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堂堂正正,操弄人心的藝術!羅馬最強政治同盟的崛起之路

2020-01-10 05:18:22 歷史 29人瀏覽

歷史上,羅馬文明最為精彩的一段,莫過於自馬略、蘇拉等人開起,自凱撒養子屋大維一統羅馬,建立帝國這一段歷史,而在這之中,又以凱撒大帝的崛起最為傳奇。眾所周知,凱撒的崛起,離不開他與龐培、克拉蘇這二人的政治同盟,即「前三頭同盟」。不過,三頭同盟建立之初,羅馬共和國元老院還擁有相當強大的影響力,因此,歷史上的三頭同盟並非一開始就掌控大權,而同樣是經過了一番激烈的鬥爭,才最終粉碎了元老院的統治。

...
凱撒的崛起始於三頭同盟的組建

那麼,從一個三人的政治同盟,到羅馬共和國的實際統治集團,三頭同盟到底都使出了哪些努力呢?

首先,我們先理一理三頭同盟建立前夕的羅馬共和國政局。羅馬共和國在公元前202年決定性地擊敗迦太基之後,迅速從一個義大利地區強國,崛起成為一個控制地中海的強大帝國,但是,隨著羅馬的崛起,其內部也開始迅速腐化,元老院集團一手遮天,將擴張帶來的利益控制在手中,普通羅馬平民漸漸無法通過合法途徑改變局面。之後,企圖改革的上層貴族格拉古兄弟又在公元前133年和前121年先後被元老院剷除,隨後,羅馬共和國又迎來了兩位政治巨星-馬略和蘇拉的內戰,在蘇拉勝利後,他在死前再一次加強了元老院的權力。

而三頭同盟的龐培,因為父親被馬略處死,所以投奔了蘇拉,憑藉卓越的軍事才能,成為了蘇拉麾下最得力的部下之一,蘇拉死後又成了元老院中最強大的戰將,是既得利益集團最鋒利的爪牙,而巨富克拉蘇,則先後靠同盟者戰爭、鎮壓斯巴達克斯而發跡,唯獨凱撒,雖然是馬略的外甥,卻因為蘇拉一派的勝利而默默無聞。

...
龐培和克拉蘇早先都屬於蘇拉派

而在後來,龐培日益驕橫,甚至曾經趁著班師回羅馬城的機會,武力威脅元老院,希望成為羅馬最高官員-執政官,來取得更多權力,而克拉蘇當時手頭有著鎮壓完斯巴達克斯義軍的軍隊,卻沒有如同元老院的希冀一般同龐培鬥爭,而是一同威脅元老院。有一就有二,後來,龐培又一次戰勝歸來,他如法炮製,可政治嗅覺一般,居然先按法律解散了軍隊,再威脅元老院,這下,元老院可不幹了,上次向你妥協,那是怕你手上的兵,這回你一個光杆司令,你憑什麼怕你呢?而克拉蘇,此時也無兵無權。

元老院一硬氣,龐培可就慌了,雖然因為他的功績顯赫,元老院不可能對他動殺手,可是他的威望,除了功績,就是軍隊里部下的愛戴,而元老院這回,不僅拒絕讓他繼任執政官,還把他要求給士兵分配土地的合理請求一併回絕,如果龐培不加緊動作,一旦士兵們得知分土地無望,那龐培最有力的支持群體,多半也沒有了。

...
西塞羅的雕像

對此,一個合理的辦法,就是自己通過競選來上位,然後通過分配土地的提案,然而,龐培在稍微嘗試之後,便頭痛了,因為他演講能力實在太差。據說,龐培在羅馬城外第一次當眾演講時,元老院異常緊張,生怕龐培真拉上一堆選票,為此,元老院中口才最好、文筆最強的文豪元老西塞羅,特意出城去聽龐培的演講,結果,他立刻就放下了心,龐培的演講,非但沒有吸引市民,反而讓他自己的不少支持者大失所望。

這種局面下,元老院,放下了心,而龐培則只能幹著急,於是,當年,即公元前60年的競選上,龐培沒有當上執政官,這一年的執政官,是尤里烏斯·凱撒。

歷史上,沒有關於三頭同盟如何組建起來的詳細記錄,不過,或許也正是因為三人的秘密合作,才沒有留下文字記錄。而此時的元老院,尚不清楚凱撒、龐培、克拉蘇的私下聯盟,因為,凱撒和龐培,除了馬略外甥和蘇拉部下的身份對立外,其實還有私仇,龐培的前妻,就是因為和凱撒的關係暴露,才和龐培離婚的,所以,龐培和凱撒,在當時的人看來,是不可能合作的。但是,政治的利益,超越了個人的私仇,凱撒和龐培,偏偏就開始了合作。

