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起名是個大學問,盤點歷史上那些因名字耽誤的人才

2020-02-13 05:50:16 歷史 360人瀏覽
...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滄海明月生

前兩年有網友爆料,西安一對不著調的年輕父母,給剛滿月的女兒取名「王者榮耀」。由於太過標新立異,上戶口時被民警多次提醒,不過最終也沒能讓這對年輕的父母改變主意。

...

從法律意義而言,父母為女兒取這個名字並不存在違規,但考慮到現實中的影響,幾乎可以預見女兒以後在入學、求職、生活中所面臨的尷尬,可能會令他們懊悔不已。

希望下面這幾則故事,能給那些準備花樣取名的父母帶來一些思考。

一、錢塘豈能休

南宋宋高宗年間,浙江紹興有位叫錢唐休的讀書人,才學橫溢在當地頗有聲望。當時的宰相是主戰派代表趙鼎,他上任伊始就積極籌劃抗金大計,號召天下人舉薦賢才,以充實主戰派的人才儲備。

值此良機,錢唐休就被推薦給趙鼎,不趕巧的是,趙鼎正在閱覽一份邊關的軍情警報。前線危急,趙鼎的心情很沉重,當他看到錢唐休的名字後,不禁暗自吃驚:「錢唐諧音錢塘,是南宋都城杭州的別名,這個名字豈不是寓意我大宋江山就此終結?」

再聯繫到惡化的時局,趙鼎越發覺得這名字兇險異常,對錢唐休堅決不予錄用。

故事並沒有結束,幾年後,劇情出現了神轉折。

折家將的第七代傳人折彥質,祖上功勳顯著,他本人也是文武兼備的將才,宋室南遷後,宋高宗趙構念及他的父兄在靖康年間的忠勇表現,對他很是器重。

於是,折彥質先被任命為樞密院都承旨,沒多久又被升任為樞密院參知政事,成了趙鼎的副手。

...

因為工作需要,兩人的名字必須同時出現在一份奏章上,有人看到豎寫的名字後,道出了這樣的預言:「且看趙鼎折這三個字,宰相這個位置怕是要易主了。」

詭吊的是,趙鼎後來遭遇秦檜構陷,被罷免了相位,流放到如今的海南三亞。

這位鐵骨錚錚的抗金名相,真的就這麼折了。

二、孫暴何及邢寬

《大明風華》里那位霸氣側漏的明成祖朱棣,因為得位不正,從登基一直到死,內心其實一直處於高度戒備的狀態。

萬曆年間的文壇大咖王世貞,曾編撰過一部《皇明異典述》。書裡面收集了大量的皇家逸聞,其中有這樣一則故事,就足以窺視朱棣敏感的內心世界。

話說公元1424年的甲辰科殿試,是朱棣主持的最後一任殿試。江西豐城縣的士子孫日恭在應試中一舉奪魁,被擬定為狀元。當名單交由朱棣定奪時,老眼昏花的朱棣將豎寫的「日恭」看成了「暴」,心中頓時泛起一陣不悅。

...

當他看到探花邢寬的名字後,心裡又引起了極度舒適,對侍臣們說:「本朝只許邢寬,豈宜孫暴?邢寬者,量刑之寬也,唯寬厚待我臣民,天下太平,民心歸順。」左右明知皇上讀錯了孫日恭的名字,面對哪敢辯解犯上?只得將邢寬錄為狀元。

從邢寬後來的表現來看,他的做派倒顯得不那麼「寬」。邢寬是蕪湖無為縣人,蕪湖知府對他的才學並不看好,曾對人說:「邢寬像一瓶不酸的醋」,意指此人空有酸腐文人的名氣,倒不見得真有多少本事。

邢寬中了狀元後,認為應該對知府大人有所表示,就寫了首詩送給知府:「邢寬只是舊邢寬,朝占龍頭夕拜官。寄語黃堂賢太守,如今卻是螯牙酸。」

...

三、無情舉子無情帝

還是甲辰科,還是在明朝,這次改寫士子命運的,是多疑剛愎的嘉靖皇帝。

嘉靖皇帝朱厚熜尊崇道教,經常在宮中搞些託夢、占卜類的玩意兒,甚至在關係國家人才選拔時,也以自己的夢境喜惡來決定選拔者的優劣。

且說江蘇無錫士子吳汝威,性情溫和博聞強記,在經歷兩次殿試落榜後,他希望上蒼能多情地眷顧他一次,就將名字改成了吳情。

這次改名後,他真就時來運轉,公元1544年的甲辰科殿試,吳情被擬定為甲等第一。眼看狀元即將到手,嘉靖帝卻眉頭一皺:「天下豈有無情狀元?」,金口一開,吳情的狀元資格被剝奪,被授予探花後到翰林院任編修去了。

狀元的人選,依然遲遲未定。嘉靖帝翻遍了士子們的考卷,在其中找到一個叫秦鳴雷的人,他總算如釋重負:「這才是今科狀元的人選。」。

...

原來昨夜嘉靖帝夢見雷聲陣陣,如今這位叫「鳴雷」的考生,正好合了夢境。

有人諷刺這次不公平的殿試,寫詩諷刺道:「無情舉子無情帝,鳴雷只好撿便宜。」

不過因夢境而發跡的秦鳴雷,也不是等閒之輩,他出生於浙江臨海的望族,本人也是學霸級的人物,《永樂大典》的總校訂就是由他主持的。

只可惜那位吳情的探花,後來一直倍受打壓,官場上也鬱郁不得志,不得不辭官歸隱,晚年只能在鄉間教書餬口。

四、萬民窮與流眼淚

晚清咸豐年間,外有列強入侵,內有太平天國運動,朝廷焦頭爛額之際,就有不少人因為名字觸犯了皇帝的痛處。

湖北人范鳴瓊殿試時名列前十,但只被授予一個小小的主事之職。按常理,這樣的成績,最次也會得到一個地方縣官的差事,對此范鳴瓊百思不得其解。

他聽人攛掇後以重金收買了咸豐帝身邊的近臣,這才得知了原委:原來他的名字用官話念出來類似「萬民窮」,皇上認為這個名字很不吉利,因此特意打壓他。

范鳴瓊決定迎合聖意,將名字改成「范鳴和」,萬民一團和氣,寓意豈能不美?令他夢碎的是,沉湎於溫柔鄉里的咸豐皇帝,再也沒給他殿前唱名的機會。

...

和范鳴瓊比起來,江西崇仁人劉顏瑞的命運就更悲催了。

劉顏瑞當時有功名在身,他以五品同知的身份被咸豐召見。當侍臣向殿外唱名時,咸豐帝聽這個名字發音像是「流眼淚」。時值江山動盪,這個諧音讓咸豐帝大為光火,一怒之下下旨剝去頂戴花翎,罷官貶回原籍。

可憐劉顏瑞十年寒窗苦讀,好不容易混個出人頭地,最後還不知為何會落得這般境遇。

授子一技,不如賜子一名。當父母賦予孩子一個名字的時候,也就賦予了對他獨一無二的祈盼,從這個意義上說,給孩子取個響亮好記的名字,不僅是對孩子的未來負責,也是為人父母者應該擔當的責任。

參考資料:《雞肋篇》《明皇泳化類編》《皇明異典述》《見聞瑣錄》

點我分享到Facebook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