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親子 / 內容

胎停媽媽:這一場沒有硝煙的戰鬥

2021-04-25 03:48:24 親子 30人瀏覽
付洋

有些人,可能終其一生都不知道什麼是「胎停育」。通俗地說,胎停育就是懷孕前3個月內,胎兒因停止發育而死亡。目前,隨著生育年齡的推遲、環境的污染、工作壓力的增加,胎停媽媽的人數在逐年增加。


胎停育是全人類的劫難,不分貧富貴賤。窮人會胎停,富人會胎停;普通人會胎停,婦產科醫生也會胎停。臨床上可能會導致胎停的疾病有幾十種,主要是6類病因:內分泌問題、孕酮問題、感染(如陰道炎、子宮內膜炎等)、子宮畸形、染色體異常及免疫問題。但還有一些未知因素,連醫生也無法確定。


能查出胎停原因並成功保胎的胎停媽媽是少數的幸運兒,更多的胎停媽媽要麼查出病因卻難以治癒,要麼連確切的病因都找不到,只能絕望地在黑暗中摸索。因為多次胎停,有的人失去了做母親的權利,有的人失去了深愛的丈夫,有的人失去了健康的身體,有的人失去了愛的能力……


她們所承受的痛苦和煎熬,常人根本無法想像。下面,就讓我們走進胎停媽媽的真實生活,隨著她們的足跡,走一遍那條心酸的求子之路……


8次胎停,馬拉松式的悲壯戰爭


慧芳與石洪既是夫妻,也是合作夥伴。


結婚15年來,兩人一起創辦了5家公司,資產數千萬元。慧芳平時開名車,住豪宅,和丈夫非常恩愛,但卻沒有一天開心過。因為,她經歷了8次胎停育。慧芳苦笑著說:「我們結婚這些年沒幹別的,就忙乎一件事:生孩子。」


慧芳從來不承認自己「沒有」孩子,她總是固執地說,自己有8個孩子,還給他們分別取了名字:老大叫石毅,老二叫石雲,老三叫石建,老四叫石蘭,老五叫石烈,老六叫石美,老七叫石川,老八叫石夢。


因為孕早期不知道寶寶性別,所以她把排行單數的寶寶視為兒子,雙數的寶寶看作女兒。或許,別人會忘記他們,覺得他們不過是一個個小小的胚胎,但她這個媽媽,卻永遠忘不掉。


13年來,慧芳從沒忘記過失去老大石毅時的痛苦。在此之前,她從來沒聽說過「胎停育」,覺得女人生孩子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懷孕46天時,慧芳陰道出血,到醫院檢查後,發現寶寶已經停止發育了。


醫生建議她馬上進行清宮手術,否則那些胚胎組織會對身體有害。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在麻醉劑注入身體內的那一刻,慧芳流著眼淚對寶寶說:「孩子,再見!」


醫生說,這次胎停很可能是胚胎自然的優勝劣汰,不用做檢查。所以慧芳沒太在意,隔了半年後又懷孕了。懷上老二石雲後,慧芳一直小心翼翼,不乾重活,不用電子產品,不和老公進行身體接觸。然而懷孕48天時,寶寶又胎停了,超聲波結果顯示,子宮內是一個空囊,沒有胎芽和胎心。


慧芳不相信寶寶又離開了自己,甚至不相信超聲波結果。她向醫生懇求:「是不是胚胎著床晚了才看不到?再等等,寶寶肯定會繼續發育的!」在寶寶胎停10天後,慧芳又去做了一次超聲波,醫生冷冰冰地說:寶寶停止發育,必須馬上進行清宮手術。



慧芳崩潰了,她攥著超聲波單子,蹲在醫院走廊里號啕大哭。在悲痛中,慧芳恨上了醫生。她覺得那個女人只會讓自己把孩子做掉,根本沒有盡力保胎。甚至連一句安慰話都懶得說,簡直是冷血動物。