...
遊戲《刺客信條起源》中的龐培

實際上,凱撒早在當選前,就開始了麻痹對手的行為。當時,元老院中的元老,最有名的,有三人,分別是文豪西塞羅,一向態度激昂的小加圖,和軍功卓著的蘇拉部下盧庫魯斯。而凱撒早早地派心腹巴爾布斯拜訪西塞羅,主動向後者示弱,希望能從西塞羅這裡得到政治上的建議,同時希望西塞羅能協調龐培和克拉蘇的關係,讓元老院能保證內部和平。

龐培和克拉蘇雖然曾經合作過一次,但還是因為政治鬥爭關係而私交惡劣,特別是克拉蘇常因自己的功績遠不如龐培而尤其敵視後者,因此,協調兩者的請求並不存在問題。至於為何西塞羅對凱撒的謙讓不加懷疑,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西塞羅早早便通過律師工作而出名,從而迅速成為富有的元老,而凱撒曾試圖效仿西塞羅,卻因當律師失敗而欠下巨額債務,大半個人生都處在欠債之中,除了馬略外甥的身份外,西塞羅確實找不到凱撒有威脅的地方。

所以,即使凱撒出乎元老院意料,通過龐培的勢力獲得大量投票當選執政官,元老院也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錯失了扼殺三頭同盟的最佳時機。

...
凱撒的政治才能碾壓當時的元老院

凱撒成為執政官後,首先用了第一招,那就是「以退為進」,當時,羅馬執政官有兩人,但最高軍事長官一般由得票第一的執政官擔任,按照這個慣例,凱撒就是這個當之無愧的羅馬軍事第一人,但他主動要求軍事權要輪換,與另一位執政官每天輪換,同時政務大權也是每月輪換,並且在不擔任軍事長官時,一切排場從簡。原本有些元老還忌憚凱撒與馬略的關係,畢竟後者是曾經大肆屠戮政敵的軍閥,但凱撒的主動讓權,很快便讓很多元老對凱撒大為改觀。

「退」已經做了,接下來就是「進」了。凱撒很快向元老院提出了一個議案,那就是「元老院紀事」,也就是每天將元老院的前一天的會議內容,張貼在羅馬城廣場的牆上,讓市民們閱讀。表面上,這似乎不方便政治上的暗箱操作,對三頭同盟的奪權不利,但實際上,卻將元老院的力量給先限制起來了。

...
元老院的會議內容被凱撒公開化

羅馬元老院雖然實際上控制了羅馬政局,但是,名義上卻還是得遵從共和國的法律,因此,形式上的民主是必須要做的,所以,元老院會議上的辯論和演講自然也不可或缺,不過對於每個元老而言,自己的提案和態度,只需要考慮其他議員,而對外的說法,則可以在事後統一整理後公布。可是,「元老院紀事」的出現,不僅將原本遠離朝堂的一般公民變相拉入了會議,同時又因為短時間無法直接整理記錄,羅馬政府只能直接張貼原始材料。

元老院早已和羅馬平民利益對立,因此,堅定的羅馬元老院勢力,其提案自然很難得到平民歡迎,考慮到會議內容第二天就會全城皆知,所以不少元老只好選擇了閉嘴,而三頭同盟卻和傳統元老院勢力利益不同,對他們而言,推動符合平民利益的法律,根本損害不了自己的勢力,反而能拉攏羅馬平民。而「元老院紀事」的另一個好處,就是方便了凱撒的發揮。凱撒的演講能力超群,不需要事先準備,就能隨時做出一番優秀的演講,而元老院勢力的「王牌發言人」西塞羅,雖然是文豪,也寫過《辯論集》,但往往需要事先準備很久的稿子來推敲修改,這樣一來,從「張貼材料」獲知會議內容的市民,只能看到一個言語凌厲的凱撒和磨磨唧唧的西塞羅,所以,西塞羅,實際上成了凱撒掌權後第一個被擊敗的對手。

...
盧庫魯斯雖然戰功卓著卻貪贓枉法

而凱撒的第二招,則是《尤里烏斯判例法》,雖然名字叫「判例法」,但實際內容,卻是大多針對當時的羅馬公職人員的,特別是其內部包含大量賄賂和濫用職權的條文,條條針對當時的羅馬政局,特別是很多平日裡無法無天的元老,更是被這部法律壓製得動彈不得。由於「元老院紀事」的出現,當凱撒提出這部法律時,很多元老根本不敢出頭反對,生怕第二天被羅馬平民視為「眼中釘」,對此,元老院敢於公然反對的人,只有盧庫魯斯和小加圖。軍功卓著的盧庫魯斯以凱撒「輕視元老院」這個毫無道理的理由反對凱撒,凱撒當時沒有反對,但卻在私下參加了盧庫魯斯的宴會,裝作若無其事樣子議論盧庫魯斯擔任總督時的不法證據,於是,盧庫魯斯也在接下來的會議沉默了起來。

剩下敢於反對的,只剩下了態度激昂的小加圖,可是這個人政治經驗並不豐富,面對凱撒的步步緊逼,他的手段居然只是當場進行長篇大論的演講,希望拖到會議結束,結果不必多說,被凱撒按照規定直接命令守衛拖走。

