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論曹植的才能與命運

2019-11-30 05:44:46 歷史 97人瀏覽

曹丕稱帝,開始了他的帝王生涯,同時影響了曹植以後的命運。這一時期的曹植,從懷有強烈的熱情,希望能夠得到曹丕的重用,再到不斷的反省自責,以求得到曹丕的信任,過著被排擠、打壓、無可奈何般憂鬱的生活。

對於曹丕登上帝位,曹植是表示高興和祝賀的,寫了很多文章。如《喜霽賦》就是表達對曹丕稱帝的恭喜,抒發了雨霽時的喜悅心情。《慶文帝受禪表》,也對曹丕表達了祝賀,文中多溢美之詞。《魏德論》通過群臣的讚美祝賀曹丕,並表達了對曹魏政權未來的祝願。《大魏篇》中曹植稱讚了曹丕統治下魏國種種繁榮昌盛的景象,並且祝福曹丕能夠長壽。由此可見曹植把自己當做成一個忠心耿耿為國效力的臣子了。


...


然而打擊接踵而至,曹植屢次遭到貶謫,不斷更換封地。黃初二年,有司請治罪曹植,因為太后的緣故曹丕才不敢治罪,將曹植貶爵為安鄉候,後又改為鄄城候。三年,立為鄄城王。四年,又改封為雍丘王。曹植被有司兩次治罪,第一次是因為曹植喝酒大醉,被貶為安鄉侯,第二次曹植被東郡太守王基,防輔吏倉輯等任所誣告,受到懲罰,改封鄄城候。試想,如果沒有當權者的授意,有誰敢用如此牽強無中生有的理由來治罪皇帝的弟弟呢?兩次治罪若不是卞太后相護,恐怕後果比貶爵還要嚴重,更別說得到魏文帝曹丕的任用。


...


他的名篇《贈白馬王彪》以及寫給曹彰的《任城王秣》,既表達了對這些自己同宗兄弟的想念和哀悼,也從側面看出曹植及這些親族處在一個十分危險的環境下,行動沒有自由,生活被嚴格控制。但即使在如此困難嚴峻的形勢下,曹植這一時期的詩文曾多次表達出為兄為國效力的意願。著名的《七哀》詩寫到:「浮沉各異勢,會合何時諧?願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君懷良不開,賤妾當何依」。曹植是多麼希望兄弟能夠和睦相處,獲得曹丕的信賴啊。《浮萍篇》中的:「在昔蒙恩惠,和樂如瑟琴。何意今摧頹,曠若商與參。茱萸自有芳,不若桂與蘭。


...


新人雖可愛,無若故所歡。行雲有返期,君恩儻中還」。明白顯豁的透露出曹植渴望曹丕恩澤自己,以求回到從前相好的日子。封為雍丘王后所作的《磐石篇》,描繪了雍丘的荒涼和偏遠,以磐石自比。自己作為曹氏親族,應該成為國家的骨幹和中堅力量,卻被遷到這荒涼之地,悲涼之感很重。這些詩篇中都暗含想和曹丕重歸於好,要求得到立功的機會,仍寄希望於其兄曹丕,但從未獲得曹丕的允許。


...


面對曹丕的不信任與迫害,曹植主動認罪,寫了一系列的表。《謝初封安鄉候表》里的「臣抱罪即道,憂惶恐怖,不知刑罪當所限齊……臣自知罪深責重,受恩無量……」《封鄄城王謝表》里,曹植不斷說著自己的罪過,承認錯誤並感恩文帝。《寫灌均上事令》曹植說自己每日朝夕誦讀詔書,細數自己的過錯,虔誠的表達錯誤並改過自新。《謝入覲表》是說因曹丕下詔不許諸侯王入朝,今下詔入朝,對於曹植來講如久旱逢甘霖,曹植在文中再次表達了對文帝的感恩。而《上先帝賜鎧表》、《獻文帝馬表》、《上銀鞍表》等則是曹植徹底卸下自己的防備,主動獻上鎧甲戰馬向文帝投降,表達自己的忠心。


...


黃初四年,曹植被徙封為雍丘王。由於曹丕執政期間屢次攻打東吳均遭受大敗,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將功補過,求得曹丕的原諒。於是他朝京都並上書,自薦向東征討吳國。《雜詩》的:「遠遊欲何之?吳國為我仇;將騁萬里塗,東路安足由?閒居非吾志,甘心赴國憂!」慷慨激昂的展現自己效勞國家的願望,但是不被所用。哪怕到了曹丕臨死之時,他還是放心不下曹植,沒有用他。《文帝記》:「黃初七年夏五月丙辰,帝疾篤,召中軍大將軍曹真、鎮軍大將軍陳群、征東大將軍曹休,撫軍大將軍司馬宣王,並受遺詔輔嗣主。」曹丕到了最後,也沒有給曹植任何一絲掌權的機會。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