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娛樂 / 內容

從1.4分到9.2分!被羞辱,被封殺,韓國吵炸了的爆款

2019-12-13 11:43:38 娛樂 333人瀏覽

十月中旬時,有部韓國電影在網絡上的評分出現了兩極化:

...

男性評分只有1.45分,而女性評分則高達9.19分。

82年生的金智英

...

孔侑與鄭有美再度攜手所拍的電影,在豆瓣拿到了8.7的高分,在韓國卻沒有「熔爐」那般的包容度。

...

這部電影改編自同名小說,它的出版被評為2017年韓國社會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在人口僅有五千萬的韓國,銷量超過了一百萬冊。

暢銷的同時也帶來了大範圍的爭議:

...

同樣的兩極分化。

在主演鄭有美發布自己將要出演這部電影的動態下,有上千條的辱罵評論。

...

韓國偶像組合隊長lrene在簽售會時表示閱讀過此書,男粉就大規模脫粉。

...

少女時代成員僅僅因為坦白自己與書產生了共鳴,就被「女權警告」。

...

如此的現象,我不經好奇:它究竟得有多激進才能引起如此的反應?

1.

「她出生於1982年4月1日,在首爾的一家婦產醫院,身長50公分,體重2.9千克。」

這是電影中的最後一句台詞,也是小說中1982年一章的開篇。

小說里的主角大多都很獨特,可金智英偏偏卻很普通。

普通到在韓國街頭喊一句「金智英」,都會有好幾個女孩回頭,因為這是韓國重複率最高的名字之一。

...

她的父親是公務員,母親是家庭主婦,家裡還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弟弟,同樣是普通的家庭。

普通的她經歷的一切好像都很普通:

小時候上補習班回來時,被男同學尾隨,被父親訓斥:

...

「幹嘛去那麼遠的補習班?穿衣服要得體,不要逢人就笑,你要時刻記住。」

儘管她並不記得那個男同學,穿的也是正常的校服。可在父親看來,沒有主動避開就是金智英的錯。

...

回到家裡,姐姐和自己都要幫母親做事,弟弟卻可以在一旁玩耍。

父親出差回來,帶給弟弟的是一支精心挑選的鋼筆,而姐姐和自己卻只有隨手買的筆記本。

擔心自己畢業找不到工作,父親的反應卻是「那你等著嫁人吧」。

...

進入職場了,明明能力不如自己的男同事卻升職了,因為女性可能要結婚要休產假。

...

就算像女上司那樣一心撲在工作上,也會明里暗裡被人諷刺沒有母親照顧的孩子會長歪。

言語中充滿了不屑,就好像「孩子」就是女性的唯一歸宿。

...

結婚生子後,照顧孩子的重任使金智英選擇成為了家庭主婦。

忙早忙晚照顧孩子,好不容易買杯咖啡想要休息一下卻被說是「媽蟲」。

...

(媽蟲:貶低無法管教孩子在公共場合大聲喧鬧的年輕媽媽;也用於貶低沒有收入,在家全職帶孩子的媽媽。)

逢年過節時要回婆家照顧一家老小,在廚房洗菜做飯忙上一整天。

看著丈夫一家其樂融融,自己卻像個外人一樣只能埋頭幹活。

丈夫心疼她想要分擔一下家務,就會遭到婆婆的冷嘲熱諷。

...

手腕疼去看醫生,卻得到「飯是電飯鍋做的,衣服是洗衣機洗的,為什麼你的手腕會疼」這種回答。

於是金智英就在普通的生活中,普通地生活著。

這部電影里都是這種生活碎片式的日常,兩個小時...不,僅僅是這幾分鐘,就看完了無數女性的一生。

2.

為什麼是82年生的金智秀呢?

80年代是韓國歷史上比較重男輕女的時代,而這個時代的孩子還將要面臨韓國日後的經濟危機。

雖然當時已經推行了許多保障男女平等的制度,但無形的觀念還是在禁錮著女性。

「我總覺得越過這面牆壁,應該就能找到出口,可依然是碰壁。就算找到其他出路,也依然碰壁。有時候我會想說,是不是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出口。」

...

