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動漫 / 內容

臣等正欲死戰,陛下何故先降 - Anitama新聲

2019-12-21 08:41:59 動漫 115人瀏覽
...

作者:謝楓華/Anitama 封面來源:《在這世界的角落》

NHK BS 正在重播改編自漫畫家水木茂妻子武良布枝自傳的電視劇《鬼太郎之妻》。劇中,有水木先生這樣的台詞:

「在戰爭中死去的人們都好可憐啊。大家都不想死,都想活下去,卻連一句抱怨都沒有,遵守命令死掉了。」死去的「大家都在這麼說:村井(水木先生原名),你要把我們的事寫下來。」

水木茂年輕時應徵參加日本發動的侵略戰爭,在戰爭中染病負傷,失去了左手。戰爭結束後,他發表了不少反映戰爭殘酷真相的作品。

然而,當有網友將這一幕發到推特上之後,卻吸引來了知名整容醫師高須克彌的唾罵。

高須羞辱因為駐紮海外而感染瘧疾的水木先生是「落伍兵」,並稱:不能用漫畫把「為了守護國家、故鄉、家庭和心愛的人而率先奮戰、擁有榮耀的人們」表現得如此可悲。高須自稱曾經去水木出戰的巴布亞紐幾內亞「現場驗證」,驚嘆於日軍「堅強奮戰」,並對「英靈」們致以敬意和感謝。

...

(https://twitter.com/katsuyatakasu/status/1206712346552369153)

高須克彌作為日本網絡右翼的核心意見領袖,一貫在推特上大肆散播謠言和仇恨言論,美化日本戰時的侵略罪行。可想而知,親身經歷過戰爭、並且創作反戰作品的水木先生,在他看來無疑是一顆眼中釘。

高須的這一番話引發了有良知的網友的猛烈批評。他的兒子高須力彌也貼出了水木先生漫畫《全員玉碎!》中的兩頁,借作中人物石山軍醫之口斥責他「你們總想毫無意義地殺人」「多珍視珍視生命如何」。

...

(https://twitter.com/rourensiumu/status/1206753126348230656)

高須力彌以喜好漫畫和推理小說著稱,在推特上表現出迥異於父親的左翼自由主義立場,近年來更是經常公開和父親發生爭執。

就在高須克彌與抨擊自己的網友展開舌戰的時候,昨天晚上,日本天皇德仁夫妻和長女愛子出席了動畫電影《在這世界的(還有更多的)角落》的慈善試映會,觀賞了作品。

監督片淵須直在推特上表示,上映之前,他曾經對天皇說過:「這部電影是草根電影、市民電影。」「最後會有許多(參與眾籌的)人的名字出現。正是因為這些人,我才能做出這部電影來。」

...

德仁天皇似乎事先也做過一些功課,在交流時主動提及自己和片淵監督同齡,還知道他曾與宮崎駿監督共事。當片淵監督表示自己也和高畑勛監督合作過後,德仁天皇表達了他對高畑監督辭世的惋惜。

...

德仁天皇還提出了一些關於電影製作的問題,如:「畫了多少張圖?」「17 萬張。」「有多少人參與了作畫?」「中心是我的妻子等少數人。但最後真的是有許多人。」皇后聽到這裡,表示如果片淵監督的夫人、本作監督補、畫面構成浦谷千恵在場,也想和她交流幾句。然而浦谷已經先行回工作室了。

...

(https://twitter.com/katabuchi_sunao)

根據共同通信社的報導,天皇夫婦之前便攜女兒愛子觀看關於戰爭的展示、聆聽戰死者遺屬的話語,加深女兒對戰爭的理解。帶她一同觀看《在這世界的(還有更多的)角落》,想來也是這一連教育中的一環。

...

(https://this.kiji.is/579982411067638881)

不知高須克彌看到這樣的報導,是否也會發出「臣等正欲死戰,陛下何故先降」的悲憤呼喊。

《在這世界的角落》里,主人公阿鈴聽到天皇宣布「終戰」的「玉音放送」時,也有這樣一句台詞:

...

不是說要戰到最後一人嗎?這裡還有五個人!我還有左手和兩腿啊!

自電影盜版資源流出以來,這一幕的截圖在中文網際網路上廣為流傳,被視為本作「反戰敗」的鐵證。

而在許多日本評論家眼裡,這一幕,正是《在這世界的角落》反戰思想深刻的表現。

就在這一幕之後,緊接著,阿鈴看到了遠處的朝鮮國旗,不由雙膝一軟,跪倒在地,說道:

...

是從海對面運來的米和大米養活了我……所以我們才只能屈服於暴力嗎……

這一段台詞,對原作漫畫做出了一定修改。原作的台詞更加直白:

...

我們是用暴力讓別人服從的嗎,所以才會屈從於暴力嗎。這就是這個國家的真相嗎。

片淵須直監督本人在訪談中解釋了這一修改的用意:當時的日本,糧食無法自給,因此從朝鮮和台灣、東北等殖民地徵收米麥、豆類、雜糧,以供應本國國民的需求。即使是在朝鮮發生洪水、當地人養活自己都力有不逮時,日本也不曾放緩對殖民地的剝削。阿鈴身為家庭主婦,當然也知道自己一家人每天吃的糧食是從哪裡來的。所以,她才會通過食物,明白本國一直以來到底在做些什麼。

...

(https://konosekai.jp/report/1183/)

這兩個場景在整部作品裡有著至關重要的意義。在此之前的一個多小時裡,電影一直在描述阿鈴如何在戰時清貧困窘的環境下熱愛生活,努力改善一家人的狀況。但在這一段台詞之後,所有這些描寫的含義發生了重大的變化:阿鈴從來都不僅僅是戰爭的受害者,她——和當時的其他七千二百萬日本人一樣——也是戰爭的加害者。她在世界角落清貧幸福的生活,是建立在殖民地人民的血汗之上的。正是他們這些溫柔純良的日本平民,將家人送往戰場,在後方維持生產,享受著日本殖民侵略帶來的成果,甚至不惜有朝一日親身加入到這場不義的戰爭中。

在以往的戰爭敘事中,我們總是有意區別開侵略者和日本平民。過去的反戰電影,更是經常出現一些出淤泥而不染的日本人,唯我獨醒地呼喊些「這場戰爭是錯誤的」「我們總有一天要死於不義」之類的台詞。但《在這世界的角落》並非如此。這部作品中沒有一朵白蓮花,阿鈴始終都是不自知的戰爭加害者,直到戰爭結束,她親眼看到朝鮮國旗(真正的受害者的代表),才終於醒悟了本國的罪行。

戰爭的恐怖不僅僅在於對生命的摧殘,還在於對人性的麻痹和扭曲。而《在這世界的角落》的偉大之處,正在於它用非常克制的筆觸地描寫出了後者。

本文僅供Anitama發表,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載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內容。

官方網站:http://www.anitama.cn

官方微博:@AnimeTamashii

微信公眾號:Anitama0815

合作郵箱:[email protected]

原文: m.anitama.cn/article/f23fdb70cc854c83?utm_source=toutiao

點我分享到Facebook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