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情感 / 內容

怎麼才能和妹子聊天聊天、撩妹而不把天聊死呢?

2019-11-22 08:24:57 情感 89人瀏覽
...

下意識的語言模式影響著我們的聊天,先看兩組追女孩時的常見對話。

對話1

男:周末打算怎麼過? 女:在家休息。 男:這麼好的天氣應該出門呀,我和朋友們正商量去郊遊,聽說xxx挺不錯。 女:那祝你們周末愉快了。

對話2

男:終於下班了,你在做什麼? 女:感冒了,剛從醫院回家。 男:最近是流感高發期,要多加小心,我們辦公室不少同事也中招了,今天公司還給我們發口罩呢。 女:沒事的,謝謝關心。 ……

以上對話的結尾,「周末愉快」和「謝謝關心」是追女孩不順時經常會遇到的回答,稍微有點兒情商的人都能體會到,一旦女孩說出這樣的話,就好像主人要「端茶送客」一樣,今天的會客就到此為止了。

當我意識到這類口號式的語言有結束談話的效果時,我曾經打算儘量不用在自己的朋友那裡。可是有一次我正準備出門赴約,一個很久沒有聯繫過的朋友突然在QQ上跟我打招呼,他興致勃勃地講起了自己的創業計劃,我剛開始還挺有興趣地聽,並且問了些簡單的問題,但他越講越詳細,話題越來越收不住,眼看時間來不及了,我打算結束談話,可直覺告訴我如果此刻對他說我要遲到,恐怕會顯得突兀,於是我試著不再說話,只用表情符號回復,但這樣並沒有抑制住他的表達欲,突然間我發現口號式的語言才是這種情況下最好的選擇,於是我在他講完又一段宏偉藍圖時及時插入一句「那就祝你成功了」,朋友的情商倒也不低,他立馬回答:「嗯,但願如此,有空再詳聊吧。」於是我這才終於下線。

這次經歷讓我有一個發現,那就是在交談的時候,願意聊天的人總喜歡把話題說得更具體,而不想聊天的人則會順著話題的方向直接概括出結論,言下之意是「我已經都知道,你不用再多說。」

在魔鬼約會學裡,我們把概括化的語言模式稱之為上堆,把具體化的語言模式稱之為下切。上堆就像在對話中升起一個防護罩,拉開了你和對方之間的距離,而下切則能傳達出更友好更信任的態度。

需要強調的是,上堆並不一定是因為不願交流,比如宅男面對自己的女神,內心雖然很想多聊,但由於過分緊張,說出來的話經常卻是上堆的,結果導致交流冰冷生硬。所以更準確些說,上堆的原因應該是內心的不安全感。

舉個栗子

男:你下班後喜歡做什麼? 女:最近在學瑜伽。 男:哦,瑜伽很好。(評價總結式的上堆)

男:今天一起吃飯嗎? 女:要加班。 男:哦,那改天再約。(解決問題式的上堆)

反之,人在安全感高的時候表達往往都是下切的。比如有些閱歷豐富的女孩,即使面對自己不喜歡的男人,她們也能從容不迫遊刃有餘的應付,如果仔細分析她們的語言模式,就會發現關鍵時刻她們說話都會帶有下切。

栗子

男:周末打算怎麼過? 女:在家休息。 男:這麼好的天氣應該出門呀,我和朋友們正商量去郊遊,聽說xxx挺不錯。 女:太羨慕了(下切感受),可惜我還要收拾屋子(下切原因),祝你們周末愉快了。

那麼為什麼人在安全感低的時候語言模式會上堆,而在安全感高的時候語言模式就會下切呢?

因為上堆屬於男性思維的一種,下切屬於女性思維的一種,男性思維是人在低安全感(應激狀態)時下意識會採用的思維方式,女性思維是人在高安全感(自然狀態)時下意識會採用的思維方式。

之所以把應激狀態時的思維方式叫男性思維,是因為男人的生活多處於這種狀態;之所以把自然狀態的思維方式叫女性思維,是因為女人的生活多處於這種狀態。但是,當女人處於應激狀態的時候她也會使用男性思維(職場上咄咄逼人的女人);當男人處於自然狀態的時候他也會使用女性思維。(酒桌上喋喋不休的男人)

所謂應激狀態通常都有一個明確目標,或是進攻或是防禦,或是獲取或是逃避。為了有效地完成任務,我們只關心跟目標相關的事物,並且儘量找出它們之間的因果關係,我們需要經常預測未來的走向,即使關注過去也是為了探尋動機以便進行推理。面對一個現象,我們會馬上抽象出它與目標相關的特質,設想它的各種可能性,並且讓自己做出相應選擇。

作為適合應激狀態的男性思維,其語言模式具有如下特徵:上堆、抽象概括、做出評價、解決問題、探求動機、預測未來、建立因果、推理總結、防禦否定、目的優先、結果導向,以客觀為標準。

