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文化 / 內容

黑旋風、及時雨、玉麒麟,《水滸傳》中的好漢綽號有多野

2021-01-11 20:12:23 文化 14人瀏覽
施耐庵為了突出聚義豪傑的光輝形象,破天荒地給每位英雄取了別具特色的綽號。這麼做恰似個人的投名狀,更像群雄的眾生相,耐人尋味,引人入勝。


動物類綽號 立足傳統


由他人根據某人一方面特徵取的外號,這就是綽號。細品《水滸傳》名位英雄的綽號,以動物為主的綽號多達31個,與「虎」有關的多達10人,與「龍」有關的有4人,與「蛇」和「豹」有關的分別是3人和2人,此外,與「雕」、「獅」、「麒麟」、「馬」、「蠍」,「蛟」、「蜃」、「猿」、「龜」、「鼠」、「蚤」、「犬」等有關的各1人,涉及動物種類有16種。

《山海經》描寫女媧是「古神女而帝者,人面蛇身,一日中七十變。」折射出上古時代對野獸的精神崇拜。施耐庵用動物作綽號,顯然是對傳統動物圖騰的精鍊和升華,刻意通過簡單的綽號,傳遞出複雜的人物個性。


形體類綽號 特徵鮮明


用綽號形容形體特徵,往往能起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在梁山泊共有10位好漢用形體作綽號。林沖武藝高強,人品正直,在梁山位列第六。因他生得「豹頭環眼,燕頷虎鬚」,人稱「豹子頭」。天暗星下凡的楊志,因臉上長有青色胎記,留下了「青面曾」的綽號。杜遷身材高大,江湖上有「摸得天」的綽號。

小說中,個人後天身體美化,也能用作取綽號。小說中,史太公介紹自己的兒子說:「又請高手匠人,與他刺了這身花繡,肩臂胸膛總有九條龍,滿縣人口順,都叫他做九紋龍史進。」一番話給讀者留下了深刻印象。蔡慶原為大名府的押獄,梁山排名第95位,因生來愛戴花,人送綽號「一枝花」。

其實,作者還是很調皮。他不只給大英雄閃光,也給小人物留名。《水滸傳》第24回中,「這武大郎,身不滿五尺,面目醜陋,頭腦可笑。清河縣人見他生得短矮,起他一個諢名,叫做三寸丁谷樹皮。」武大郎初次露面,便扣上了「三寸丁谷樹皮」的綽號,預示著自身悲劇的結局。


武器類綽號 簡單直接


用武器取綽號,說明當事人對某一武器的專長。「大刀」關勝,三國名將關羽的後代,精通兵法,慣使一口青龍偃月刀,曾力敵林沖和秦明兩人,實力非同尋常。「雙鞭」呼延灼是宋朝開國名將呼延贊的後人,武藝以雙鞭見長,是梁山108將中第8條好漢。

「雙搶將」董平、「沒羽箭」張清、「金搶手」徐寧等3位好漢,均擅長武器,為梁山聚義立下赫赫功勞。值得一提的是善制火器的「轟天雷」凌振,在其他好漢普遍使用冷兵器的時代,他用熱兵器給自己留下了綽號。武器類綽號看似單一,實則給武俠小說增色。施耐庵深諳其道,堪稱大神。


以美稱為綽號 歌頌良習


用美稱作為綽號,可以體會到作者對人物的偏愛。「及時雨」宋江、「智多星」吳用、「神機軍師」朱武、「神醫」安道全等4人有幸得到這份垂青。作者以小小的美稱,寫出了百姓對行俠仗義、救死扶傷、智勇雙全等人物的喜愛和渴望。

性格類綽號 見字如面


雞湯文中常說:「性格決定命運。」《水滸傳》中,有14人因性格取了綽號。李逵性急暴躁,魯莽衝動,殺人時,掄起大斧猶如類似「旋風砲」的投石機,故稱「黑旋風」。裴宣曾掌六案孔目,為人剛直,遭到同僚陷害,被迫落草,民間贊他為「鐵面孔目」。

縱觀整部小說,李逵不但起到穿針引線的作用,還可以推動故事情節的發展。「黑旋風」直陳李逵的性格,隨著情節的鋪陳,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展現,對於渲染故事氣氛有必不可少的作用,藉此達到人物和情節雙贏的效果。學者陳忱在《水滸論略》中點評:「李逵不顧性命,不貪名節,殺人以爽快為主,純是赤子之心。」


個人要素類綽號 包羅萬象


說起個人要素,包括技能、職業、行業、身份、宗教等多方面。「花和尚」魯智深、「行者」武松、「聖水將」單廷圭、「神火將」魏定國代表當時盛行的僧教。「神行太保」戴宗、「浪里白條」張順、「鎮三山」黃信等9人以技能著稱於世。

「船火兒」張橫、「神算子」蔣敬、「聖手書生」蕭讓、「玉臂匠」金大堅、「菜園子」張青等7人具有明顯的行業色彩。個人要素類綽號共有20人,位列綽號總量的第二位。從中可以看出,梁山聚義的各種英雄大多來自社會底層,相當接地氣。


以古人名稱為綽號 以此為榮


古代名將豪傑通常自帶光環,傍他們的姓名取綽號,一面突顯威武雄壯,另一面暗示自已和名將有著相似的某項技能。例如「小李廣」花榮善射弓箭,他用西漢李廣做綽號,在漲粉之餘,還炫耀自身的射術。

此外,「小溫侯」呂方、「賽仁貴」郭盛、「小霸王」周通、「小尉遲」孫新各自對標李廣、呂布、薛仁貴、項羽、尉遲敬德等人,來頭著實不小。有趣的是「病關索」揚雄和「病尉遲」孫立,這裡的「病」並非名詞,而是古漢語中的使動用法,是「使……生病」的意思,和名將聯繫在一起,更讓人膽寒生懼。


星宿神鬼類綽號 詭異神秘


作者身處元末明初,深受封建迷信和宗教思想影響,用星宿神鬼給人物取綽號,在所難免。在《水滸傳》中,施耐庵給「立地太歲」阮小二、「八臂哪吒」項充、「母夜叉」孫二娘、「險道神」郁保四、「毛頭星」孔明等16人安上這類綽號。

再次細分綽號,和神鬼沾邊的有5人,和佛教、道教相關的有5人、星宿相聯繫的有4人,和神話產生的交集有2人。在當時世俗氛圍中,這些涉及到凶神、電母、陰間、星宿等玄幻元素,無疑是恐怖畏懼的象徵,以此作為綽號,能夠拉升個人的叛逆兇悍的指數。


108將的綽號,有67%是正面讚揚,道出了施耐庵對人物的愛恨褒貶。眾好漢通過綽號宣示自身的江湖地位,也體現社會對其個人的肯定,起到雙向認證的身份識別功能。後世文學作品紛紛借鑑這種寫作手法,《紅樓夢》中的「顰兒林黛玉」、「二木頭迎春」、「呆霸王薛蟠」等,《好逑傳》中的「鐵美人鐵中玉」等。高度濃縮的綽號,成為《水滸傳》獨樹一幟的文化符號。


作者:計白當黑 校正/編輯:莉莉絲

參考資料:

【1】苗貝貝 《論<水滸傳>人物的綽號藝術》

【2】楊傳鵬 《正確理解<水滸傳>中的綽號》

【3】陳 莉 《<水滸傳>人物綽號文化觀照》

【4】金 玲 《論<水滸傳>中梁山好漢的性格與綽號》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