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紅唇色誘、槍擊爆頭,她們是最美的少女間諜

2019-12-16 07:29:26 歷史 35人瀏覽

1939年9月1日,德國入侵波蘭,二戰在歐洲拉開帷幕。三天後,英法對德宣戰。25年前一戰時期便保持中立的荷蘭,再次宣布中立。卻沒想到,第二年5月10日,納粹入侵,四天後的鹿特丹轟炸,迫使他們投降。

...


荷蘭女王流亡英國組建了流浪政府,德國的占領在1940年5月17日正式開始。


這樣的消息,讓住在荷蘭西北部哈勒姆的Oversteegen歐弗斯迪根一家更加焦慮。本就貧困交加的生活,現在遇上戰爭,他們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家裡17歲的Truus特露絲和小兩歲的妹妹Freddie弗萊迪,看著焦慮的父母,也十分揪心。


...

(妹妹弗萊迪、姐姐特露絲)


但戰爭血腥的爪牙不會讓平民百姓好過,希特勒屠殺猶太人的消息,在坊間傳開。對於歐弗斯迪根一家來說,他們是荷蘭當地人,暫時安全(荷蘭人屬於日耳曼人的一個分支,得到希特勒的種族認同)。他們的猶太朋友們,已經危在旦夕。


可殘暴的戰爭背後,總是有充滿勇氣和人性的故事。


17歲的特露絲、15歲的弗萊迪,還有她們有著一頭紅髮的摯友,20歲的Hannie Schaft漢妮·沙夫特,在荷蘭陷落的五年里,從未停止過救援猶太人的行動。


...

(漢妮、特露絲、弗萊迪)


炸鐵軌、遞情報、轉移猶太兒童,她們還抹上鮮紅色的口紅,將納粹高級軍官引到隱密處時,再親自槍殺爆頭,剷除了不少關鍵人物。


被一個個暗殺消息刺激的希特勒,發布最高通緝令,發誓要捉住那個「girl with the red hair紅髮女孩」,和她的同夥們。


...


79年前的生死故事,頃刻上演。


...


二戰剛爆發之時,三個姑娘因為有共同的猶太朋友而認識。對猶太人的同情,對納粹侵略行為的憤怒,對正義的追求,讓她們成為了摯友。納粹的觸角伸向荷蘭全境的同時,她們加入了地下反抗組織,開始接受任務。


...


最小的弗萊迪在多年後接受採訪時說:「我身材嬌小,戰爭爆發時看起來也不過12歲的樣子。小小的身形,成了我的保護色。」 她,是三人組裡最細緻的計劃審核者。


...


姐姐特露絲,性格穩重,是每次行動的執行者和收尾者。


...


而年紀最大的漢妮,是三人組裡的軍師,同時也在大學學法律,想成為一名律師。


...


最初開始行動時,姑娘們只做一些不需要動刀動槍的任務,例如為猶太居民偷當地人的身份證、幫助抵抗組織在城際間傳遞消息等。可隨著時間的推移,事態越發嚴重,猶太人被逮捕運走的消息逐漸增多,她們的任務也開始『升級』。


...

(弗萊迪)


嬌小的弗萊迪和姐姐騎著自行車,在納粹巡邏軍的眼皮子底下,將猶太孩子轉移到安全的地點。她說:「因為我和姐姐看起來就是個普通的荷蘭少女,沒人會懷疑兩個載著弟弟妹妹們出門的姑娘。」


...


可轉移來轉移去,在荷猶太人的生存空間已經被縮小到不能再縮。被動的躲藏,已經救不了大火。姐姐特露絲和好友漢妮,向組織申請了更加艱巨的任務:學習使用炸藥和槍枝。


...

(漢妮的槍)


兩個姐姐帶著妹妹,深夜時給鐵軌埋上炸藥,破壞了許多重要的運輸線路。又在反抗組織士兵的幫助下,學會了用槍。她們從傳遞消息的信使,變成了真正的士兵。


...

(特露絲、弗萊迪姐妹)


...


