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帝王也有不堪回首的往事,簡述鐵木真成為成吉思汗的艱難道路

2020-02-15 06:13:06 歷史 153人瀏覽

琥珀色的陽光溫暖而晴柔,一碧萬頃的草色鋪開綠綢般的絨毯,在他的身後連綿逶迤,與遙遠的地平線挽手相連。一個蒙古服飾的活潑少年縱馬揮鞭,夭矯如飛,對著青天綻開他略帶羞澀純凈的笑臉。而珍珠般潔白的羊群,滾滾流動著,仿佛一朵朵疏淡飄逸的雲,在層瀾疊涌的綠浪里泛起微漪。他就是少年鐵木真。

...
成吉思汗

少年生於金朝世宗大定二年(1162年),是孛兒只斤家的小狼崽。其父也速該·孛兒只斤是草原上遠近聞名的乞顏部勇士。其母柯額倫則是草原上難得一見的麗姝。說來諷刺,其母本不是乞顏部的媳婦,而是蔑兒乞惕部的也客赤列都的妻子,柯額倫是蒙古蒙昧的搶親惡俗的受害者。倘若柯額倫不答應也速該,也速該便會殺掉自己的丈夫。聰明的柯額倫便叫丈夫獨自逃離,自己委身於也速該。

也速該雖然是勇士,卻也從未想過有一天能繼承叔叔忽圖剌曾據有的汗位,那場對塔塔爾部落的戰爭不僅給他帶來了乞顏部的汗位,還給他帶來了一個健康、幸運的長子,為紀念這次俘虜了塔塔爾部首領鐵木真兀格的大勝,他給自己的長子取名鐵木真。小小鐵木真真不愧是小狼崽,尚幼小時便能騎馬,長大後必然是也速該汗位的繼承者,也速該對這個長子十分滿意,於是想著是否該為已經九歲的鐵木真定一門親事了。生活在呼倫貝爾大草原額爾古納河、呼倫湖、貝爾湖一帶的弘吉剌部是一個聰明能幹、高雅富貴的部落,那裡盛產像柯額倫一樣的美女,就給小鐵木真娶個像他母親一樣能幹、美麗的女孩吧。

...
成吉思汗

塔塔爾部是金人扶持的用以統治草原的傀儡,他們與蒙古諸部落是世仇,也速該對塔塔爾部的大勝使得乞顏部的地位大幅上升。同時,也速該幫助脫斡鄰勒奪回了克列亦惕部的汗位,兩人在土拉河黑林發誓,彼此永遠友好。

「吾當永遠銘記汝之助力。吾之謝忱將施及汝之子子孫孫,皇天后土作證。」脫斡鄰勒賭咒發誓說。自此,兩部締結了牢不可破的盟約,此舉也挽救了乞顏部的危機。

也速該在為鐵木真求親的返程中,遭到了塔塔爾部的報復,其刻意在也速該的回程中設宴,依照蒙古的習俗,凡是看到宴會而不參加的人,都是強盜。也速該也就是這樣被鐵木真兀格的兒子毒死的。乞顏部中反對也速該的勢力迅速崛起奪取了汗位,並且帶走了全部的族人,時年九歲的鐵木真只能和母親柯額倫沿著斡難河採食野果、野菜求生。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鐵木真率領著弟弟們練習狩獵、射箭,他們逐漸成長起來,長成了可以與狼搏鬥的蒙古勇士。

...
蒙古西征

鐵木真成年後,按早年其父也速該為他訂下的婚約,成功迎娶了弘吉剌部首領特薛禪家的女兒孛兒帖為妻。由於弘吉剌部的支持,一些早年離散的原乞顏部部眾紛紛回歸於鐵木真麾下,鐵木真身邊的追隨者逐漸多了起來。