所謂自然狀態則是一段與目的無關的過程,我們會關注情境中的每一件事物,收集它們的信息,但這樣做並不是為了下一步,而是為了保持眼前的和諧。面對一個現象,我們會了解它的細節,以便把握它與整體環境的關係。我們也會關注過去,但那只是為了從以往的經驗中獲得參照來確認當下的狀態。自然狀態並非拒絕事物的發展和變化,只不過不去人為干涉而已。

作為適合自然狀態的女性思維,其語言模式具有如下特徵:下切、具體細節、表達感受、描述問題、關注過去、對照眼前、羅列現象、就事論事、開放肯定、忘卻目的、活在當下、以自我為標準。

同樣一個情境,對於有些人可能屬於應激狀態,對於另一些人卻可能屬於自然狀態,這取決於當事者的生活經驗與性格個性。我們既可以通過別人採用的語言模式來判斷他們屬於哪種狀態,也可以通過主動選擇語言模式向別人傳遞出我們處於哪種狀態。

以搭訕為例,搭訕對很多人都屬於應激狀態,所以那些缺乏經驗的人往往會表現出典型的男性思維。

栗子1 男:認識一下可以嗎…… 女:為什麼呀? 男:因為我們很有緣(抽象概括的男性思維)【或者,因為你很特別(做出評價的男性思維)】

栗子2 男:留個電話可以嗎? 女:這樣感覺好唐突…… 男:人不都是從不認識到認識的嗎?(防禦否定的男性思維)

栗子3 男:你在等人嗎? 女:在等我男朋友。 男:那咱們可以做個普通朋友嗎(解決問題的男性思維)

栗子4 男:我想認識你 女:可以呀 男:那留個電話吧(目的優先的男性思維)

接下來再看看有經驗的人在搭訕時是如何使用女性思維來傳遞安全感的。

栗子1 男:認識一下可以嗎…… 女:為什麼呀? 男:剛才在電梯旁看見你,突然覺得如果不過來跟你說句話的話我今天一定會後悔的。(具體細節的女性思維)

栗子2 男:留個電話可以嗎? 女:這樣感覺好唐突…… 男:我也覺得有點兒唐突,但實在很想認識你,找不到其他辦法了(表達感受的女性思維)

栗子3 男:你在等人嗎? 女:在等我男朋友。 男:你男朋友真有福氣,能讓女朋友等著(就事論事的女性思維)

栗子4 男:我想認識你 女:可以呀 男:我今天恰好路過這裡買些東西,你也是專門來逛街的嗎?(活在當下的女性思維) …………

多數人在交談時都是通過下意識選擇語言模式,並且還很容易受到自己情緒的左右。比如一個單相思男士講述他的失敗邀約,如果只是陳述事實(事實就是:他發出邀請後女孩拒絕了),那麼會很容易得出人家不喜歡他的結論,因此為了迴避這個倒霉的認知、逃避負面的情緒,他會使用因果關係的男性思維語言模式(他會這樣說:「因為上周我約她的時候,她說看看這周有沒有時間,所以我昨天約她下班後一起吃飯,但她好像心情不太好,所以最後我只好放棄了。」)——因果關係的語句看似增加了行為的合理性,但可惜當事者只在那些符合自己願望的事實之間去建立聯繫,人經常就是這樣自己騙自己的。

應激狀態與自然狀態既是我們應對外界的姿態,同時也決定著我們的心理狀態,所以語言模式與心理狀態也有著一定的相關性。

拿缺乏經驗的說謊者來說,比如被妻子盤問的出軌丈夫,掩蓋真相的目的再加上緊張的心態,會讓他們的語言模式呈現出明顯的男性思維。

妻子:昨晚幹什麼去了? 丈夫:跟個朋友吃飯。(抽象概括的男性思維,如果是女性思維表達,會把那個朋友的信息講得具體一些——「我跟我們部門的xxx一起去吃飯了」)

妻子:真的嗎? 丈夫:騙你我天打雷轟。(轉到未來的男性思維,如果是女性思維表達,會回到過去——「真的呀,我們昨晚在yyy吃的」)

妻子:還敢撒謊,昨晚我就在yyy,根本沒看到你! 丈夫:你竟然這麼不信任我!(探求動機、否定防禦的男性思維,如果是女性思維表達,會進一步針對客觀事實進行解釋——「親愛的,yyy最近新開了分店,你去的是哪家呢?」)

需要強調的是,一個被冤枉的好人由於極度緊張會也會導致男性思維,而一個有經驗的說謊者因為訓練有素卻可能會使用女性思維,所以我們並不能單憑語言模式就去斷定真偽,語言模式只是我們了解說話者心理狀態的一個途徑。

名人應對公關危機,同樣可以看到語言模式跟心理狀態的關係,比如當年韓寒被質疑代筆,在事件爆發的初期,賽車手是這樣男性思維地——

寒:沒有作家可以自證(上堆的男性思維) 寒:如果代筆,我看不到孩子長大(因果關係+未來時) 寒:他們就是想搞臭我(動機論)