用槍,就一定有死亡。


姐姐特露絲:「一次,我在轉移猶太孩子的時候,看到街邊的納粹士兵,搶走了一位猶太父親手裡的嬰兒,然後把嬰兒重重地摔向了牆的那邊。那位父親和站在一旁的小女兒,無比地絕望。孩子當場死亡。」


我趁著士兵不備,立刻開槍爆了他的頭。那次我根本沒有接到任何射殺的任務,但我一點不後悔冒險。我們是在剷除社會的癌瘤,你必須像外科醫生一樣,切掉它。」


...


險些暴露身份的,又何止特露絲一個?


有著一頭紅髮的漢妮,是三個姑娘里執行任務時最勇猛的一個。轉移孩子、傳遞消息、爆頭士兵之外,她利用自己可以不受質疑的血統身份,化上美妝、穿上好看衣服後,深入納粹軍官最喜歡的酒吧和餐廳,以想一起出去走走逛公園的名義,將他們引誘到隱秘的公園和樹林裡。


...


接著,早早埋伏在暗處的抵抗軍立刻將目標擊斃,焚屍滅跡。有時,漢妮、特露絲、弗萊迪也都會親自槍殺目標。


如此一來,引誘、爆頭、任務完成、重複,紅髮女孩殺死納粹軍官的消息不脛而走,漢妮和姐妹倆,受到了納粹上層的關注。為此,漢妮不得不染黑自己的頭髮、戴起了眼鏡,特露絲和妹妹弗萊迪,也穿上了不凸顯身型特點的服飾。


...
...

(特露絲、漢妮)


但希特勒指名捉捕的「the girl with red hair紅髮女孩」已經成了納粹的『名人』,她已經很難躲藏。


1945年,因為抵抗組織里的朋友受傷入院後,不慎將漢妮的名字泄露給了佯裝組織聯絡員的納粹護士(特露絲和妹妹弗萊迪身份沒有暴露)。納粹隨即逮捕了她的父母,並將他們送到了集中營。


...


消息傳來,躲藏中的漢妮暫停了抵抗工作。之後她的父母因為毫不知情,被放回了家。但命運還是沒能放過漢妮,1945年3月21日,她在傳遞絕密文件時被抽查,遭到了逮捕。刑訊逼供、關禁閉都沒能讓她鬆口。


被關押期間,漢妮髮根的紅色被發現,紅髮女孩的身份暴露。4月17日,荷蘭正式解放前三周,漢妮被槍殺行刑


...


死前,納粹士兵開的第一槍沒有射中,她輕蔑地看著對方說:「我比你射得准!」第二槍,漢妮年輕的生命,在25歲那年結束。


...


戰爭結束後,荷蘭官方找到了422具抵抗組織成員的骸骨,其中有421位男性,唯一的女性,便是漢妮。


1945年11月27日,荷蘭女王為漢妮舉行了國葬,稱她為「抵抗的標誌」。漢妮成了國家英雄,數條街道以她的名字命名,每年十一月的最後一個周日,也被稱為「漢妮日」


...


她的好友,特露絲和弗萊迪姐妹倖存,但戰爭給她們帶來了嚴重的心理創傷和抑鬱症。面對人們不斷地提問:「你們殺過多少人?」她們回答:「你不能問一個士兵,ta殺了多少人。」


...


戰爭的陰影之下,兩姐妹卻也一直分享著自己的故事,還以漢妮的名義創立了基金會,以此紀念她的英雄事跡。她們說:「我們不後悔自己做的任何決定。」


...


是曾經的殺手,也是充滿正義和同情心的人類。


...


2014年,特露絲和弗萊迪姐妹倆一起被授予二戰勳章。兩年後,姐姐特露絲去世,享年92歲。去年,弗萊迪也在養老院走過了漫長的一生,去世時也是92歲。


...


數以百計的孩子,在三個少女的保護下有了生的機會。無數次的行動,為戰亂中的不幸者們帶來了些許的光明。戰爭里人性的複雜和殘酷,帶給人無盡的傷痛。但又在那些閃著微光的時刻,給了人無盡的希望和慰藉。


...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