野心勃勃的鐵木真為了獲得更多的支持,前往實力強大的克烈部,並用孛兒帖的嫁妝黑貂皮戰袍作為見面禮,送給了安答克烈部首領脫斡里勒汗,請求成為他的養子,以得到克烈部的庇護。脫斡里勒汗在金國的壓力下選擇了臣服,於是受封金國的「王」,故又被稱為「王汗」。王汗對於鐵木真的投靠感到十分高興,回想當年也速該兩次幫助他重登汗位,他決定好好庇護這位故人之子,以慰也速該的在天之靈。王汗看著鐵木真如雄鷹般銳利的眼眸、壯實的身體和黝黑的皮膚,不禁感慨,真像啊,假以時日,鐵木真必然成為像其父也速該那般的英雄人物,克烈部將又添一員大將。一念至此,王汗賜酒,鐵木真飲盡,一時間賓客皆歡。

...
蒙古

在王汗的庇護下,鐵木真一時聲名鵲起,投奔他的人愈來愈多,就在鐵木真處理投奔的部眾時,曾經被也速該搶親的蔑兒乞部發動了報復,突然襲擊了鐵木真的新興部落,其妻孛兒帖被擄走。鐵木真自是心急如焚,於是他向王汗和安答札木合借兵,於九個月後,率三部聯合軍隊討伐蔑兒乞人。1184年,鐵木真、王汗、札木合組成的聯軍向蔑兒乞部發動突襲。鐵木真第一次在戰場上顯現出了其高超的戰術指揮能力,蔑兒乞部大敗,大批成為俘虜的部眾以及部落中的財產被鐵木真、王汗、札木合三家瓜分。

札木合,鐵木真的幼年結拜的安答,札答蘭部的可汗。札答蘭部曾因掀起對金國的叛亂而被金國屢次打壓,其勢力衰弱時期,札木合和鐵木真一樣,選擇投靠王汗以求發展。原來的蒙古人有一個聯盟叫做「尼倫蒙古」,在鐵木真的先祖合不勒汗時期,「蒙兀國」曾短暫的統一過,但在金人的打擊下,「尼倫蒙古」就此分裂,直到札答蘭部崛起,札木合借蒙古諸部對金國的仇恨,重新凝聚了「尼倫蒙古」諸國,這引起了王汗的不滿。首先,王汗是依附金國的;其次,札答蘭部的崛起威脅了王汗在草原的霸主地位,於是王汗鼓勵鐵木真重建乞顏部,稱汗。

...
札木合劇照

不清楚那時的鐵木真是否想到自己於不知不覺間成了王汗制衡札木合的利刃,可能就算他清楚地看到這一層目的,他也不會拒絕,因為他可是鐵木真啊,草原上未來的狼王是不會拒絕任何投靠自己的牧民的,也絕對不會懼怕其他的狼。

札木合起初仍顧忌安答情誼,並未對鐵木真採取敵對態度。但是鐵木真無休止地、近乎貪婪地吸收外來的部族之民,甚至挖起了札答蘭部的牆角,札木合忍無可忍之下,開始縱容手下掠奪乞顏部的羊群,直到鐵木真手下的一個出自札剌兒族的名喚朮赤答兒馬剌的牧馬人失手射殺了前來掠奪羊群的札木合的弟弟紿察兒。新仇舊恨之下,札木合發動了對乞顏部的戰爭,也就是著名的「十三翼戰役」。

射殺事件發生後不久,鐵木真率領本部直轄的一萬餘人馬向戰場進發,沿途不斷有其他部落的部隊前來匯合。當他們到達答蘭巴勒主惕的時候,軍隊也達到了三萬人之多。鐵木真按照與速不台等人制定的作戰計劃,派聯軍內部的刺頭主兒乞部為先鋒,同時輔以自己部的戰士以安其心,將整個聯軍分為十三個古列延對陣札木合軍。