...
格拉古兄弟的雕像

然而,這些還不是凱撒真正的目的,要徹底粉碎元老院的霸權,就必須根本上使得元老院的利益與羅馬平民的利益徹底對立,同時要讓羅馬平民全部成為三頭同盟的擁護者。為此,凱撒將一部被羅馬元老院視為禁忌的法律搬了出來,那就是格拉古兄弟的《農地法》。

《農地法》的實質,是規範羅馬共和國國有土地的使用,讓這些土地脫離元老集團的控制,真正用於普通平民的生產,但是由於元老院的打壓,這一法律早已名存實亡。針對這一點,凱撒在修改一些不合時宜的部分後,再次將這部法律放在了日程上,一旦推行成功,對於元老院集團而言,便是事關生死的重創,畢竟大多數元老,還是依靠土地來得到收益,特別是不少人侵占了大量國有土地,儘管凱撒已經將一部分已侵占土地劃出了國有範圍。

為了達成目的,凱撒精心準備,一場羅馬史上花樣最多的會議即將登場。

...
小加圖的雕像

一開始,凱撒在元老院會議上連續兩天提出提案,都遭到小加圖的長篇大論的干擾,第一天,凱撒放任小加圖,於是他的演講一直持續到日落,會議便就此結束,第二天,小加圖如法炮製,可這回凱撒再度讓守衛拖走小加圖,之後順勢提出,既然元老院會議如此不堪,不如將決定交由公民大會來定奪。由於「元老院紀事」的存在,加上小加圖一連兩天的醜態,大多數元老只得同意,否則不免會因元老院的推託而激怒民眾。

公元前59年3月,就《農地法》的問題,羅馬共和國舉行了闊別已久的公民大會。除了元老以外,還有大批民眾,其中,不少人其實是龐培可以安排過來的退役老兵。會議開始不久,按照凱撒制定的代表發言順序,第一個發言人是小加圖,可一看他上台,很多羅馬平民便行動了起來,原來他們從「元老院紀事」里,已經有了小加圖這個人老是干擾會議的印象,再加上人群中又龐培麾下的老兵的原因,這群人中甚至有人準備直接衝上台毆打小加圖,於是小加圖只好落荒而逃。

第二個上台的則是另一名執政官比布魯斯,這位仁兄剛被企圖毆打小加圖的人潮嚇到,只好小心翼翼地說,根據占卜,今天不適合議事。這種胡話,換來的是一片平民的倒彩聲,於是,他也只好灰溜溜地下場。

...
公民大會的流程被凱撒牢牢掌控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則徹底讓元老院絕望了。此前,三頭同盟的存在一直沒有公開化,特別考慮到龐培和克拉蘇的部分個人利益,也因為凱撒的原因而受損,因此對於元老院而言,克拉蘇和龐培,至少在《農地法》方面,應該算是元老院一派。可是,接下來發言的克拉蘇,卻在台上,宣布自己同意凱撒的提案,隨後迅速下場。

克拉蘇已離場,那麼最後也是最重要的發言人,就是龐培了,龐培演講能力貧弱,如果他出了紕漏,勢必會給凱撒帶來麻煩,然而,凱撒卻一改正常的流程,原本應該由龐培個人進行的演說,變成了凱撒來問,龐培來答的形式。凱撒口才出眾,他朗讀新《農地法》的條文,一條接一條地詢問龐培是否同意,巧妙地迴避了龐培的弱項。有利於平民的法律,凱撒出眾的口才,再加上龐培的威望,很快,隨著龐培的發言結束,會場已經只剩下了平民的狂歡聲。

...
執政官生涯上的勝利為凱撒取得軍權打下基礎

元老院眼看情況不妙,立即讓比布魯斯上台,希望讓他當眾強行行使執政官的否決權。可惜,凱撒早就料到了元老院的行動,他話風一轉,大聲說道,如果沒有執政官比布魯斯的同意,無論諸位多希望,這個法案依然無法實行。凱撒的話使得平民發瘋一般沖向比布魯斯,後者一看蜂擁而來的市民,立刻落荒而逃,沒來得及否決,於是,元老院一方在幾乎沒有發言機會的情況下,眼睜睜看著凱撒的新《農地法》合法通過。

到此為止,三頭同盟才算是真正控制住了羅馬政局,由於《農地法》的推行,三頭同盟決定性地掌握了羅馬的民心,並同時將元老院勢力的根基予以重創,凱撒的執政官生涯變得暢通無阻,另一位執政官比布魯斯之後不敢外出,因此執政官只剩下凱撒一人。此後,凱撒更是順利在任期內為自己撈到了高盧總督的寶座,為日後積攢軍功打下基礎。某種意義上來說,此後的羅馬內戰,幾乎與羅馬元老院無關,而成為了三頭同盟間爭奪權力的內鬥。

點我分享到Facebook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