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南北朝初期南朝強於北朝,為什麼後來強弱逆轉最終被北朝吞併?

2019-12-17 16:53:10 歷史 38人瀏覽

由五胡亂華的大亂世進入南北對峙的南北朝時,初期南朝的實力的強於北朝的。晉末劉裕北伐,東線滅南燕,占領了青齊大地;中線收復洛陽,恢復故都;西線滅後秦,進入關中。到劉宋建國,疆域已經發展到了黃河以南,與占領河北的北魏隔河對峙。可這也是南朝最鼎盛的時期了,此後南朝疆域不斷縮小,劉宋還能以黃河為界,到了齊梁就要以淮河為界了,至於最後的南陳,已經要以長江為界了。為什麼南北朝初期南朝強於北朝,後來強弱最終逆轉了呢?

...
南朝疆域逐漸縮小,邊界從黃河到淮河再到長江

其實,不如說南朝初期的強大,並不是南朝自身的實力強大,而更多是劉裕本人出類拔萃的軍事能力的結果。實際上,南朝從來就沒有強於過北朝

先看經濟方面。

如果受今天的視野影響,把地圖上的疆域加進去,會覺得南朝的經濟實力強大。畢竟江浙吳語區富庶天下,只有更南方的珠三角可以媲美。然而在生產力局限的南北朝,人口才是最本質的生產力決定因素。江南水鄉雖然富饒,然而開發三吳僅僅是從孫權開始。吳大帝還多次受困於人口不足,無力開發,需要去台灣、去遼東、去征討山越,不停的掠奪人口,可見以當時南方的人口數量,是完全無法將土地開發利用的。

永嘉之亂,衣冠南渡,琅琊王司馬睿與琅琊王氏的王導、王敦兄弟們帶著大量的北方士族南渡,在與吳郡士族妥協後,建立了東晉政權。這一次南遷帶來了大量的人口,按照晉書地理志的記載大概人口數量在90萬左右,幾乎相當於蜀漢滅亡時人口。李特李雄父子入蜀,裹挾了大量流民進入成都平原。後來桓溫滅蜀,益州的人口也基本被東晉消化。因此,南方的人口正常應該在350萬-500萬之間。主要分布在長江下游的江淮一代和上游的蜀地,嶺南雖然有部分少量民眾從海路進入福建廣東,但本質依然是未經探索之地。

...
東晉開國功臣王導

北方王猛攻滅前燕,前秦苻堅竟然得到了接近千萬人口,這還僅僅是前燕一國。而且必須注意到南方此時還不是魚米之鄉,兩湖、兩廣的開發,要到唐朝以後了。北方則是華北平原,土地肥沃,農業發達。雖然歷經常年戰亂,但仍有大量的地方塢堡士族力量集中在河北,很大程度上提供了庇護。即使是淝水之戰後,前秦崩盤瓦解,慕容氏東歸,羌人返回關中,北方再次陷入割據狀態,交錯攻殺,總體的人口數量也依然是遠遠超過南方的。

也就是說,從經濟角度看,南方遠不及北方。

(按照葛劍雄的《中國人口史》三國人口約在3000萬左右,東晉到南朝高峰期是1800-2000萬,北朝人口高峰期約在3000萬左右。因為政府普查的人口被大戶有諸多隱瞞,史書中記載的戶口數並不真實的反映實際人口。但結論並不改變,北朝的人口和基數依然遠遠勝過南朝。)

再看軍事方面

南方的主要戰鬥力是門閥的私軍和流民武裝。他們是否服從執政家族的指揮,會不會忽然轉頭進攻建康——比如王敦蘇浚桓溫父子——放在一邊,只看其與北方軍事上的對比。五胡雖然內遷多日,貴族漢化,但植根於民族的弓馬嫻熟並沒有拋棄,戰鬥力遠不是只拿鋤頭的農民臨時訓練就可以抵抗的。南朝的軍事最高峰就是劉裕親自指揮的北府軍,確實做到了氣吞萬里如虎。然而,在劉裕死後,北府軍就不可避免的衰敗下去了。北方幾次大規模混戰,漢族中的河北士族結成塢堡自守,在保護了經濟的同時,也具有了很強大的戰鬥力,甚至多年以後高歡就能依靠河北門閥爭奪天下,渤海高氏可以堂而皇之的自稱「與高王共定天下」。

南方無養馬之地,無戰馬不足以在華北平原上與胡族爭雄。即使有,騎術射術與從小彎弓射鵰的遊牧民族也不在一個頻道上。更遑論步兵與以騎兵為主的胡族在平原上正面對抗。決定戰爭的另一個因素,信息差,也被騎術斥候上的差距而無限放大。

...
少數民族騎兵弓馬嫻熟

還有一個方面是軍隊的組織領導形式。南方的流民帥,門閥的閥主領袖,往往是把個人利益放在最高點的。軍隊是是他們的私人武裝,政府無法有效的控制這批人。門閥閥主又往往看不起流民帥和寒門,內部矛盾叢生。北方的皇帝往往就是部落的首腦,或者與其他首腦組成聯盟的盟主,北朝軍隊是主力基本都是胡人。首領與部將,部將與士兵之間情同父子。雖然部落間的組織形式在生產上不行,但在對外戰爭中有天然的優勢。

另一個次要的因素是文化認同方面

第一代南遷的士人,還能有「當共戮力王室,克復神州」的想法,但局限於力所不及。而到了二代三代,基本上就沒有這種對中原的認同感了。中原非吾國,江南即故鄉。桓溫北伐,威震天下,為的不是收復故都長安,而是為了日後登基篡逆,攫取政治資本。桓溫如是,劉裕亦如是。

南方不認同北方,而留在北方的士族門閥對南方也沒有歸屬感了。南渡的士族基本都是兗州、豫州士族,他們大多是與東海王司馬越關係匪淺的河南士族。而根基龐大的河北世家大族、關隴豪族則由於路途遙遠等種種原因選擇了留在北方,或者在南北之間游離徘徊。比如西晉與琅琊王氏比肩「八王方八裴」的河東裴氏,有「天下第一冠族」之稱的清河崔氏,武力強宗渤海高氏等,這批相當程度上代表了北方人望所在的漢人領袖,對江左並沒有多少的認同感——尤其是元宏漢化之後,崔、盧、王、鄭、李被拔高到了與拓拔十姓、鮮卑八姓並列的高度,世代冠冕不斷。而自劉裕開始,南朝政權落到寒門手裡,那就很難指望北方士人能有多少向心力了。

...
北魏孝文帝元宏漢化,使得北方出現民族大融合

劉裕北伐時候,江南經歷了孫恩盧循起義,桓玄稱帝,已經人口大為損失。但北方慕容氏的南燕內部混亂,後秦陷入帝位爭奪,更北的拓拔鮮卑也捲土重來,殺人魔王赫連勃勃在雍涼肆虐,不可不謂天時。戰果固然顯赫,但卻沒能鞏固消化。雖然成功的滅南燕後秦,獲取大量土地人口,但劉裕本人疑慮後方不穩,匆匆返回江南,極大的傷害了在長安普通老百姓的內心。他留下的部將也都以關中為異域,無心守戰。結果就是並沒有真正把北方的軍民人心凝聚起來,北方新占領土地又很快都丟掉了。

也就是說,南方不熱衷於收復北方,北方也對南方的北伐不甚感冒。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