這次胎停後,慧芳和石洪再也不敢馬虎大意,兩人進行了全面的檢查,所有可能導致胎停的項目,他們都查了,包括內分泌、染色體和免疫。在沒有檢查出確切問題、調養了一年身體後,他們又戰戰兢兢地迎來了老三石建。


懷孕時,慧芳經常會從噩夢中驚醒,一睜眼就馬上檢查內褲上有沒有出血。過了60天後,慧芳和石洪都以為這胎肯定保住了,天天喜笑顏開。可是懷孕83天時,慧芳突然發現自己的早孕反應消失了,不再噁心,乳房也不再脹痛。她的心猛地一沉,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3天後,慧芳果然又陰道出血了。石洪馬上將她送進醫院,保胎一周後,胎心還是停了。這次,慧芳已經沒有眼淚了,她麻木地躺在雪白的病床上。反而是石洪這個一向剛強的男人,抱著她哭了很久很久。


在之後將近一年的時間裡,他們都無心工作,也不敢提孩子的事。在查不出病因的情況下,石洪特意跑到普陀山請了一座觀音像,在家裡每天三炷香虔誠地叩拜。慧芳脖子上戴了一個價值20萬元的翡翠觀音。兩個人每個月的初一和十五都食素,以此來祈求觀音保佑,賜給他們一個健康的孩子。


但是,這次觀音沒有顯靈。老四石蘭,又一次離她而去。經歷了4次清宮手術之後,慧芳嚴重腎虛,身體很虛弱,走一段路就冒汗,經常覺得腰部酸痛。石洪陪她去看中醫的專家門診,光中藥就花了幾萬塊錢。



在喝了大半年的中藥後,慧芳第五次懷孕。這次的經歷對慧芳夫婦而言,簡直像個噩夢!不僅寶寶胎停了,而且清宮手術導致她輸卵管堵塞,差點兒導致繼發性不孕。疏通輸卵管時遭的那些罪,慧芳現在連想都不敢再想。慧芳認為,這個寶寶是想讓媽媽永遠記住他吧,脾氣真大啊!所以,慧芳給他取名為石烈。


之後,慧芳和石洪用3年的時間,跑遍了全國三甲醫院的婦產科和男科,以及所有正規的不孕不育醫院,但還是查不出病因。看見妻子在屢次的打擊下精神有些恍惚,石洪乾脆一咬牙,帶著她飛到美國求醫。美國專家告訴他們,目前臨床上有3%左右的胎停育原因不明,他們就屬於最絕望的這一種,只能一次次去嘗試,治癒的幾率跟買彩票中獎一樣渺茫。


本來,石洪的精子和慧芳的卵子檢查都正常,這種情況並不符合做試管嬰兒手術的條件。但是,他們已經想不出其他辦法生孩子。在石洪夫婦的強烈要求下,美國醫生為他們做了試管嬰兒手術。但是很遺憾,植入胚胎89天後,再次胎停。他們曾寄予無數希望的這家美國頂級醫院,再次把他們推進了絕望的深淵。在美國,他們花了幾十萬元。老六的名字叫「石美」,就因為她是在美國懷的,也是在美國沒的。


美國的醫生愛莫能助,試管嬰兒也不行,一切又得從頭再來。第八次胎停後,慧芳給寶寶取名為「石夢」。因為這一切就像一場痛苦的噩夢,可她連做噩夢的機會都沒有了。因為進行了8次人流手術,慧芳的子宮壁已經薄得無法再孕育生命。而隨著年齡的增長,她的卵子也開始老化。她在家裡的佛龕前,為8個孩子分別立了牌位。她現在不拜觀音菩薩了,每天都拜孩子們的牌位,祈禱他們在天堂里過得平安快樂。


這些年,慧芳也曾想過,乾脆收養個孩子算了,別折騰了。她身邊的朋友也有收養孩子的,可孩子長大後知道自己的身世,立刻扔下養父母,跑去找親生父母了,還從養父母那兒騙錢給親生父母花。


