 「千古風流人物」蘇軾主題書畫特展

2020年適逢紫禁城建成600年,從年初的「雲遊故宮」,歷經數月的等待,同年9月,「千古風流人物——故宮博物院藏蘇軾主題書畫特展」「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展」「御瓷新見——景德鎮明代御窯遺址出土與故宮博物院藏傳世瓷器對比展」等特展相繼開展。新快報記者直擊關注了「千古風流人物」。

蘇軾在書法、繪畫、文學乃至政務國家處理方面,都有非常獨到的特殊成就,尤其對宋代以後乃至元明清,及至今的國內外,其影響之大,幾乎沒有其他藝術家可以比肩。

每個時代造就了不同的人才。蘇軾在仕途上的起起落落,從高居廟堂到顛沛流離,巨大的反差、歷史的時空,給予他的感受自然和常人有異。他對人生的超脫、面對時間流逝的蒼涼和成長感,都能在他的詩詞歌賦中體現。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本身就是一個天才型的人物。一般人就算與他遭受了同等經歷,也可能沒辦法有深刻感悟,但他很感性又很理性,所以,他能。

「元氣淋漓富有生機的人總是不容易理解的。」許多年前,林語堂說他寫蘇東坡傳記沒什麼特別理由,只是以此為樂。這個樂字,已經很足夠。

「魏唐佛光」龍門石窟 精品文物展

跨越伊河、珠水千里之遙,突破魏唐、當代時間屏障,85件龍門石窟「重磅」藏品,其中包括8件一級文物,2020年4月28日至8月28日,自洛陽來到花城,在廣東省博物館展出。

龍門石窟研究院院長餘江寧在接受新快報記者專訪時表示:龍門石窟遠承印度石窟造像藝術,近繼大同雲岡石窟藝術風範,展現了中國北魏晚期至唐代期間(公元493-907年)最具規模和最為優秀的造型藝術。

龍門石窟經東魏、西魏、北齊、隋、唐、五代、北宋諸朝,斷續營造達400多年。伊河兩岸的崖壁上,兩岸窟龕依峭壁而鑿,南北長達一千米,蔚為壯觀。故唐有詩云「精舍繞層阿,千龕鄰峭壁」,「誰窮造化力,空向兩崖看」。現存窟龕2345個、造像近11萬尊、碑刻題記2800 多品、佛塔70 余座,其數量之多、規模之大、題材之多樣、雕刻之精美、蘊含之豐厚,蜚聲中外。

20世紀上半葉,龍門石窟遭到了極為慘烈的盜鑿破壞,龍門石窟研究院多年來對流失文物進行了持續調查研究,目前可知流失海外的龍門石窟造像近200尊。2001年4月,加拿大國家美術館無償歸還了龍門看經寺窟摩訶迦葉尊者半身像及所持蓮花。2005年10月,經國家文物局的積極努力,流失海外80餘載的七件龍門文物回歸故土。也就是,迄今為止,已有八件龍門石窟外流文物「回家」。它們悉數亮相粵博「魏唐佛光」文物展。

廣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成果展」

公眾往往會迷惑於為何大部分考古發現都是些不起眼的罈罈罐罐,甚至只是些殘石碎陶,而考古工作者卻可憑此將千萬年的瑣碎故事和平凡生命一一講述出來,並會自帶難以置信的陶醉感和自豪感。然而,這些瑣碎和平凡才是考古發現的本真狀態,這份陶醉和自豪正是考古工作的情懷所系。考古人憑著一柄手鏟、一頂草帽、一桿木杖,探尋消湮在塵土中的歷史,銘刻遺忘於時光里的記憶。我們有孤雲獨去閒的遠方,也有竹杖芒鞋輕勝馬的詩意。

廣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從2020年年末至今,在廣州市越秀區培正一橫路8號東山新展廳推出考古成果展,以出土文物陳列的方式將該所主持的重要項目與研究成果進行展示,雖未含括廣東省境內迄今所有重大考古發現,但也足以構建相對完整的廣東古代文化發展序列。這是廣東省所考古成果繼往開來的一次集中展示,也是考古人和考古工作走近社會的一次公開展示。

