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文化 / 內容

魔都小眾美術館!來這裡體驗未來科技感+性冷淡風,還有逛到斷片的藝術展

2021-04-25 18:17:33 文化 25人瀏覽
磯崎新設計的異形體空間——無極場,極具個性和視覺衝擊力。

作為主館,無極場由巨大的異形柱組成,好似宇宙中能實現瞬移、跳躍的蟲洞。

在磯崎新的奇思妙想下,空間進行了延展、扭曲和變異,猶如一個蘊藏了巨大能量的「重力場」。

藝術家的作品,在此與空間融合於一體,美術館成為了具有魅力的體驗場。

喜馬拉雅美術館這次的展覽《斷片》,從2020年11月已經開始。《斷片》展,既可以看作是某種處境下的尷尬與無奈,同時也折射了當代藝術在當下語境的失語與失憶。整個展館分為兩層,面積大,展品多,然而觀眾卻不多,可以靜靜欣賞。

一進展館,我的注意力就被巨大的「長毛」拳頭所吸引。通過「長毛」的物品,吳高鍾暗示了個人經歷中的恐懼與不悅。如果說拳頭隱喻暴力,那「長毛」則增添了更多「毛骨悚然」的視覺效果。

還有他所創作的「長毛」的靴子和旅行箱,都表達了日常生活中驚悚的經歷和受傷的情感。

在同一展廳的雕塑作品《玩》,十足的暗黑風格。作品以性暴力遊戲為靈感,一系列雕塑形似不同風格的教堂和建築物,既引發了觀者對自身文化背景和經驗的思考,同時作者徐震又對既定的規則發起了破壞與挑戰。

在展館中還有些非常有意思的作品。像鄒操的《指印山水》,用指紋在書畫作品中「畫押」,以橫點的形式描繪出雲霧的變幻和山水的煙樹迷濛。他還創造出一系列以指印為基礎元素的波普作品,將指紋印在一個個明星的臉龐。

在展覽的末尾,還有一組用蠟澆築、凝固的生活場景。現場看,視覺衝擊力更強!

正如《斷片》展前言所說,喜馬拉雅美術館曾走過一段閃耀而美好的時光,也為當代藝術做出過應有的努力與貢獻。儘管如今這裡潮起潮湧,但我們對未來依然滿懷希望並充滿信心。山必有缺,其勢蕩蕩。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