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文化 / 內容

大家談論語:「錢穆先生談《論語》-中華民族學界共業」

2017-09-05 文化 107人瀏覽

中華民族學界共業

今就《論語》一書之編製成書言,大概可分兩階段。

自《學而》至《鄉黨》共十篇,稱《上論》。此為《論語》編製成書之第一階段。

編制此十篇者,主要大概出於孔子門人有子、曾子兩人之再傳弟子之手。編製成書之年代,與主編人、助編人之詳細,則皆不可考。孔子死後,其門人弟子追念孔子,群認為尊師講學,乃人生惟一大樂事;乃尋求選一人繼孔子為師,而相聚講學如舊,庶人生此樂猶獲維持。乃欲群推有子繼孔子為師,謂有子似孔子。而曾子獨加反對,謂:「師事孔子,如秋陽以曝,江漢以濯。吾師已死,誰堪為繼?」其議遂不成。此故事見於《孟子》書之記載。則知當時孔門弟子,必曾有一時群尊有子,欲推以為師,而曾子獨持異議,同學們始悟初意之非;則曾子亦必同時見尊。今《論語》第一篇,首章為孔子語,次章即為有子語,第三章又為孔子語,而第四章則為曾子語,則知此《上論》前十篇之編制,殆必由有子、曾子之門人弟子主其事。若以曾子語即為第三章,則若逕次於有子語之後,似於兩人有高下之分。今在曾子語前,仍取孔子語居其先,則可避免此嫌耳。

惟孔子既死,其弟子各自分別開門授徒,勢散不復聚。但其所教,則共尊孔子。故孔門之三傳,乃亦同尊孔子,過於其親受業之師。乃有因其師言,親赴曲阜,以仰謁孔子之故居,而低徊不忍去;並有在此相聚而講學者。此風至戰國之末,下迄漢初而不衰。是必此輩相聚於曲阜孔子之故里,各出具隨身攜帶,長日所討論講誦之孔子語,而互為對勘;乃有合編一書之動議。其事決不限於有、曾兩家之弟子。或可始於兩家弟子之初傳,而必當待於有、曾兩家以外其他門人之再傳弟子,或更待及於三傳弟子之時,而《上論》之書始成。則更若合適也。及《上論》既成,此風已開,而各項材料尚絡繹匯集,於是乃有《下論》十篇之再次編成。則其事更後。

故《論語》一書之成編,當上距孔子之死,有兩百年之久。其事當在秦並六國之前不久,而天下復歸於一統。故《論語》成書,實乃吾中華民族學術界一共業也。孔子自言:「我學不厭,教不倦而已。」孔子以其所學,公之其門弟子,又各自廣其師傳,以公之於各自之門人,至其變成此書,則不知出於誰何人、幾多人之手。要之,則已歷兩百年之長時期。此非一共業而何?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