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文化 / 內容

司徒元傑:細說吳冠中的香港情緣

2019-12-16 05:42:18 文化 119人瀏覽

新華社香港12月15日電(記者閔捷、朱宇軒)微蹙眉頭,凝神屏息,目光炯炯。在近日開館的香港藝術館吳冠中誕辰百年展上,吳冠中之子吳可雨見到這尊父親的雕塑時,禁不住潸然淚下。

香港藝術館首席研究員、該展策展人司徒元傑介紹說,這尊雕塑表現的是2002年吳冠中先生在香港藝術館樓頂平台上為觀眾現場示範戶外寫生的故事。雕塑家吳為山先生用寫意、半抽象的手法,創作了一座真實、紀念式的銅像,再現了吳冠中先生的創作風格,也表達了他與香港藝術館的情緣。

從糞筐到餐車

在展廳的一角,一個農家用的藤編糞筐在這個藝術殿堂里格外引人注目。糞筐里還放了幾支畫筆和幾管舊顏料。而在另一個展廳,擺放著一架不鏽鋼制的手推餐車,小車上也擺著顏料和畫筆,背景是巨幅的維多利亞灣海景照片。

這次展覽題為「從糞筐到餐車——吳冠中誕辰一百周年展」,據司徒元傑介紹,因為當年吳冠中在「文革」中下放到農村時,身邊畫畫工具很少,他就把糞筐改造成畫架,因此被戲稱為「糞筐畫家」。至於那個「餐車」,則是吳冠中2002年為香港藝術館作畫時,隨手拉來作畫架的。「這個餐車有特殊的意義:吳冠中之前有『糞筐』時期,十分艱苦,但他成名了、有地位了,在創作上仍然使用隨意、簡單的方法創作。」司徒元傑說,從糞筐到餐車,串聯了我們展覽的兩個點,而兩點中間就是吳冠中的人生起伏、風風雨雨和坎坎坷坷。

本次展覽展出了吳冠中不同時期創作的一百件作品,有油畫,也有中國畫。在過去30年間,吳冠中和他的家人先後6次共捐贈給香港藝術館450件作品,這些作品會在日後的展覽中陸續呈現給觀眾。

1994年前後,香港藝術館開始做一些20世紀中國繪畫的展覽。司徒元傑也有機緣結識了吳冠中先生。他在一次展覽中接受英文報紙的訪問,「我在旁邊做翻譯。他說了一句『文盲可怕,美盲更可怕』,我一時不懂得怎麼翻譯。」

「美盲」這個概念給司徒元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他說:「吳冠中先生有一顆濟世為懷的心,他不是說捐些錢出來作善款,而是用藝術、用美感,想讓普羅大眾都接受,掃除美盲。」

從知音到知己

2002年,香港藝術館舉辦了吳冠中更大型的回顧展。在一面白牆上,《雙燕》《秋瑾故居》和《憶江南》三幅畫從左到右依次排開。司徒元傑說,吳冠中看後說了兩個字「震撼」,並在一篇題為《被俘》的文章說「我已經被俘虜了」。

「三張畫剛剛好講述了吳先生從具象,半抽象、到很抽象的藝術發展過程。」司徒元傑回憶,後來吳冠中將這三張畫捐給香港藝術館時說,這三個是他最愛的女兒,「我現在找到了戶好人家,我把她們全部嫁給你們香港藝術館」。

2010年春節前夕,司徒元傑曾到北京向吳先生拜年。那一年他又畫了4張畫,又全部捐給了香港藝術館。這一年是吳冠中生命的最後一年。這年春天,「獨立風骨——吳冠中捐贈展」在香港舉行。

「我和吳可雨拿著那最後的四張畫,一起飛回香港開記者會,把那四張畫放進展覽廳。我們開記者會的時候,我還記得是黃昏,大概開到7點多,接著我們幾個人就一起去吃飯。吳先生就在那一晚的11點52分去世了。」回憶起最後一次與吳冠中的交往,司徒元傑傷心落淚。

2018年,吳可雨代表父親吳冠中再次捐贈350多件作品給香港藝術館,這是最大的一批。吳可雨來香港舉行發布會時說,他和他父親都認為,香港藝術館在推廣吳冠中作品方面做得很好。吳冠中也曾在一篇文章中寫道,他用三個字形容香港藝術館:遇知音。

從江南水鄉到香港老街

白牆黑瓦,小橋流水,燕子翻飛。吳冠中風景畫蘊含著他對山河、祖國、民族的真情真愛。他曾說,童年看到「水波擴展的圖像給我留下美的印象,也可說是我抽象美的啟蒙老師。」

香港是吳冠中走進都會速寫和擷取創作素材的重要地點,這城市的舊貌新姿和蘊含中西結合的特色引起他作畫的興趣。他多次來港寫生,時常與夫人坐在香港老區的馬路邊,用他的藝術為香港漸漸逝去的歷史留痕。

1990年,吳冠中應邀來香港寫生,為即將拆卸的舊街和建築物進行寫生,包括鳥街(康樂街)、花布街(永安街)、李節街等。吳冠中曾寫道:「我確乎愛那些古老市街的風采……」

2014年,香港發行的一套吳冠中作品的紀念郵票中,既有《雙燕》,也有《維港寫生》。

司徒元傑說,吳先生認為「群眾點頭,專家鼓掌」,他最關注的是群眾,所以我們在做展覽策劃的時候,為了把他的作品推廣給普羅大眾,香港藝術館用了很多手法,包括現場速寫示範、拍紀錄片、編童書等。吳先生也不斷地鼓勵我們,並捐作品出來,使我們的展覽更加豐富。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