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娛樂 / 內容

張震:如菊如茶又如刀!

2017-07-24 娛樂 1284人瀏覽

「張震是我近年來看到的最好的演員,他身上有種『味道』,是如今年輕演員都不具備的。」 ------ 導演侯孝賢

01

第一次看到張震,甲字臉,大額頭,眉壓目,口緊閉;鬚髮洒脫,有骨而剛,眼鋒為傲!看一眼就忘不了。

第一次覺得用「帥氣」形容一個人特別貼切。帥氣,帥氣,帥為相,氣為場!長相帥的明星多如牛毛,而氣場如此凌厲的鳳毛麟角!

當然,這已是而立之後的張震。像很多故事一樣,你被一句驚艷到,便去尋一個根,解一個迷。回溯之前的張震,卻又姿態萬千,或憂鬱,或神秘,或青澀,或活潑。你不一定對他刻骨銘心,卻從此為那些角色只刻一個張震的樣子。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的小四,《春光乍泄》中的小張,《臥火藏龍》中的羅小虎,《2046》中的樂手,《一代宗師》中的一線天,《繡春刀》中的沈煉.....一直覺得,張震不是那種特別「聰明」的人,也不太會用表演的技巧,無論是表演還是為人處世,都有些「拙」,所以他貼近角色的唯一方法就是成為那個人——至少在某一特徵上無限貼近。

即使無限貼近角色那人,張震卻完整地保留了自己的味道。這種味道,如菊如茶又如刀......


02

人淡如菊,要的是菊的淡定和執著。

07年,張震拍《吳清源》,他學習了大量的與圍棋相關的知識,拜讀了吳清源的自傳,還專門拜訪老先生數次。「在與吳老先生聊天的過程中,我十分留意他的動作和神情,通過幾次接觸,還是從他那裡『偷』到了不少東西。」因為之前幾乎不懂日語,而片中多數台詞都是日語對白,所以張震每天開工之前都會跑到公園裡去背日語。

快要拍好前的2天,張震心裏面突然有了一種很不踏實的感覺,畢竟已經作為這個角色生活了3個月,但是後天以後就和棋聖這個角色不再有任何關係了,「我當時覺得很難過。身邊也沒有可以說的人,於是我自己去外面哭了一場。」

張震《吳清源》

在王家衛的《一代宗師》里扮演一線天,張震苦學八極拳三年,最終拿到專業比賽冠軍獎項,在這滿是花拳繡腿的娛樂圈裡,怎麼看都有些特立獨行。但是後來影片發行,張震的戲份大量刪減,王家衛在微訪談中答:「一線天是高手,千金難買一聲響,多了就俗了」。

張震《一代宗師》

張震全都一笑了之,這些角色他「入」過便無悔,「他們對我的人生有很大的影響,我能從中學到很多,這就挺好。」

他不是一個有很大野心的演員,他沒有拿過什麼重量級的大獎,他更在乎過程。他拍一部戲Get一個技能的開掛模式,曾經引起演藝圈人人「曬技能」的風潮,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張震這樣,學一樣精一樣。

「落花無言,人淡如菊,心素如簡」。這樣的淡,淡在榮辱之外,淡在名利之外,淡在誘惑之外,卻淡在骨氣之內。


03

人生不過一杯茶。

滿也好,少也好,爭個什麼?濃也好,淡也好,自有味道。

張震年少成名,他是天生的演員,14歲接拍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出演沉默寡言的小四,一亮相便獲得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從《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麻將》到《春光乍泄》,退伍後拍了《臥虎藏龍》,一部戲接著一部,都是大導演,都是足以令其他年輕演員艷羨不已的好機會。但張震坦言,那時候,仍然覺得演戲不是自己的專業

直到04年,他參演王家衛導演的短片《愛神》,搭檔鞏俐在表演中讓他看到專業演員情緒的敏感、充足與爆發力,鞏俐帶張震入戲,令他感受到了「內心震動」,從此,他愛上了表演。那時候,他28歲,他將此前的歲月歸結為「對於自我認識不深,處於尋找的過程」。