「從遙遠蒙昧的石器時代到文明碰撞的明清時期,廣東的考古發現不僅是南粵先民如何從猿人砥礪步向文明社會的見證,還記錄了中原與嶺南文化間的碰撞交融,更反映著廣東在海陸文明傳播交流中的獨特地位。」廣東省考古研究所所長曹勁在接受新快報採訪時,如是說道。

「從倫勃朗到莫奈——歐洲繪畫五百年」

歐洲藝術大師級作品到廣州的機會並不多,2020年1月至5月在廣東省博物館展出的「從倫勃朗到莫奈——歐洲繪畫五百年」著實給廣州市民帶來了不少驚喜。

擅長光色的提香、注重人物體態美的魯本斯、農民題材畫家勃魯蓋爾、「戲劇與自戀」的倫勃朗、後印象派高更、光色斑斕的雷諾瓦、追逐陽光色彩變化的莫奈……美術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師級人物作品,第一次如此集中地呈現,60件作品為觀眾勾勒了歐洲繪畫的發展脈絡。

歐洲美術史,既是一部由贊助人供養的藝術風俗史,也是一部材料發展史,更是一部觀察自然的視角變化史。由於畫家和資助人的品味變得越來越複雜,新的繪畫種類開始發展起來,如寓言畫、靜物畫、風俗畫乃至肖像畫。

在一個展覽中,能領略的不僅僅是畫面傳遞的信息,更多的是美術史發展長河中,為何留下了這些作品,而不是另外一些,有趣的是,同時展出的,除了有莫奈的作品,還有當年反對莫奈等人參加法國官方沙龍展的主評委布格羅的作品,而今天,追捧莫奈者眾,知道布格羅者寡。

時間是檢驗藝術品的檢測刀,是公平的,也是殘酷的。

領異標新 ——清代揚州畫派精品展

耳熟能詳的「揚州八怪」,究竟怪在何處?詩書畫印的結合,體現了這個群體怎樣的獨特個性?2020年8月28日-11月28日,「領異標新——清代揚州畫派精品展」在廣州藝術博物院舉行。

是次展覽給廣州觀眾帶來了49件(套)作品。通常而言,「揚州八怪」除了金農、鄭燮、黃慎、李鱓、李方膺、汪士慎、羅聘、高翔8人外,還包括華喦、閔貞、高鳳翰、李勉、陳撰、邊壽民、楊法等約15家。除了閔貞和華喦,其他13人的作品都有呈現。

揚州博物館副館長高榮向新快報記者分享了她在揚州畫派藝術研究上的心得。「揚州八怪距今約三百年了,欣賞他們的作品,首先要將其置於當時歷史情境下。今日我們看梅蘭竹菊司空見慣,然而當時,他們以寫意手法展現新的題材,是一種創新。在關注他們文人畫創新藝術性的同時,更重要的是體察其思想性——從題跋內容、書法風格到各式印章,這些都是對畫面的延伸,展現創作者的情緒和理念。他們了解民間疾苦,為人孤傲不羈,疏離主流審美,常藉由作品表達不平之氣,隱含對個性解放的精神追求。同時,我們也要注意到,在市場化蓬勃的當時揚州,他們為迎合部分需求,也留下不少應和應酬之作。」她說。

揚州畫派作為藝術史上的一個重要流派,其影響力遠達嶺南。它在觀念上的創新和技藝上的特點,直接給予了當時的蘇六朋蘇仁山乃至居廉居巢以正面啟示。從石濤八大到揚州八怪,他們擯棄了畫面的四平八穩,在跌宕中表現躁動,表現標新立異。同時,這種追求自我的姿態又和嶺南畫派的勇猛獨行互為呼應。他們也拒絕甜俗、反映客觀生活,這點和嶺南的雅俗共賞生氣勃勃也有共通之處。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