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明末奇人,獨闢蹊徑揭開瘟疫謎團,所創藥方遺澤非典時期

2020-02-13 05:32:57 歷史 9人瀏覽

明帝國的傾覆令人唏噓,自此華夏最後一個漢王朝走到盡頭。關於坍塌原因眾說紛紜,有說清軍勢猛滿萬無敵;有說崇禎不辨忠奸嗜血好殺;還有說闖亂蔓延動搖根基。

一個浩大王朝的結束,應是多方因素形成合力長期積弱所致,既有人為又有來於大自然的不可抗力。明末天災頻現,前所未有的連年大旱、低溫以及令人色變的瘟疫令其元氣大傷。

...


明末大瘟疫

明萬曆46年,天氣異變粵地大雪。常年炎熱的廣東竟然下大雪?如今說出來廣東人都會嚇一跳,但這種現象也標示明朝開始進入「小冰河期」。更要命的是,嚴重缺雨接踵而來,低溫、無水對於以農耕活命的大明不啻為凶災巨難。

...

小冰河期

到崇禎年情勢愈發惡化,收成銳減極度缺糧不僅造成民不聊生,連帶鼠類的日子也不好過。由於過度墾荒,原本生活在野外的老鼠,生存空間被急劇壓縮,與人類接觸的幾率也大為增加。

災荒之年人類缺糧,生活在野外的老鼠也鬧起饑荒。為了尋找食物和水源,它們開始成群結隊地進入人類聚居區。1641年夏上演一幕奇觀,大批老鼠首尾相銜渡過大江大河,向內地進發,一場堪稱浩劫的大鼠疫即將爆發。

...


山西、河北、河南、山東、安徽等省相繼流行一種怪病,病者先是在腋下、股間長出硬硬的包,接著水米不進、眼花發熱,繼而嘔吐不止。按如今眼光看,發病時生出的包應該是淋巴結,是體內免疫系統抵抗鼠疫菌所致。在當時那種科技狀況也沒人懂,只知是「邪症」,又稱為「疙瘩瘟」。

此病傳染極烈,一人患病殃及全家,左右四鄰也難以倖免。更可怕的是,發病突然且死亡率奇高,連診治都來不及。史載順德府(邢台)河間府(邯鄲)「瘟疫傳染,十死八九」,只要染上死亡率高達80~90%。

...

劇照

鼠疫迅速在華北擴散,也波及到京津地區。造成「死者枕籍,十室九空,戶丁盡絕,無人收斂」的慘況。以北京為例,明末人口近百萬,據《崇禎實錄》載:「京師大疫,死亡日以萬計」,粗略估計全城有四十萬人死於疾病傳播中。

京城街頭玩耍的孩童不見了,乞丐消失了,終日痛哭悲嚎,到了日暮人不敢行的地步,天一黑門都不敢出。

...


民間如此,軍隊也一樣。駐守潼關的孫傳庭被朝廷逼迫出戰,奈何當地人死過半,連錢糧都無法徵收,餓著肚子的明軍全軍覆沒,「傳庭死而明亡」。

因為戰爭、災荒、瘟疫橫行,明末上億人口,到清初只剩6000餘萬。

...

劇照

醫者懸壺

肆虐各地的鼠疫為何屢興不絕?因為根本就不具備有效的治療方法。大多數郎中(醫師)認為這是一種傷寒(並非今日傷寒症),是邪寒從體表入侵所致,多用古法強身怯邪之藥。然而病理未清、藥不對症,致使病情拖延加重。

蘇州有位醫師吳有性,字又可。他施救過多名病患,親身經歷多次疫情。因按古法治療屢屢失敗讓他產生質疑,卻苦於不得其法。有一次早起開窗時,被眼中景象所觸動:在陽光照射下,空中漂浮著無數微塵。

...


於是他對病患染病過程詳加推演、總結驗證,由此得出結論:病因並非是體感外邪,而是空中存在一種「癘氣」。人由口鼻吸入該物,潛藏於表里之間的膜原,即體表與內臟之間的位置,藥物難以到達。

癘氣這一概念,已經極為接近現代醫學的病毒說,在古時缺乏現代科技手段的條件下,僅憑經驗望聞問切作此論斷,已是難能可貴。

...


病理及傳播途徑清楚了,接下來就是對症下藥。吳又可一改之前外感病的施治方法,提出以疏導為主,用疏利氣機之藥,使癘氣潰散排出體外;用布蒙口鼻,隔斷傳播通道。

由此他編著《瘟疫論》,成為中國最早研究傳染病理的醫書。所創治瘟藥方達原飲,也在抗擊非典時期收到奇效。

...


吳又可懸壺解救蒼生,功在後世,但自身結局頗有些悲壯色彩。清軍入關後強行剃髮,因不肯合作而被害,其妻亦攜子跳河相殉。一代名醫,躲過了瘟疫,終究沒能躲過亂世。


點我分享到Facebook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