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文化 / 內容

繪畫也分陰陽?解讀日本美術中的男繪與女繪 | 張小玉

2020-02-14 06:46:05 文化 4人瀏覽

繪畫也分陰陽?解讀日本美術中的男繪與女繪 |@art張小玉

...

日本動漫,憑著劇情的創新和趣味性風靡世界。而日本人用圖像講故事的歷史,則可以追溯到更早的平安時代,那就是獨特的藝術形式「繪卷」。

繪卷,通過畫面表現連貫的故事情節。可你知道,它還會有「男繪」和「女繪」之分嗎?

今天,小玉就和你聊聊日本「男繪」和「女繪」各自的特點,以及這種藝術形式「陰陽」之分背後的文化原因

...
表現「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的繪卷《東征傳繪卷》,記錄了鑒真東渡日本的中日友好故事。


...
大合繪

男繪:雄性之姿

男繪,是繪卷中重要一種,即男性繪畫。看它的命名方式,也知道它會有「展現雄性」的一面——

...
男繪:《信貴山源起繪卷》之《飛倉之卷》

內容上,多表現戰爭場面、寺院緣起等宏達和客觀的事件

比如《信貴山源起繪卷》,描繪了9世紀末隱居信貴山的僧人明蓮的種種傳奇故事,畫面中人物形象眾多,人物動作幅度劇烈,貴族與平民交相登場,群眾場景大放異彩,場面宏大。

...
男繪《伴大納言繪詞》

手法上,用寫實的手法描繪對象,人物生動形象,充滿鮮活的生命力

比如《伴大納言繪詞》,是繼《信貴山緣起繪卷》之後的又一珍貴男繪,表現了平安時代初期大納言伴善男與左大臣源信的政治紛爭、大納言伴善男等放火燒應天門這兩大事件的場景。畫中人物形象眾多,通過真實的記錄,表現出紛亂的場面。

...
男繪《吉備大臣入唐繪卷》

構圖上,採用鳥瞰式的構圖法,視點隨著主要人物自由移動,場景多為室外,以自然的山水為背景。

比如《吉備大臣入唐繪卷》,作為日本傳世文獻中最早描繪唐都的圖像史料,主要表現了遣唐使吉備真備在長安應對唐人難題考驗的冒險傳說。整幅繪卷得構圖方式是斜上的鳥瞰視角,給觀看者流動觀看這些海岸風景、宮殿建築和人物車馬的感受,畫在頭腦里形成一種以時、空為軸的「動態」。因此,日本學者稱繪卷是「手中的電影」。

...
男繪《東征傳繪卷》

可以說,男繪屬於日本繪畫中的專業化是正統體系畫,表現的也都是偏男性主題、男性視野、男性口味的內容。

而女繪,又有怎樣的不同之處呢?

女繪:雌性之美

如果把男繪比作大男人的歷史簿,那女繪就是小女人的閨中日記。

它是平安時代由貴婦們構想並發展出來的一種繪畫樣式,而在這些女繪中,也隱藏著滿滿的屬於女性柔美的精巧設計——

...
女繪《〈源氏物語〉繪卷》

內容上,多取材於貴婦們喜愛的文學作品,那些卿卿我我的愛情小說是女繪最愛題材,到後來職業畫家也採用了這種繪畫形式。

比如著名的《源氏物語繪卷》,它是系統中現存最古老的、最精美的繪卷。先用優美的文字在點灑著金銀箔書寫紫式部小說里的故事,然後畫出這一片段的畫面。繪畫與文辭相結合的形式,表現了源氏公子的艷情韻事。整個繪卷反映了日本平安時代宮廷生活的側面,可以說是日本上層貴族夫人們的真實寫照。

...
女繪:《源氏物語繪卷》之《竹河(二)》

繪畫手法上,整個畫面先用淡墨白描畫出底稿,後施以重彩,再接著用墨筆勾出線條輪廓,此種線描和用色技巧稱為「作繪式」。而且,在人物形象表現上也頗有特色,無論男女,沒有嚴格的性別特徵、神態、表情差異,眼睛類似「丹鳳眼」不畫瞳孔,鼻樑細長略呈鉤狀,嘴唇小小一輕點紅色,這被稱作「引目勾鼻點唇」法

比如《源氏物語繪卷》,畫面濃艷的用色處理,也恰到好處地烘託了這部愛情史詩的風情萬種;小說中人物角色眾多,但表現在繪卷中,人物除姿態可辨外,外貌幾乎一樣。畫中人物並沒有被對號入座,不會對應到現實中的任何一個人。可以說直到現在的日本動漫,人物角色多為纖細手腳、尖臉圓眼設定,也是繼承了女繪中的這種程式化畫面處理。

...
女繪:《源氏物語》奈良繪卷

女繪將男繪中的鳥瞰構圖深入了一層,形成了一種被稱作「吹拔屋台」法的獨特日本式構圖:採用斜上方俯瞰全景的獨特畫面角度,並掀開天棚、屋頂直接表現室內場景,一目了然,使得有限的畫面獲得了最大表現容量。

比如《源氏物語據繪卷》中,畫中為發生在平安王朝皇室或貴族室內的故事,多表現男女不可言說之情,「吹拔屋台」法的使用,給觀者一種「上帝視角」的窺探樂趣。

...
女繪:《寢覺物語繪卷》

由此看來,男繪活力充沛、十足動感,相對照的女繪情感細膩、氛圍寧靜。

為什麼繪卷中會呈現「陰陽」不同的兩種藝術風格呢?

男繪女繪背後的日本文化

...
《源氏物語千年之戀》
  • 禮儀與情感的界限

男繪與女繪之別,要溯源到它誕生時的日本文化大背景中。

平安時期的日本,與唐代保持著很深的聯繫,因此在文化上,遵循著私人情感與公共禮儀的嚴格界限。

在公共的文化場合中,遵循的是「男性模式」,比如書法書寫沿用漢字、建築沿用唐朝式樣,在繪畫中,就表現為展現外部的、客觀的、物質的現象,即為男繪;相對的,在更多私密場合或內心世界,便可以使用偏向「女性模式」的表達,比如日本的片假名創作以及和歌,在繪畫中,就表現為展現內在的、主觀的、精神領域的現象,即為女繪。

可以說,在平安時期,文化習慣上的二分法成就了繪卷中的「陰陽」。

...
  • 日本美學中的「物哀」與「幽玄」

日本美學中的「物哀」與「幽玄」,代表了不同的觀念和審美。

物哀,是一種對人、對世相、對自然之物的感動,這是外部世界給人帶來的觸動。它表現在繪畫中,就是男繪,是一種外在世界的描畫;相對的,幽玄,會比物哀更注重內在的精神性,講究「境生象外」的「裊裊余情」,它幻化成的就是女繪,超越了明確性的審美,給人一種優美的想像空間。

因此,男繪與女繪便是日本美學兩種思想的藝術具體化。

...

也許我們在男繪與女繪中,

可以感受到一種細膩和不粗糙的氣質,

重溫日本藝術和文化的獨特之美。

點我分享到Facebook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