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明朝這個貪官貪贓納賄有多猖狂?親王和郡王都要向他行賄

2020-02-07 05:42:47 歷史 23人瀏覽

「平生報國惟忠赤,身死從人說是非。」看到這兩句詩,大多數人都會覺得做詩之人必定是個俠肝義膽的忠貞之士。不過事實上,這兩句詩確是明朝以巨貪之名被削官罷職的嚴嵩的絕筆。嚴嵩寫下這兩句詩,顯然並不認為自己有做錯什麼,落到如此地步,只能嘆一聲「蒼天無眼」。可惜世上和他抱有相同的想法的人,實在不多。

嚴嵩少時家貧,聰明早慧。他考中進士,沒多久就丁憂回家,在老家鈴山蓋了一座鈴山堂,之後一直平靜而清貧地讀書生活。因為嚴嵩耐得住清貧,又有才華,所以當時很有些請正的名聲。

...

正德十一年(公元1516年),嚴嵩回朝做官。他在回朝之初,一直克勤克儉,廉潔奉公,表現得非常正直。他對於當時朝政上的弊端敢於直言。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嚴嵩開始重視金銀俸祿。常說「祿不適養,學未有成」之類的話,有不少人批評嚴嵩,說他在做祭酒的時候就已經不潔白了。

世宗登基之後,嚴嵩發現世宗喜歡祥瑞,就開始拿祥瑞說事,想盡辦法鑽營奉承。他處事謹慎,又事事以世宗為先,世宗果然開始喜歡他。嚴嵩的升遷之路也順遂起來。當時,明朝為了接待少數民族貢使及外國使臣設立了四夷館,四夷館裡有專門的翻譯人員。因為翻譯人員經常接觸到少數民族以及別國的使臣,所以總是能弄到邊疆土產及外國貨物,是一個油水頗豐的肥差。原來只有國子監監生及官民子弟經過考試才能進入四夷館,但是這樣做,首先來說翻譯的資質參差不齊,另一個他們進入四夷館邊做邊學,也容易出錯。

...

所以為了儲備人才,禮部提議先不考文字,選些資質優秀的孩童先學三年少數民族的語言以及外語,之後合格的留下做翻譯,不合格的削為平民。結果「此例一開,趨之者眾」,原本只有一百二十個名額,但京城內外及各省軍民子弟到禮部報名的卻在千人以上。由於報考者太多,內閣決定只從京城及畿內選錄,但這樣人也不少,為了能讓自家子弟入選,眾人紛紛向主考者禮部尚書行賄求托。而這位禮部尚書正是嚴嵩。結果,他「通賄無算」,因為行賄的人太多,數次抬高收取賄賂的價格,最後「價高者得」大賺一筆。

...

史書記載說:「嚴嵩至即受賄,廣開貪賄之門,黃金白銀,動以數千計。」不僅如此,嚴嵩還索要土物(土特產),收買幼年男女,採用各種方式受賄。御史桑喬因此以「貪污納賄、政事敝敗之罪」上書彈劾嚴嵩,其他言官也紛紛上書彈劫。但最後的結果是等到這批譯字生期滿結業的時候,二十四名京師富商子弟全部以「納賄夤緣」入館為由革退為民,而「宦家子弟」則留用。嚴嵩本人一點影響也沒受,世宗還屢降旨「慰問」他,說:「卿才識優敏,典禮之司,朕方隆委託,不必以群言置辯,宣遵聯面渝,忠誠奉職。嚴嵩聽了聖旨,放下心來,將上書彈劫他的御史桑喬,送進矯獄,廷杖之後發配九江。

...

經此一事,嚴嵩的膽量越來越大,連親王、郡王也要向他行賄。當時,世宗立的皇嗣已經天亡,按照順序裕王朱載垕(明穆宗)應該被立為太子,但世宗並不喜歡這個兒子。朱載垕要養活王府一大家子,卻只能拿最基本的親王俸祿,而內庫本來應該給他的費用卻連著三年都沒到帳。以至於王府財政捉襟見肘,朱載垕日子過得非常狼狽。朱載垕打聽到,戶部沒給他撥銀子,是因為嚴嵩父子沒有點頭。王府的幕僚勸他說,「非得給嚴嵩父子一些好處才行。」這位未來的皇帝無法,想方設法籌了一千五百兩銀子,其中有五百兩還是跟宦官借的。派人以親王府的名義給嚴世送去。嚴世蕃大刺刺地收了錢,終於跟戶部點了頭,裕王府才得到三年沒發的銀子。嚴世蕃對此非常自得,志得意滿地炫耀說「皇帝的兒子都得給我送金子,還有誰敢不送。」

...

