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杜月笙二度入滬!與舊時朋友重逢,他是如何進入的青幫呢?

2019-11-30 05:48:39 歷史 77人瀏覽

民國時期的上海灘,波詭雲翳,無數和諧景象的背後,隱藏的是這座城市最為不堪的畫面。上流人士整日沉浸在燈紅酒綠,可以不勞而獲,街邊的窮苦百姓晝夜不休,卻依然食不果腹。

...

這就是血淋淋的現實。

如果說初入上海灘的杜月笙,還沒有明白這一點。那麼二度入滬的他,就一定能夠深刻領悟到這種酸楚。比起第一次的萬分憧憬,那麼這一次,他就只剩下無奈了。

因為距離離開高橋鎮(故鄉),已經足足過了六年。出來的時候,他才14歲,二度入滬,他已經20歲了。這六年里,他雖然還處於泥塘之中,渴望著新的生機,但也並非一無所獲。

在他無比淒涼又不知所措的時候,同在鴻源生的師兄王國生,奇蹟一般出現在他面前。此時的王國生,已經不再是當年的小夥計。在杜月笙離開上海灘的幾年裡,王國生在親人的幫助下,竟然另起爐灶。在十六鋪開了一家叫做「潘園勝」的水果店,如今生意做得風生水起,比起當年的落魄,時至今日,王國生可以說是熬出了一片生路。

杜月笙看到當初的師兄,已經混得小有成就,再看自己,幾年來依然落魄至此,心裡更添悲涼。在鴻源生打工的那段日子裡,和杜月笙關係不錯的朋友屈指可數,王國生算是一個,還有隔壁水果行的袁珊寶也算一個(請注意,這個人我們後面還會多次提到)。

王國生與杜月笙拉了幾句家常,得知他時運不濟,便主動邀請他,來到自己的水果店當帳房。一來,他知道杜月笙的能耐,早就在鴻源生的時候,杜月笙「觀人」的本領,就已經爐火純青,當個帳房對他來說,是小菜一碟;二來,就是王國生這人,的確重情義,對杜月笙也是真心地好,如此一來,既成全了二人的兄弟情義,又能讓杜月笙心安理得地接受他的幫助。

王國生的一番心意,讓杜月笙感動不已,以至於多年後,杜月笙雖然成為上海灘有名的流氓大亨,與王國生卻依然兄弟相稱。後來因為種種原因,杜月笙離開上海去往香港,和上海方面聯繫上之後,他第一個問得就是:「王國生近況如何」?這份情意足足維持了幾十年,二人也是同樣的互為表里。杜月笙經常對門人弟子說:「鈔票再多不過是金山銀山,人情用起來好比天地」,在王國生身上,他算是再一次印證了這一至理名言。

若非是在鴻源生之時,杜月笙對王國生面面俱到,又怎會換來今日的知冷知熱呢?說到底,江湖不只是利益算計,你敬我一尺,我還你一丈,有里有面,這才是江湖。

...

就這樣,杜月笙跟王國生回到了潘園勝,當上了一名帳房。王國生沒有看錯人,杜月笙將水果行的帳面,安排得妥妥噹噹,日子久了。前來採辦水果的人,也對這個大小伙子很有好感,誇他「很機靈,會做人」。一來二去,連街邊小混混,也跟杜月笙混得很熟,發展到後來,竟然一逢吵架,便會有人找到杜月笙,說:「月生哥,你看這事怎麼辦」?

無一例外,杜月笙每次都能處理地明明白白,讓兩方人都心服口服,皆大歡喜。漸漸地,杜月笙竟在這幫混混之中,混出了點威望。多年孤苦無依的他,即享受、又珍惜眼下的這種狀態,如果他能保持現在的心境,也許多年後,上海灘會多出一位精明能幹的商人,卻會失去一位叱吒風雲、縱橫捭闔的流氓大亨!

