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司馬遷:別人給我一刀,血還在流,你來勸我要大度,死不死啊你?

2020-01-28 19:59:05 歷史 89人瀏覽

封建社會,作為一名史官,書寫歷史時都避不開對當朝君主的記述。而閱讀史籍我們也能發現一個現象,就是史官筆下的當朝君主,往往都是滿滿的正能量,歌功頌德,不吝讚美之辭。

自古以來用事於鬼神者,具見其表里。後有君子,得以覽焉。

《史記》,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因此,它的作者司馬遷當之無愧的成為古往今來歷史領域的第一人。然而,在《史記》中述說當朝君主漢武帝生平的《孝武本紀》,讀來,入目凈是些信奉鬼神、追求長生、勞民傷財、私生活萎靡的細緻描寫。

喜歡歷史的都了解,漢武帝,西漢第七位皇帝,政治上,「推恩令」大名鼎鼎;經濟上,鹽、鐵、酒收歸國營,抑制富人更富,努力縮小貧富差距;文化上,罷黜百家,將儒家思想捧上神位;軍事上,抗擊匈奴、開疆拓土,封建時代有本事的帝王花名冊上絕對有他的位置。

漢武之功不可謂不高,漢武之業不可謂不偉,為什麼司馬遷對他的文治武功吝嗇的不見隻言片語呢?有朋友說,【大黃】太孤陋寡聞了,司馬遷言語上觸怒了漢武帝,漢武帝閹割了他,他懷恨在心,不夠大度容人,太過小肚雞腸,所以《孝武本紀》根本就是司馬遷抹黑漢武帝的文字。

這就是我要和朋友們交流的問題,個人以為:只讀《孝武本紀》,司馬遷確實不夠大度,但他的小肚雞腸真的有錯嗎?

...

身為男人的資格可以被閹割,心為男人的意志誰也閹割不走

為陵遊說,下遷腐刑。——《漢書》

公元前98年,天漢三年,李陵戰敗,率軍投降匈奴。漢武帝龍顏大怒,滿朝文武看著他的臉色,幾乎一邊倒的進言將李陵滿門處斬。漢武帝見司馬遷不表態,詢問他的意見。司馬遷是個直性子,不善察言觀色,說:「李陵駐守邊疆為國防,這次出擊匈奴,以五千敵數萬之眾,殺傷匈奴無數,彈盡糧絕便赤手空拳與敵人血戰到底,雖敗猶榮。最後投降實是無奈之舉,但根本目的是為了保存實力,有機會繼續效忠大漢。」漢武帝聽著司馬遷為李陵的辯解之詞,怒上加怒,將他打入大牢並處以宮刑。出獄後的司馬遷依舊是太史令,併兼職了中書令。

司馬遷出獄後的待遇仔細思考是耐人尋味的。西漢時中書是個專門的職位,負責在皇帝的書房裡整理宮內的文庫檔案,歸屬於內廷太監機構,主官稱中書令,司馬遷則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中書令。

被閹割後,司馬遷只有太監之實,卻沒有太監之名,封他一個歸太監機構管理的中書,還是一把手,相當於有了太監之名,漢武帝應該是余怒未消,才想出了這麼一個陰暗的損招加深對司馬遷的羞辱。

今天子接千歲之統,封泰山,而余不得從行,是命也夫!余死,汝必為太史,無忘吾所欲論著矣。

只因為幫李陵說了幾句話就遭受到身體和心理上如此的殘害,任何一個男人都是難以接受的,古今如此。士可殺,不可辱,司馬遷想死,但他無法忘記父親臨終前對他的囑託。司馬氏世代為太史,整理和論述歷史,他不能一死了之,無論前路如何艱難,他也要堅強的挺住,像個真男人一樣。

...

玩筆桿子的,報復一個人最好的方法:寫臭他

為了父親的遺願,為了自己心中的夢想,為了喜歡歷史的人能了解真實的歷史,司馬遷忍辱苟活著。他成功了,《史記》,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

設身處地的換位思考,如果我們遭受了司馬遷的不幸,我們會怎麼做?

漢武帝剝奪了司馬遷身為男人的資格,是不仁;封司馬遷為中書令,讓他為自己當牛做馬的幹活還鐵定了司馬遷「太監」的實和名,是不義。如此不仁不義的領導,司馬遷怎能不痛恨,為何不忿恨?

司馬遷手裡沒有「槍桿子」,有,他也不會用,但他有自己的武器,他是太史令,寫歷史的,他有「筆桿子」。他要用「筆桿子」報復殘害他身心的漢武帝。

為仇人寫史,心中有痛,筆尖是恨,何地寫功?哪處說業?去他的君君臣臣,去他的大度容人,那時那刻,他就要當個小人,他就是小肚雞腸,寫仇人的污點,,曝仇人的黑料,讓仇人遺臭萬年,方消他心中的恨與痛。

昔武帝不殺司馬遷,使作謗書流於後世。——《資治通鑑》

當此激憤之時,想到東漢末年王允之流批判司馬遷小肚雞腸,【大黃】想到的是相聲名家郭德綱接受採訪時的一段話:「我最痛恨別人勸我大度,你知道我經歷了什麼嗎?你就勸我大度。旁人給我一刀子,我捂著汩汩流血的傷口,一個人過來勸我:『你要堅強,你要大度。』你死不死啊你?

