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李清照:我喝酒打麻將寫詞,千古第一才女是這樣煉成的

2020-02-01 07:10:54 歷史 58人瀏覽

宋代女詞人李清照,被譽為「詞國皇后」,曾「詞壓江南,文蓋塞北」,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稱,李清照有一個愛好——賭。

李清照寫過一篇《打馬圖序》「打馬」就是一種賭博的方法。在這篇文章中,李清照一開篇就教訓人說「博者無他,爭先術耳,故專者能之」。就是說:你們賭博為啥就不能像我一樣精通呢?其實賭博沒什麼竅門,找到搶先的辦法就行了,所以只有專心致志地賭,才能立於不敗之地。李清照還意洋洋地宣稱:予性喜博,凡所謂博者皆耽之,晝夜每忘寢食。但平生隨多寡未嘗不進者何?精而已。

...

就是說:我這人沒啥別的嗜好,就是天性喜歡賭博。凡是賭博,我就沉迷其中,一到賭桌上就飯也忘了吃,覺也忘了睡,不分白天晚上地賭。而且,我賭了一輩子,不論是什麼形式的賭,不論賭多賭少,從來就沒輸過。擋都擋不住啊。那李清照喜歡什麼賭博呢?據她自己說,是「打馬」,打馬就是今天麻將的前身。打通宵麻將是李清照的一大愛好。

有人根據李清照所著的《打馬圖經序》(也即《打馬賦》)和《古今女史》譽其為「博家之祖」(賭博的祖師爺)的記載,武斷地認為,她是一位超級賭徒,是一個「賭神」級的人物。趙炎以為是小題大作了,如同把打一塊錢小麻將的人當賭徒抓緊派出所,亦好比是將晨練的老太太當邪教徒給以驅散,一般的粗暴和沒道理。

李清照打麻將,純屬娛樂消遣的一種智力遊戲,她自己也說「獨採選打馬,特為閨房雅戲」,跟所謂的「賭博」風馬牛不相及。


李清照還喜歡喝酒。李清照,一個不在寫詞就在喝酒的女人。


俗話說:「愛喝酒的女人不一般」,那麼,愛喝酒還愛寫詞的女人就更不一般了。據記載,李清照寫過的58首詞中,提到酒的就有28首。如果古代也有代言人的話,那麼非她莫屬。

...

如果說一個女人深諳世事後,喜歡喝酒也情有可原。可一個女人在還是14,15歲時,就愛喝酒,還經常喝醉,就很少見了。李清照就是這樣一個愛酒的女人,更是在醉酒後寫下了流傳千古的佳作《如夢令·常醉溪亭日暮》:「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李清照反而願意踏出庭院,喝酒,旅遊,直到把自己喝醉,才回去,不料在歸途卻迷了路。這時候的李清照還是個少女。都說少年不知愁滋味,年輕時的我們何嘗又不是這樣呢?

等到李清照已經嫁為人婦的時候,就更愛喝酒寫詞了。「新來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最近瘦了,不是因為常常喝酒,也不是因為秋天的蕭瑟,那是因為什麼呢?

李清照在寫此詩的時候,正是丈夫即將遠行的日子,沒有直接點明日漸消瘦的原因,更是令人深思。對丈夫即將離開的不舍,和未來的想念,都忍住不說。或許,此時的李清照開始多愁善感了吧。

一個人會在什麼情況下喝酒呢?多罷是愁吧!李清照最為出名的一首詞《聲聲慢》,即便相隔近千年也能感受到她對亡國、亡夫的那種愁味: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悽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可以說,她的一生從少女時期,到老年,都是在酒和詞的陪伴下度過的。你以為,是否可以和詩仙李白一比呢?

...


點我分享到Facebook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