嚴嵩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勢,大肆培植黨羽,光義子就收了二十多個。他的一個義子趙文華原本是個臭名昭著的貪宮,因為被人彈劾而遭到貶斥,結果在他拿了一大筆錢給嚴嵩之後,竟然成了京官,沒多久,又改為通政,最後甚至做了工部尚書,加太子太保衍,人們稱之為「權門犬」。他的另一位義子鄢懋卿,也是出了名的惡貪,嚴嵩先是將他提拔為左都御史,後來又讓他掌管了天下鹽政,他也不負嚴嵩所往,到職之後變本加厲,市權納賄,給嚴高的賄賂更是「日日無虛「。嚴嵩的一眾黨羽,諸如吏部尚書吳鵬、大理寺卿萬寀、御史路楷、侍郎楊順、廣西副使袁應樞、廣西御史方輅等等,沒有一個潔正的,全都是貪宮污吏。

...

嚴嵩把持朝政的時候,朝廷內外的官職都有定價,文武百官的選任,不是看政績,而是要看給了嚴嵩多少賄賂。當時中州判出價三百兩、通判出價五百兩、指揮三百兩、都指揮七百兩、御史、給事中五百至八百兩不等,要是幾個人爭一個官位的話,起價還要往上升。在所有的官位中,吏部的官價格最高,其中吏部郎中、主事起價就要三千兩,後來因為爭的人實在太多,甚至提到了一萬三千兩。每天去嚴府門前行賄買官人絡繹不絕,相望於道。當時刑部主事項治元家資巨富,為了升職為吏部勛稽司主事,給了嚴世蕃一萬三千兩白銀。舉人潘鴻業給嚴高上貢二千二百兩,做了山東臨清知州。軍官仇奎原本因為犯事被革了職,他出重金賄賂嚴嵩父子之後,不僅復官,還當上了大同總兵。

...

嚴高父子不僅賣官粥爵,廣開行賄之門,連邊餉軍費都不放過。戶部給邊防將士發的餉銀,早上從國庫出來,其中有百分之六十晚上就進了嚴府的大門。以至於,邊關武備常是一些廢銅爛鐵。嚴嵩父子的貪婪世人皆知,京城百姓私下管他們叫「錢癆」。嚴世蕃為了炫富,每攢夠百萬之數就舉辦一次盛宴,在其落敗之前,這樣的宴會擺了五次之多。為了儲存金銀珠寶,嚴世蕃讓人在相府和老家挖了豪華地窖,而且儲藏量驚人。嚴嵩的府第雕樑畫棟,宣麗堂皇,嚴世蕃曾自誇說:朝廷不如我富。」及至嚴嵩後來被抄家,抄沒的黃金有三萬餘兩,白銀有二百多萬兩,其他珍珠寶玩價值數百萬兩。就連嚴嵩的家僕嚴年,家財也以數萬兩計。

...

嚴嵩60歲的時候,精神頭十足,能在內閣連續幹上幾天幾夜都不回家。但他到了80之後,漸漸開始力不從心,很多時候,皇上說的話,他要反應半天,才能理解。他一直是順著帝心做事,現在頭腦跟不上,琢磨上意也費力起來,有的時候還會說錯話、做錯事。偏偏他的兒子除了花天酒地,索賄納污之外什麼本事也沒有。

...

嚴嵩放不下子孫,又對上「無所用」。最糟糕的是,他滿身的把柄,他的副手徐階年富力強,光等他下台,就等了8年。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嘉靖下令免去嚴嵩一切官職,勒令回鄉,其子嚴世蕃謫戍雷州衛。嘉靖四十三年(公元1564年)嚴世蕃從雷州跑回江西老家,御史上書彈劾。嘉靖大怒,下令追捕嚴世蕃,第二年結案問斬,嚴嵩被削籍為民,家產盡抄。嚴嵩衣食無著,只得在祖墳旁搭一茅屋苟活。嘉靖四十五年(公元1566年)四月,嚴嵩在孤獨和疾病中去世。他死的時候,連棺木都買不起,也沒有人前來弔唁。

點我分享到Facebook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