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動漫 / 內容

西安90後,這代人是被無數神作餵大的

2020-05-12 08:40:32 動漫 182人瀏覽
...

最近,《哈利·波特與魔法石》宣布即將重映;《數碼寶貝》的新動畫也開始上映了。

對於90後來說,這無異於是令人驚喜又感慨的消息。

90後,是被魔法世界和神奇寶貝環繞著長大的一代人,帶著這些幻想,等待那隻送來霍格沃茨入學通知書的貓頭鷹,也等待成為被選召的孩子。

而在這些兒時的夢想逐漸遠去的2020年,這兩則消息,就好像是來自遙遠童年的一束光,來拯救並不順心的今天。

但就在90後打開視頻網站,興致勃勃地準備觀看《數碼寶貝》的時候,他們可能才意識到,那個《數碼寶貝》在各大電視台熱播的年代,永遠回不來了。

曾經的90後看日漫、追日韓歐美劇,不用買網站會員,也不要下載各種APP,更不用在浩瀚的網盤世界裡苦心尋找。

00年代初全球化熱潮里的童年,只要打開電視機,90後就能獲得全世界的快樂源泉。

...

90後小時候的電視機,就是看向世界的一扇窗。


雖然80、90年代初的電視台也引進過一些海外劇,但是00年代才是海外劇在國內的「井噴期」。


90年代,央視引進海外劇的數量是80年代的兩倍多,而21世紀前10年,這個數字超過八九十年代總和,達到202部;來自美、日、韓、英等國的電視劇占了接近一半[1]。


換而言之,90後的童年,恰逢海外劇最大、也是最後一波播出高潮。


...

△會飛的掃帚是每個90後,童年做夢都想擁有的 / 《哈利·波特與魔法石》


大規模引進海外劇的潮流中,起著領頭作用的,正是央視。


1999年,以電視劇為主要內容的央視八套開播,引進劇占了播出總量的35%,播出時間可以達到每天6小時[16]。


90後的美劇迷,能在央視上看《絕望的主婦》,每天三集,一周就能播完[2]。


90後的木村拓哉粉絲,也能在央視和地方台上看《美麗人生》和《悠長假期》[3][4]。


00後或許可能很難想像,和父母家人坐在一起,欣賞電視里木村拓哉的巔峰顏值,是怎樣一種體驗。


即使不喜歡偶像劇,打開電視也能輕鬆找到進口的精神食糧——比如央視2006年播出的醫療題材高分神劇《白色巨塔》[5]。


...

這部高分電視劇,當時走入了千萬家 / 豆瓣


從古裝宮斗劇《大奧》到懸疑推理劇《神探伽利略》[6][7],十幾歲的90後們,不需要網絡搜索,就能看到當時流行的日劇。


...

△物理學教授湯川學,不止會教書,還會破案 /《神探伽利略》


不僅日劇,在韓劇的引進上,央視也是絕對的領頭部隊之一。


有統計說明,僅2002年,就有67部韓國電視劇在大陸各電視台上映。2003到2004年間,大陸的電視台播出了近360部韓國電影和電視劇[8]。2007年里,央視海外劇場60%播出天數中都出現了韓劇[9]。


21世紀初,央視就引進了韓劇《澡堂老闆家的男人們》和《看了又看》,兩部都取得了超高的收視率[10]。


2005年,湖南衛視憑藉《大長今》一鳴驚人,橫掃全國,成為了國內「韓流」的一個里程碑。


披著床單當作是「韓服」,給討厭的老師取外號叫「崔尚宮」,和媽媽一起守著重播討論劇情……對於90後來說,沒有唱過《大長今》主題曲的童年,是不完整的。


...

