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文化 / 內容

文藝短論:入興貴閒

2020-05-12 05:18:34 文化 115人瀏覽
...

劉勰在《文心雕龍·物色》篇中,曾指出創作中常有這樣一種情況:當作家們描寫自然景物的時候,有的人仿佛漫不經心卻能寫得恰到好處(「率而造極」);有的人用盡心思卻仍相差甚遠(「精思愈疏」)。於是他提出:「是以四序紛回,而入興貴閒」。意思說,雖然四時景色變化紛繁,但要引起詩人的感興,卻貴在內心的閒靜。這裡固然有劉勰所屬的封建士大夫階級追求閒情逸緻的美學趣味的一面,但也道出了文學創作中一條重要的心理活動規律,值得認真探討和研究。誠然,創作需要生活、需要思想、需要情感,需要作家通過艱苦磨練而獲得的對藝術技巧的把握。但是,當這些基本前提具備之後,如何使作家平時的各方面積累在臨文之傾「如萬斛泉源,不擇地而出」(蘇軾語),則有賴於作家的思維器官—大腦這塊高度發展的物質的即時工作狀態。只有排除冗繁事物的干擾,保持心神的清虛澄澈,凝神專注於自己的對象,才能把握對象的意趣和神韻,迸發出睿智的思想火花。因此要求作者從與創作無關的瑣事中擺脫出來,全身心地投入到對對象的觀察與體驗,這可以說是「入興貴閒」說的第一層涵義。

「入興貴閒」說的另一層、也是更為重要的涵義,則是告誡作家不要用「非要寫出點什麼來不可」的緊迫心情來催促自己,不要使自己的身心總是處於一種勉為其難的被動狀態。相反,作家應該拋棄精神上的重負,以一種悠遊閒適的心情,去盡情領略生活中美的情趣、美的意境。在這種不期然而然的境界中,一些美的意象、美的構思,往往會突然湧上你的心頭。德國古典作家歌德在1832年的一次談話中,曾經批評有些青年人一心追求鴻篇巨製,以致弄得自己心疲神憊,失去了生活的樂趣。他說:「如果作者每天都抓住現實生活,經常以新鮮的心情來處理眼前事物,他就總可以寫出一點好作品。」(愛克曼:《歌德談話錄》)歌德的這個意見,與劉勰的「入興貴閒」說,是相通的。

文學創作是一項需要嘔心瀝血的艱苦的精神勞動。但是,在文學創作中卻又不能一味地殫精竭慮、苦思蠻幹。美妙的靈感往往於從容閒暢時獲得。這,恐怕正是藝術創作的一條辯證法則吧。


點我分享到Facebook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