後來在《聖誕玫瑰》中看到他的表演,把一個「禽獸醫生」演得入木三分。如果沒有他亦莊亦邪的眼神,這部懸疑電影會失去多少張力啊。

張震《聖誕玫瑰》

當然,張震的氣質還是最適合王家衛電影的調子和質地。有人這麼評價他們的合拍:

如果說王家衛的電影是充溢著神秘、熱烈風情的墨西哥,那張震就是出產自墨西哥的一杯龍舌蘭,從虎口舔口鹽巴,口含酸澀檸檬,一飲而盡,一劍封喉。

王家衛以別樹一幟的電影觸覺和細膩的感情刻畫而聞名遐邇。在拍《春光乍泄》的時候,他跟張震講戲,並不像其他導演拿著劇本侃侃而談,而是給他放了一盤CD:"我需要的是這種感覺。"張震當時覺得這個導演瘋了,但是隱隱中又似乎能理解這種對於感覺的捉摸與把握。

「後來我漸漸明白,拍好一部電影,感覺是特別重要的。」

張震《春光乍泄》

過了不惑之年的張震有了更多的沉澱,他越來越有氣場,角色越來越「厚實」,可是非常難能可貴的是,我們仍然能從他身上看到《牯嶺街》時就有的那種靈性。「願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這句話動人但是難覓,張震卻真真正正地做到了!

茶只有兩種姿態:沉,浮。細細啜之,頭苦,二甜,三回味…

好的演員和好茶一樣,越品越香......


04

人人都是刀客。

走一走,拼一拼,輸輸贏贏。

也終究難逃收刀入鞘的那一絲寂寞。

王家衛把張震比作一把好刀,「千金難買一聲響,得先藏著。」在侯孝賢的眼裡,張震這些年,氣場已經有了,但還是不夠爆。陳凱歌認為,張震絕對是個好演員,但還沒有一個角色能讓他淋漓盡致地展現自己的鋒芒!

可貴的是,張震也從來沒有停止精進自己的步伐。他很擔心安於現狀,沒有時間再出去冒險,闖蕩,「人到了某個固定的年紀,會越來越難跨出去。比如你想要去北極,你會發現你懶得去了,為什麼要去這麼辛苦的地方呢?但那個地方,對我來說不得不去。」

香港導演葉偉信曾被人問:「誰最能做梁朝偉的接班人?」,他想了半天,突然一拍腦袋——「啊,還有張震」。

張震《道士下山》

多年跟大導合作磨礪出的眼光讓張震選擇了《繡春刀》,江湖情義與人性紛繁的交織讓張震的形象更加飽滿,該電影的編劇陳舒評價張震的表演——「用一種極有魅力的隱忍,演繹了一個情深似海的男人」,張震從《繡春刀》里的沈煉身上找到了突破的出口。

他的柔情與剛毅全寫在眼神里,甚至連緊鎖的眉頭都藏著戲。沈煉是個複雜的人物。,在他的身上同時存在著人的求生欲與純真的本能,因此你可以看到張震的騰騰殺氣和俠骨柔情。

既文藝心靜,又能手起刀落;又要演技深沉,還要身手敏捷,放眼整個華語影壇,這個角色幾乎沒人比張震更適合了,沈煉和張震彼此共生,相輔相成。一個「熟透了」的張震,才可以不動聲色地把角色詮釋到位,自帶氣勢不被其他演技派搶走一點光芒。

張震《繡春刀》

張震不是那種「一人千面」的演員,他的特色非常明顯,但這並不妨礙他拿出好的作品。儘管作品不多,但「張震出品,必屬精品」漸漸成為了人們的共識。

「我演電影不是以量來取勝,賺錢不是我的強項,我也不是以賺錢來演戲,我演戲是因為我喜歡電影,就這麼簡單。」

刀是慾念:寶刀在手,雄霸天下。

刀是心性:胸藏百萬兵,心有千千結…

千金難買一迴響,好刀怎會輕易出鞘......


05

人戲不分是至高讚譽,也是演員的藝術生命中難遇的幸事。

張震曾很鄭重地總結自己的身份:「我就是個拍電影的,窮點無所謂。我覺得有夢想和精神就夠了。」

不張揚、不喧囂、不倨傲,不浮誇。

如菊如茶又如刀的張震,你怎能不愛?

文/西風漂流David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