△大長今里最出名的就是各種韓式料理,《大長今》不僅是火爆一時的「童年美食神劇」,更是一部全家人可以一起看的「全年齡」劇 / 《大長今》


面對地方衛視的崛起,央視也制定了「海外劇擴容」計劃,晚間海外劇連播三集,以穩固「在海外劇市場中的霸主地位」。


當時的央視文藝中心國際部主任自豪地說:「我們是一扇面向全世界開放的窗口[11]。」


與這一宣言對應的是,2008年,央視「海外劇場」進一步調整編排,變得更加多樣。不僅提高了日劇的比例,還推出了印度劇、泰劇及俄羅斯電視劇


曾經的90後,被《我叫金三順》中主角的勵志精神打動,跟著《藍色生死戀》《兄妹契約》掉眼淚,看著《浪漫滿屋》跳「三隻熊」……對他們來說,文化是沒有邊界的。


只是,隨著引進劇的限制,外加國產劇生產能力的提升,海外劇泛濫螢屏的時代,從此只能停留在90後的青春記憶里。

...

如果說00年代的「韓流」塑造了一批90後對愛情最初的想像,那00年代熒幕上精彩紛呈的引進動畫片,則為他們描繪出人生第一個夢想的形狀。


《喜羊羊和灰太狼》《熊出沒》之前的年代,90後是被電視上的日本動畫片餵大的。


80年代開始,大陸電視台陸續引進了不少日本動畫作品,但是到90年代中後期,日本動畫在國內的播出才達到新的規模。


一方面,《龍珠》《美少女戰士》這樣之前引進的經典作品還在不同電視台播放;另一方面,新的熱門作品不斷被引進,題材也不斷翻新。


...

△‍我要代表月亮,消滅你 / 《美少女戰士》


1998年,《灌籃高手》動畫片的播出,成為日本動畫在大陸的一個標誌性事件[13]。即使這部動畫只拍了原作的一小部分,裡面的名場面還是人人熟悉。


...

△教練,我想打籃球---這句話感動了多少人 / 《灌籃高手》騰訊視頻@跨越黑白


可以說,20年前電視上的動畫,就已經擺脫「低幼」的標籤了。


隨著衛星電視和各種地方台動漫頻道的興起,日本動畫片的引進呈現出野火燎原般的態勢。


90後童年的重要活動,就是趁著父母不在家,拿著遙控器,在炫動卡通、各地方少兒頻道、「小神龍俱樂部」、星空衛視、東南衛視乃至鳳凰台之間來回橫跳。


按著遙控器,你能看到全年齡向的動畫,比如《機器貓》(即引進版《哆啦A夢》):


...

△記憶麵包,考試必備。引進版的大雄還叫康夫 / 《哆啦A夢》嗶哩嗶哩@SummerHuo


《名偵探柯南》:


...


《神奇寶貝》:


...

△從《寵物小精靈》到《神奇寶貝》到《口袋妖怪》到《精靈寶可夢》,pokemon系列在國內的稱呼隨著90後的成長一直在改變 / 《神奇寶貝》


也能看到激勵一代90後少年的熱血競技題材,比如《四驅兄弟》。


在對的時間打開電視,還能碰到《新世紀天鷹戰士》(即引進版《EVA》)這樣,震撼一代少年世界觀的作品:


...

△神似鞠萍姐姐的引進版主題歌 / 《新世紀天鷹戰士》嗶哩嗶哩@羅氏門徒


90後的童年裡,各級電視台都能看到熱播的日本動畫,半個班級的同學都能一起討論劇情、交流心得、購買「周邊」。


哪個90後,沒有在校門口的玩具攤前流連忘返,心心念念一套小豪、小烈同款賽車呢?


沒有交換過電子寵物餵養經驗,誰又能自稱是《數碼寶貝》十級學者?


...

△在每個漫展上,合唱的時候總是不缺會唱《Butterfly》的人 / 《數碼寶貝 》


而日漫橫行的時期,國產動漫也沒有消失。


根據CSM的統計,2004年全國動畫播出時長的前15名中,既有《名偵探柯南》《哆啦A夢》這樣的經典日漫,也有《哪吒傳奇》《西遊記》這樣的優質國產作品[15]。


...