上天不願看著他如此平凡,因此,在長期與混混相處的時日裡,他再度泥足深陷。原本有飯吃、有衣穿的平淡生活,也再度被打破。他又染上了賭癮,與那幫小混混們,經常出入各大賭坊。

那時候有個叫陳世昌的人,外號是「套簽子福生」,他在小東門開了一家賭坊,憑藉青幫的影響力,他硬是在小東門混出了點門道。縱觀各家賭坊,似乎都沒有陳世昌的賭坊場面大、客人多。而能讓其他賭坊忍氣吞聲的原因,就是畏懼青幫的勢力。當然,這個時候的杜月笙,還不明白青幫到底是個怎樣的組織。

還是他早先在鴻源生結識的朋友,袁珊寶告訴的他:「月生,那個陳世昌可不是一般人,他是青幫中的通字輩弟子。」青幫,對於杜月笙來說既陌生、又親近。陌生是因為,這個名字他只是道聽途說,從未見過;親近則是因為,他多年來孤苦伶仃,聽到組織的名字,就向找到了家一樣。

杜月笙和袁珊寶,雖然日子還算安穩,但是都不願意囿於這個小地方。經過一番商量,二人達成一致,想要拜陳世昌為老頭子(師父),成為青幫弟子。杜月笙經常去他的賭坊,陳世昌原本就很喜歡這個機靈的小子。但是自己是被求的那方,說法總歸要端著一點,當老頭子的不能表現得太主動,讓他們得之不易,才懂得珍惜。連一個青幫的小頭目,都能有如此修為,可見在青幫這個大染缸中,只要磨礪夠多,都能混出一點名堂。

...

詢問一番,陳世昌答應了二人,引薦他們成為青幫弟子。在拜師的過程中,其實還有一個小插曲。舊時,管想成為青幫弟子但還不是的人,叫做「倥子」,除了準備拜師函之外,還得拿一些孝敬,來表達自己的誠意。杜月笙和袁珊寶二人,東拼西湊也只有3個銀元,按照杜月笙的意思,是一人一個半,全都交出去。而袁珊寶卻想一人交一塊,然後留下一塊供二人消遣。

最後的處理辦法,是杜月笙拿了一塊半,讓袁珊寶出一塊,他又找師兄王國生借來半塊,就這樣湊齊了三塊錢。多年之後,曾經有人問過杜月笙,為什麼要這麼做。他是這麼說的:「雖然一塊半塊並沒有差多少,但當時的我,只是想要讓對方,能夠懂得我的十足誠意。

從這裡,就能感受到二人格局不同。一個人如果在求人的時候,都不能將自己全盤托出,那麼他的眼光也絕高不到哪裡去。雖然個中門道,陳世昌並不知曉,但作為讀者,我們也能看出,杜月笙在上海灘混的這六年,雖然一事無成,竟也練出了一身大人物的「處世眼光」。能從高橋鎮的一個小混混熬出頭,不是沒有道理的。

次日,杜月笙和袁珊寶來到了青幫。陳世昌請了幾個幫中德高望重的弟子來助陣,又派人問道:

「此地抱香而上,你可有三幫九代?」

引見師:「有格!」

「你帶錢來了嗎?」

引見師:「帶格!129文,內格有一文小錢!」

這些套話是青幫內部約定俗成的,可以理解為一種入幫模式。完成一系列的流程後,杜月笙和袁珊寶等十多個弟子,拿著誓言書跪在祖師羅清面前,聽著引見師講述青幫歷史。最後,禮成。杜月笙和袁珊寶正式成為青幫的一員。

說到這裡,我想提一下洪門。因為洪門和青幫在幾百年來,一直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甚至有傳言說,青幫其實就是洪門的一支,具體不可靠。青幫和洪門最大的區別,就是青幫弟子遍天下,只要對過暗號,同門師兄弟就會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極為看重「情義」二字。而洪門與之相比,卻顯得更加神秘。因此舊時有一句話,叫做:「洪門一條線,青幫一片天」。

​杜月笙終於進入了青幫,開始了他的傳奇人生。努力吧!杜月笙心裡默默想著。

對杜月笙感興趣的讀者,你可以直接用今日頭條app上方的搜索框輸入「杜月笙」,就能看到更多豐富的信息。歡迎點擊頭條搜索嘗試哈。

...

杜月笙進入青幫後差點丟了性命,是誰救了他?泥足深陷之時,又是誰拉了他一把?他是如何進入的黃公館,成為黃金榮的弟子的?今後我會在之後的文章里,與大家一一講述,歡迎關注。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