儘管影片名為「82年生的金智英」,但實際上88年生的金智英、92年生的金智英、甚至是00年生的金智英也依然存在著。

「金智英」的背後是許多金智英們,她們囿於女性身份的迷宮,找不到或許存在的出口。

而金智英們所經歷的一切,好像都是理所應當的,是某種被接受下來的「自然」秩序。

這一切太過普通太過平常,以至於有時候我們會忽略它,包括金智英。

在書中,作者趙南柱這樣寫道:

「其實當時還年幼的金智英,並不會羨慕弟弟的特殊待遇,因為打從他們一出生,受到的就是差別對待。雖然偶爾會覺得委屈,但她早已習慣這一切,並主動做出合理化的解釋。」

這種被忽略卻又的確存在著的、無形的束縛,令人窒息卻無可奈何。

從某個角度來說,女性的從屬並不是一種暴力統治下的結果,它是女性自願接受且同意參與的。

金智英們太習慣在半推半就的退卻中隱忍。

在被家中長輩催婚的時候,金智英私下與丈夫鄭代賢(孔侑飾)抱怨,

鄭代賢說那乾脆生一個好啦,有個孩子我們的生活也不會有什麼改變的吧。

金智英說我覺得我要改變很多,反問他說你的生活會有什麼改變呢?

...

抽離出電影所營造的氛圍來看,這一個片段是相當過分的。

在面對妻子的壓抑和擔憂時,鄭代賢選擇了忽視。

身為男性的他並不能理解金智英的顧慮,甚至連去理解的嘗試都沒有。

只是敷衍地打哈哈說漂亮話,並沒有真正的尊重對方、認真地花時間對生育問題進行溝通。

...

我看到的是因為想要妻子給我做飯,哄哄她是讓她閉嘴停止抱怨的最佳辦法,所以開始撒嬌打諢的慘況。

撒嬌無果的鄭代賢直接撲上床,叫喚著造人就鑽進了被窩,於是金智英懷孕了。

子宮好像讓生育變成了女性一個人的事,父親這個角色一不小心就神隱了。

...

鄭代賢所說的「我會幫你的」,實際上是把養育孩子這件明明是兩個人的事情,當作了是金智英的份內事。

這句話背後的邏輯是,我出於對你的疼愛而「幫」你換尿布,你得感激我。

而他不曾想過,或許因為他的一個精子,金智英就很可能要困於「母親」和「妻子」的身份中,而不再可以是「金智英」。

...

其實金智英也並不反感當一位母親、一位妻子。

...

可人們一邊歌頌著母親的偉大,一邊又瞧不起女性無償地付出與勞動。

沒有人告訴金智英們生育後的那些屎尿屁,沒有人願意談論這些「低俗」的東西。

...

他們忽略著家庭中女性的勞動,理所應當地將她們當作家事經理。

於是金智英們就變成了別人嘴裡的「媽蟲」。

3.

在影片中,這種輕視與忽略居然要靠「生病」才得以顯現。

已經來到首爾的婆婆,沒有去看望金智英。

只是在臨行之際,打電話告訴她要照顧好自己。

...

弟弟將那支金智英惦念了十幾年的鋼筆送給她,並許諾下次會帶姐姐喜歡的奶油麵包。

...

父親只是把原本送給兒子的補藥多買了一份給女兒,這還是在母親大發脾氣後的做法。

...

父親甚至將女兒最喜歡的食物記成了兒子他不愛孩子嗎?不,不是的。

在金智英得到工作的時候,他也會忍不住說出「好樣的」。

只是他的愛只能到此為止,他已經習慣了。這套刻進骨子裡的觀念,讓他根本意識不到哪裡不妥當。

...

所有人都在告訴金智英,你要照顧好自己,你要好起來。

可沒有人關心她的感受,沒有人在意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只有智英媽媽會第一時間趕到女兒身邊支持她,告訴她說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

因為媽媽曾經是更無力的金智英,她明白女兒在經歷些什麼,她不希望她的遺憾再接著出現在女兒身上。

媽媽是一個好媽媽、好姐姐,卻沒有是她自己的機會。

所以媽媽才會為父親的做法大發脾氣,她真的受夠了這種不斷延續下去的「表面平等」。

...

4.

而當金智英們試圖走出家庭,迎接她們的將會是更大一堵無形的牆。

明明擁有著高學歷的金智英,可供選擇的只有麵包店的兼職。

就算得到了重新工作的機會,丈夫也頂著「無能男子」的壓力許諾請育兒假照顧孩子,

婆婆卻發怒反對,大罵她在毀她兒子的前途。

...

金智英的奶奶們,以兒子為傲。他們甚至不願意來看她,可她也會將兒子們掛在嘴邊。

忽略著家中大小事都是兒媳在做的事實,一股腦歸功於兒子。

...

