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健康 / 內容

江蘇首批醫療隊最年輕護士:待戰疫結束,再讓我們長髮及腰

2020-02-08 19:00:08 健康 73人瀏覽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訊(秦悅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超)1月26日凌晨,149名醫護人員組成的江蘇省首批醫療隊抵達武漢。剛到武漢,出生於1998年的無錫宜興市人民醫院呼吸內科護士許雯嬌就做起了「理髮師」。咔嚓咔嚓,剪刀一張一合,一縷縷秀髮,輕飄飄落在地上。

許雯嬌一聲長嘆:「唉,及腰長發啊!現在的頭髮應該是剛能紮起的長度,你看可以嗎?」面前的同事滿意地點了點頭。

許雯嬌有些惋惜:「沒辦法,如果頭髮太長就穿不了防護服。為了在工作過程中保護好自己,只能犧牲頭髮了。」說著,她又去幫另一位同事剪頭髮。

不滿22歲的許雯嬌是江蘇省首批醫療隊中年齡最小的一位。小年夜晚上,許雯嬌正在家看電視,突然收到護士長來電:「許雯嬌,你確定要參加馳援武漢的醫療隊嗎?」許雯嬌的回答毫不猶豫:「我確定。」

就在此前幾個小時,宜興人民醫院微信群里發出一條通知:本院將招募5名醫護人員組成江蘇省首批醫療隊馳援武漢,有意參加者請主動報名。

許雯嬌沒等和家人商量,就迅速報名,「報名的醫生、護士非常非常多,我一開始還擔心年紀輕、資歷淺,可能選不上。」她說。

2019年,許雯嬌從無錫衛校畢業後,便在宜興市人民醫院呼吸內科工作,在疫情爆發時,她的工作時間尚不滿一年。

令她驚喜的是,她最終入選。由於出發時間遲遲未定,許雯嬌一直在家等消息。

許雯嬌的父母回鄉下過年,男友夏俊峰把她接到家裡吃年夜飯。許雯嬌一直想吃螃蟹,除夕晚上,男友就做了一隻帝王蟹給她吃。

他說:「在疫情一線,她是白衣天使;在尋常生活中,她是戀人,但也是普通人。想到她即將奔赴疫情最嚴重第一線,我很擔心,但也深深敬佩她的勇敢與堅強。」

抵達武漢後,許雯嬌被分配至武漢市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據她所述,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作為武漢定點救治醫療機構,自1月26日起便將收治的肺炎患者都安排住進改造後的住院部大樓。

許雯嬌護理第31層的患者,大多是輕症肺炎患者。平時,醫療隊同事們常會幫她提重物,儘量照顧這個「小妹妹」。但在許雯嬌工作的6個小時裡,她獨當一面,輸液、補液、量血壓、做霧化,這些動作她每天都要一遍遍反覆操演。

「武漢的患者都很感謝我們到來。」許雯嬌說,「武漢人民很可愛,也很堅強,一直都積極配合治療。來這裡也沒有覺得不適應,和在宜興醫院裡做的工作是一樣的。」

「很多親戚都關心我,問我是否害怕被感染,我說真的不害怕。只要做好防護工作就不會有問題。如果我真的害怕,當初我就不會報名來這裡了。」

許雯嬌介紹,為了做好個人防護,每位醫護人員進入病房前都要「全副武裝」:一個N95醫用口罩,一個護目鏡,一個一次性帽子,兩層防護衣,一雙防護鞋和兩雙防護手套。

「武漢醫用物資比較緊缺,所以一旦穿上,我們就不會輕易脫下,以防病毒感染。工作時間不能喝水、不能上廁所。」

長時間佩戴防護物品,醫護人員的臉上難免會出現壓瘡。夏俊峰說,他每天跟許雯嬌打視頻電話,都能看見護目鏡和口罩在她臉上留下的印記:「眼睛下面兩三條,鼻樑上兩三條,看著很心疼。」

不過,在和親人聊天時,許雯嬌從來都是「報喜不報憂」。「沒必要說自己辛苦,這樣的話,只會讓他們很擔心。」

如今,「第一次脫離父母照顧和呵護」的許雯嬌學會了獨立生活。除了護理的專業技能進一步提升,她也學會更多地去理解患者的心情,「比如病房裡不能有任何春節的裝飾物,因為患者看了可能會傷感。」

本文源自中國青年報客戶端。閱讀更多精彩資訊,請下載中國青年報客戶端(http://app.cyol.com)

點我分享到Facebook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