△是他是他 ,就是他 / 嗶哩嗶哩動畫@檸檬家的柚子茶茶


但是,為了進一步保護國產動畫的發展,進口動畫的空間還是被漸漸地壓縮、再壓縮。


2006年9月起,各電視台的黃金時間不再允許播放進口動畫,進口動畫占總體播放的比例也不能高於30%。


同年年底的中國動畫八十周年紀念大會上,時任廣電總局宣傳管理司司長表示,「只有大規模地播出國產動畫片,增加國產動畫片的需求量,才會[...]實現動畫產業的良性循環[17]。」


這一政策,對日本動畫在國內的傳播起到了決定性的影響。到2014年,94%的播放時間都屬於國產動漫[15]——而那已經是《喜羊羊和灰太狼》的時代了。

...

毫無疑問,90後是非常特殊的一代人。


比起80後來說,90後生長在對外開放全面展開的年代,目睹了更加熱烈的全球化進程,接觸到的電視節目也更令人眼花繚亂。


而和00後相比,90後也有所不同。


00後擁有海量的媒體資源,在iPad上任由選擇;而90後完完全全是在懵懂無知的時候,被灌輸了來自全世界的精神食糧。


...

△00後最先接觸到的世界是平板電腦里的網絡世界


習慣網絡時代浩大的信息海洋之後,再回看00年代那些蹲守電視的時光,很多人會都覺得落後、不便、缺少選擇,但電視的傳播作用,是再發達的網絡都無法取代的。


電視和手機、電腦不同,它站在客廳的中心,而不是房間的角落;它天然就邀請一群人聚在一起觀看,而不是純粹私人的享受。


一家人坐在一起追一部電視劇,一個班的小夥伴看同一部動畫片,也就共享同一份快樂;一部電視劇、一部動畫紅遍整個國家,就變成了某種集體性的公共記憶。


...

△2017年12月18日,成都,黑白電視、小霸王遊戲機這些小時候的物件被擺上了成都寬窄巷子


因此,觀看電視對整個社會來說,起到了某種「彌合」的作用。


美國的數據顯示,來自不同種族、階層、擁有不同觀點的人們,隨著看電視時間的上升,觀點之間的衝突會變得平緩,逐漸向一個位於中間的「主流」靠攏[18]。


電視上展現的那個世界,也參與「培養」了觀眾的價值觀念。美國種族歧視境況的改善,正是和少數族裔在電視螢幕上不斷上升的「存在感」和「可見性」相伴而行的[18]。


而這種電視潛移默化的影響,可能無論中外都適用。


對於90後來說,來自日韓歐美的海外文化產品占據著熒幕上的主流地位,不僅成為家人、夥伴之間的話題,更有官方的認可,有全社會各階層參與的討論熱度。


這段童年記憶,或許也正塑造了他們日後對多元、開放的文化的熱情。


畢竟,「世界是平的」,這是看著日漫韓劇、聽著歐美搖滾長大的90後想像中,地球村的模樣。


...

△電視讓全世界人民都匯聚到一起,分享快樂

這背後,是21世紀初全球化全面加速的年代。中國加入WTO,參加世界盃,引進《哈利·波特》,積極擁抱著來自世界的潮流。

然而,網絡時代的到來,並沒有讓電視時代那顆多樣繁榮的萌芽長成大樹。海外劇漸漸從主流中退隱,變成了某種專屬於特定群體的消費。

不擅於網絡查找資源的伯伯阿姨們,當年也曾走在潮流前沿,是《東京愛情故事》《大長今》的忠誠擁躉,現在卻只能守著電視機里那些豆瓣到不了6分的電視劇。

看同一部劇長大的年輕人們,現在已經分成了美劇、韓劇、日劇等多個不同的小圈子。你可能要翻半天豆瓣,才能找到可以一起討論劇情的人。

那個時候,不知道長大了的90後們,還會不會想起那個和朋友一起守著電視看《數碼寶貝》的下午。

來源: 網易上流

聲明:本文已註明轉載出處,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刪除!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

點我分享到Facebook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