同樣是受害者卻被同化,維護著既定事實,被徹底馴服。而只要試圖反抗,就會被迅速打壓諷刺,成為異類。

金智英的姐姐,上學時抓到了暴露狂,卻被老師們教育說女孩子不知羞恥。

從公司女廁流傳出去的偷拍照片,會在男同事之間流傳共享,而不是報警。

...

聽性騷擾講座時,也會有男同事抱怨「為什么女性事這麼多,我應該生在朝鮮時代的」。

當有人試圖改變現狀的時候,大家卻唯恐不及。

好像所有為性別平等所做出的努力,都是製造對立與矛盾。

影片更多的把關注點放在了金智英的關係中,而不是金智英本身。

金智英們要對抗的不是男性,是那些陳舊的社會觀念——妻子要顧家要賢惠,丈夫要養家要老實。

男性也被困於某種定式之中,不僅僅是女性。

當休育兒假的男性會被默認失去升職機會時,正當的權利也就變成了名存實亡的空談。

兩性因性別而被界定已經成為一種下意識的習慣,任何背離這種習慣的事情,就會顯得不自然。

影片僅僅是指向了這種滲透到女性生活日常中的每個細節的傷害,就足以讓某些人跳腳炸毛了。

...

在影片中,這種普遍性傷害在金智英身上成了一種「附身」的精神疾病。

最先發現金智英異常的鄭代賢,卻不敢告訴金智英她的異常。

周圍得知她病症的人,也同樣諱莫如深。

他們將其當作罪惡掩藏,假裝一切正常,忽略著她最後的求救與反擊。

金智英在妥協與對抗中嘗試了一切方法逃出困境,最終發現或許一開始就沒有出口。

於是她只好藉由其他女性(不在場的母親、去世了的外婆、早逝的學姐等等)之口,

來表達自己的憤懣,給予自己與其他女性某種安慰。

當金智英變成外婆抱著母親說出那番話時,是女性之間共情的表達,同樣也戳中了很多人的淚點。

這種反擊或許在一定程度上喚醒了丈夫已被社會規訓的平權意識,

可同時又再一次困住了金智英,她最終因為「病症」會影響工作,又說服了自己妥協。

就像金智英的姐姐小時候想要去北歐,最終還是為了弟弟妹妹成了老師一樣,

就像金智英的媽媽明明學習更好卻為了供弟弟讀書、為了養育女兒而放棄自己的理想一樣,

她們不得不妥協,不得不在困境中尋找不算是出口的出口。

問題不是因為金智英才存在的,它一直就在那裡,把所有人框住。

在影片的最後,金智英成為了小說家來和解了矛盾。這個結局可真是太圓潤也太童話了,現實遠比電影殘酷。

5.

我很想說每個人都是金智英,但現實里女性或許還沒有這麼「幸運」。

影片中孔侑所飾演的鄭代賢溫柔貼心,體諒妻子到失真的地步,這其實已經給男性留有餘地了。

鄭代賢雖然保守可也算得上比較理解妻子的丈夫了,但他仍然稱不上是一個「好丈夫」。

他視做家務、照顧孩子是幫助妻子,勸妻子看病卻沒有實質性的行動。

儘管他並沒有家暴之類的不良行徑,可他也沒有盡到丈夫應盡的責任。

...

我想大多數人跳腳的原因之一,是他清楚地知道他連鄭代賢這般都無法做到。

就算孔侑是你老公,親人都關愛你,可現實也還是會讓人喘不過氣來的。

這部電影其實並沒有什麼改變世界的野心,它更像是一種記錄,所求的只是來看看現狀吧。

就像海報上的那句話:「這是一個大家都知道,但大家都不知道我們的故事。」

...

它相當溫和,卻還是被謾罵。

社會的合謀與性別的為難,不是靠金智英就能逃脫的。

已是既得利益者,共情與發聲本就是奢求。可視而不見、刻意貶低,就相當卑劣了。

如果王俊俊是王美美,我想告訴她:這個世界有點奇怪,你不要再來了。

我已經把這部作品上傳,關注小號:無聊你妹

其他影片福利

3個月沒說話了,我爸突然讓我給他點個讚

9.3分,每集1000萬,誰說它不行了?

豆瓣9.4分,真沒辦法拒絕它背後的私生活

上財大學教授性侵女學生的事,我挺迷惑

我是俊俊,明天見。

有一天你也會成為一個人的寶藏,

但在此之前你必須要走過一段孤獨的路。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