如果有如果,司馬遷能聽到郭德綱的一番話,兩人當能成為高山流水的知己。

...

司馬遷,你不是孤獨的,在你的身後,成千上萬的粉絲們會為你的小肚雞腸點讚,為你的不幸轉發

司馬遷的遭遇起因是幫李陵說了幾句話。如果他說的是錯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漢武帝對他用宮刑也可以說是情有可原;如果他說的是對的,即使「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漢武帝不分青紅皂白對他用了宮刑,他心中憤恨委屈,抹黑漢武帝也沒毛病。司馬遷說的到底是錯是對呢?

李陵,漢武帝稱他有飛將軍的風範,曾深入匈奴兩千里偵察地形,常年駐守邊塞防衛匈奴。李陵投降匈奴的前因後果史籍記載的非常清楚。

漢武帝派李廣利為主力出擊匈奴,李陵負責糧草供給。李陵找到漢武帝說,他的部隊是衝鋒陷陣的虎狼之師,幹不了運輸隊的差使。漢武帝說,我看你就是想出風頭,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沒兵給你,你只有你那5000人能用。李陵說,5000人足夠我直搗匈奴指揮中心了。漢武帝佩服他的勇氣,便命令強弩都尉路博德配合李陵行動。這個路博德也是不甘人下的主,當時正是秋天,他就和漢武帝說這個季節匈奴馬壯兵足,過年開春再打更理想。建議一點毛病也沒有,漢武帝卻沒有同意,而且也不用路博德配合李陵行動了,通知李陵單獨行動。

實事求是的說,李陵是有些過分自信的,同時他也是個倒霉將軍。率領主力大軍的李廣利沒遇到匈奴主力,卻讓他遇上了。李陵5000人,匈奴8萬人,這是打仗嗎?是屠殺。不過李陵的虎狼之師真不是吹出來的,雖然損失慘重,但依據地勢硬是抗住了8萬匈奴兵的合圍。匈奴見主力被拖住,又害怕漢軍救援到了後被包了餃子,正準備撤退時,李陵軍中有一個叫管敢的軍候卻當了叛徒,告訴匈奴李陵根本就沒有援兵,而且他手下也沒多少兵了,一鼓作氣就能滅了他。匈奴聽到李陵沒有支援,心裡妥妥的。最終,李陵以慘不忍睹的寡沒能敵過鋪天蓋地的眾,權宜之計選擇了投降匈奴。

...

李陵打的這一仗史稱浚稽山之戰,後面還有故事。

司馬遷被閹割後,漢武帝也意識到了李陵敗就敗在沒有支援上,這個責任誰來負?他自己是有份的,是他取消了路博德配合李陵的計劃;李廣利,自己的這個沒用的大舅子,他也跑不了,給了他3萬人的主力,匈奴主力合圍李陵時,他幹什麼去了,典型的無組織、不作為、懶政。

不過這些話只能憋在腸子裡背人的時候排出去,不能對大臣說,這個黑鍋只能是強弩都尉路博德來背了。不過面子上的工作還是要做的。他慰問了李陵的殘部,逃回來的400多人,又派公孫敖深入匈奴去接回他大漢的英雄李陵。沒想到公孫敖回來復命說,李陵在幫匈奴練兵對付漢軍,沒有接到他。漢武帝很生氣,後果很嚴重,夷滅三族。

漢武帝慰問李陵殘部和派人接他回大漢的行為來看,司馬遷沒有說錯什麼,只有一點,李陵到底投降匈奴了嗎?這應該是漢武帝最在意的事,否則他也不會有夷滅李陵三族的血腥手段。這一點史籍也有記載,當時投降匈奴的人是駐守奚侯城的塞外都尉李緒,是公孫熬沒有弄清楚真實的情況。不過,漢武帝殺光李陵三族後,李陵心灰意冷,便真的投降了匈奴。

剖析整件事情,司馬遷並沒有說錯什麼,他只是漢武帝沒有查明事實真相時暴怒下的無辜受害者,他寫《孝武本紀》時的小肚雞腸理所應當。今天,拿歷史養家餬口的,單純喜歡歷史的,《史記》都是繞不過去的經典,司馬遷是我們共同的偶像,身為他的鐵粉,我們應該為他的小肚雞腸點讚,應該轉發他不幸的一生。

...

嘆息而同情司馬遷一生不幸遭遇的同時,我們也應該思考一個問題,到底什麼才是真正的大度?一個人真正傷害了我們,傷害了我們在意的人或者在意的事兒,在道德和法治的綁架下,我們無原則無底線的原諒他們,如果這樣才能被叫做大度,【大黃】寧肯不要這大度,寧願被人貼上小肚雞腸的標籤,朋友們呢?然而這原則是什麼?底線在哪?相信每個人的答案都是不相同的。

點我分享到Facebook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