...
札木合與成吉思汗

札木合不愧為彼時草原上的一方霸主,他和他的軍隊造成了鐵木真一生中唯一的敗績。然而鐵木真也並未指望這一仗來打敗札木合,因為兩虎相爭,必有一亡一傷,而他倆的背後,還有一匹虎視眈眈的老狼——王汗。於是鐵木真果斷地選擇撤退,讓全部軍隊撤入哲列谷。在鐵木真的指揮下,聯軍倚仗谷口狹窄的地勢進行防守。草原的軍隊向來不擅長攻堅戰,札木合嘗試的幾次進攻失敗後,便用烹殺戰俘的方式,激鐵木真出谷。鐵木真何許人也,當年漢高祖面對項羽烹其父,尚能喊出「能分一羹否」,何況出身遊牧民族的鐵木真。

然而,札木合的「激將」非但沒有激發鐵木真的憤怒,反而激起了鐵木真麾下軍隊的憤怒,他們同仇敵愾,抵抗得更加頑強。而且,札木合手下那些被他強令吃下人肉的各部首領們對這種殘暴行徑都十分厭惡,而這種離心離德的行徑在此後不久對他造成的惡果以及為鐵木真帶來的意外收穫,卻是兩人都始料不及的。

...
劇照

鐵木真在敗給札木合後,只能重新依附克烈部。之後的十幾年歷史,有關札木合的記載被人為地刪掉了,但通過札木合被擁立為汗可以推測,札木合在之後的十幾年裡一直是稱雄草原的強大領主。而鐵木真則在這段時間裡自清門戶,把近親中的長支主兒乞部吞併繼續擴大自身勢力,還配合金國打擊塔塔爾部,成為金國在草原的新代理人。至此,王汗和鐵木真成為完顏洪熙手下的得力幹將,草原各部逐漸分為兩派,一派以王汗和鐵木真為首,一派以反抗金國的札木合為首,札木合被冠以「古兒汗」的汗號。

1202年秋,鐵木真和王汗聯軍發起了對札木合與北方乃蠻部聯軍的最後一次戰役「闊亦田之戰」。乃蠻部敗退後,札木合見大勢已去,便率部不戰而走,向額爾古納河下游遷徙,欲東山再起。沿途行軍所至,遍遭蹂躪,擁護他的部落都遭到了席捲。鐵木真與王汗分頭追擊,鐵木真追乞顏部的背叛者泰赤烏人,王汗則追札木合聯軍。王汗追至額爾古納河,擊敗札木合,札木合投降於克烈部。鐵木真追擊泰赤烏部,至斡難河,大敗之。在這場追擊戰中,鐵木真收服了後來「四獒」之一的哲別。

...

在札木合勢力被消滅後,草原上就只剩下了王汗和鐵木真兩股勢力。面對曾經的義父,想必即使是鐵木真,心情也應是十分複雜的。闊亦田之戰後,王汗驚訝地發現,曾經尋求克烈部庇護的小狼崽,不知不覺間已成長為一匹年輕的狼王,正隱匿於暗處,用那雙鷹隼般銳利的目光冷冰冰地凝視著自己這頭老狼王的後背。於是王汗決定先下手為強,他任命札木合為指揮,兒子桑昆為先鋒,對鐵木真發起進攻。這就是「合剌-合勒只惕-額列惕之戰」,札木合又一次大敗鐵木真。然而在王汗志得意滿之時,金國卻對王汗聯合札木合的行為十分不滿,故借兵鐵木真。鐵木真在斡難河上游糾集部隊,突襲克烈部,大敗王汗。王汗和其子桑昆在投靠北方乃蠻部的過程中,被乃蠻部的士兵誤殺。不久之後,鐵木真在「納忽崖之戰」中徹底消滅了乃蠻部,統一了草原。

1206年春,蒙古貴族們在斡難河的源頭召開大會,諸王和群臣為鐵木真獻上尊號「成吉思汗」,意為「像海洋一般偉大的帝王」。

然而,這只是成吉思汗「大蒙古國」征服的開始,他,即上帝之鞭,為征服而生!

點我分享到Facebook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