事後韓寒自己也承認當時的表現太衝動了,男性思維的應對方式給他帶來了更多的麻煩。

不僅名人如此,網民罵架的語言模式經常也有同樣套路:

——這個傻x(做出評價的男性思維)

——有本事你去如何如何(因果關係+未來時,完整句式——如果你對,那麼你應該如何如何。姊妹句是——如果我錯,那麼我將會如何如何。但由於這裡描述的未來一般是不會發生的,所以——我沒錯&你不對)

——一看就是為了炒作(動機論)

如果一個人在網上經常這樣發言,那麼同樣會泄露他的生活可能比較缺乏安全感。

社會學有一派認為,群體心理也具有女性思維特徵,應對公眾就像應對女人。你看那些老練的政客個個都是下切高手,好萊塢電影經常讓總統冒著生命危險去救條小狗。我一向覺得對泡妞最有啟發的電影不是言情片而是政治片,外交辭令中經常會有極致的曖昧語言。

在對付女性思維的對象時(女人或群體),男性思維也並非毫無用處,不過既然是應激狀態的工具,就應該用在刀刃上。我個人十分喜歡的一部電影《福斯特對話尼克森》里有這樣一場戲,記者福斯特現場採訪尼克森,福斯特先聲奪人地質問道:「你承認把美國帶入深淵嗎?」緊跟著就播放大段災民流離失所的戰地錄像,按說如此下切的內容已經把總統釘死在案板上了,但老奸巨猾的尼克森一個出乎意料的上堆——「全都是我們的對手乾的,這就是戰爭的殘酷性。」,他把對畫面解讀完全引向了相反的方向,接著總統又是一個漂亮的下切,他說出了一大堆繳獲敵軍槍枝武器的具體數字,最後再充滿深情地講了一個故事:「我在匹茲堡遇到一個斷臂的退伍軍人,他用剩下的一條胳膊握著我的手說,如果你們再早一點出兵,我弟弟就不會被那幫暴徒殺死了。」——就這樣,政客用上堆下切的組合拳把記者打得落花流水。

所以如果是使用男性思維,那麼最好要具備鮮明的觀點或者獨特的視角,而那些人云亦云的道理或者顯而易見的結論其實不講也罷,但宅男跟女孩子的乏味聊天卻往往都是在重複這個毛病。

比如在找女孩要電話的時候,女孩問:「為什麼要給你電話呀?」 即使同樣做上堆式男性思維的回答,——「因為我不是壞人」就比較俗套,——「因為你不是壞人」則比較有趣。

作為聽話者,語言模式的最大用處是幫我們判斷說話者的心理狀態,但前提是對方並不打算刻意欺騙,所以這個方法尤其適用於男女關係的初期階段。因為在沒有厲害關係的交往初期,女人沒必要對追求者口是心非,儘管她們也經常有話不直說,但那是因為你對她而言還不具備個體意義,你只是她某一種社交關係的成員之一,她要用對那一類人說話的方式對你說話。可是缺乏經驗的追求者卻往往由於錯誤定位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位置,而曲解女孩所說的話。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語言模式是我們進行理智判斷的好幫手。

栗子 女:不要再喜歡我了,喜歡我會讓你受傷,我現在不想傷害任何人。

聽到追求的女孩這樣對自己說話,很多男人的第一反應是表忠心的時刻到了,於是各種赴湯蹈火的豪言壯語外加故作輕鬆的俏皮話就奔涌而來。但是,還是先冷靜地分析一下女神的語言模式: 1、不要再喜歡我了(明確的指令) 2、喜歡我會讓你受傷(未來時+警告) 3、我不想傷害任何人(上堆)

顯而易見全是男性思維,人家充其量是在跟你坦誠相待有話直說,千萬不要以為女神是有苦難言,在用反語暗示你來英雄救美。。。這時候最合適的回應可以是:「好吧,我都聽你的,你好好保重,等想傷害人的時候從我開始。」

而作為說話者,恰當選擇語言模式可以讓我們在交流的時候發揮更好的效果。對此我的粗淺經驗是:在沒有衝突(或者靈感)的時候,多使用女性思維,至少可以氣氛友好;在有衝突(或者靈感)的時候,要使用男性思維,這樣才能確保優勢(或者有趣)。

最後總結一下:男性思維適合解決問題矛盾,女性思維適合處理人際關係。仔細觀察生活,你會發現那些厲害的人物往往都能兩種思維方式切換自如。西方有句諺語說:偉大的靈魂都是雌雄同體的(西方的表述方式很男性思維)。而咱們古老的東方智慧則是這樣形容:男人上年紀後長老太太模樣是福相(東方的表述方式很女性思維吧)。……不理解老祖宗的話什麼意思嗎?去天安門城樓下面往上瞧。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