這樣的事情,她想想就心寒,不想自己辛辛苦苦養個白眼狼。可沒有孩子,他們奮鬥了這麼多年,這些家產誰來繼承?他們後半輩子怎麼辦?慧芳不敢想未來,一想就害怕。



喪子、離婚,她們承受雙重的痛


遭遇8次胎停的慧芳是不幸的,可從另一個角度看,又是幸運的,因為結婚這些年,丈夫石洪一直對她不離不棄,從沒有過離婚的念頭。


胎停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下一次懷孕還會不會胎停,即使最權威的婦產科醫生,也不敢打這個保票。在多次胎停的考驗下,很多本來恩愛的夫妻都離婚了。


由於黃體功能不全,白月成了胎停媽媽。白月永遠忘不了,第二次胎停後,她剛做完清宮術被抬回病房,丈夫就遞給她一張離婚協議書。那個曾經對她山盟海誓的男人說:「對不起,我不能再跟你一起生活了。我是獨生子,一定要有一個孩子,否則我父母會死不瞑目!」


黃體功能不全,是胎停原因中最常見的一種,經過治療,是有可能治癒的,可公婆不肯等她。白月還沒同意離婚呢,他們就替兒子找好了對象。在白月為寶寶逝去而悲痛地日夜哭泣時,孩子的父親,卻在跟別的女人相親。白月出了小月子後,就在離婚書上籤了字。她覺得這個男人不配做她孩子的父親。


為了保胎,白月早在第一次胎停後,就把工作辭了。如今,她成了三無女人:沒有丈夫,沒有孩子,沒有工作。所有人都覺得白月從此會一蹶不振,但是白月卻堅強地站了起來,並且決心讓自己過得比前夫好,而且一定要生個寶寶!離婚一年後,白月和原單位的幾個同事合開了一家小公司,從事室內設計。在公司走上正軌後,白月也收穫了愛情,第二任丈夫是她公司的客戶。


再婚後,白月又胎停了一次,經過兩年的調養,終於成功地生下了一個7斤重的男寶寶,此時她已經38歲,算高齡產婦了。在胎停媽媽群里,白月的經歷成為口口傳誦的傳奇。胎停媽媽們都說:再難也難不過白月。看了白月的經歷,我們就覺得心裡充滿了希望。



與白月相反,裴紅紅是主動要求離婚的。第4次胎停出院後,裴紅紅覺得自己再也受不了這種一次次希望,又一次次失望的痛苦。做多了人流,裴紅紅患了陰道炎、附件炎、盆腔炎等多種婦科病,那些難言之痛讓她每天都覺得自己活在地獄裡。


漸漸地,裴紅紅看見手術台就哆嗦,老公一近她身,她就趕緊躲。她和老公之間的性生活,已經毫無快感可言。她一想到生孩子,就覺得深深的厭倦。每天躺在老公懷裡,她跟老公說著甜言蜜語,心裡卻琢磨著賣房子、分財產,然後遠走他鄉。


提出離婚那天,裴紅紅的丈夫崩潰了,摟著她哽咽地哀求:「我不逼你生孩子了,咱們丁克,你別離開我行嗎?求求你!」裴紅紅堅持要離,她不相信他能堅持下去。與其等他哪天找別的女人生孩子,還不如自己先把他拋棄了,免得自己將來受到更大傷害。趁著年輕,她還能重新開始,等歲數大了,她就沒勇氣走了。


裴紅紅知道自己很自私,但這就是她現在最真實的想法。她現在覺得,什麼老公啊,孩子啊,統統沒有她自己重要!她不想為了孩子,變成一個渾身是病的女人!



「幸運兒」的隱痛


劉純香是胎停媽媽里的幸運兒,她懷孕第三次就保胎成功,生下了寶寶。但是,成功不是偶然的,沒有人知道,她和丈夫為此付出了多少代價。


劉純香前兩次胎停都因為胚胎是空囊。劉純香和丈夫都很喜歡孩子,連續兩次的打擊讓他們痛不欲生。劉純香甚至覺得,在手術時,她看見了一個白晶晶的小肉團,肉團上還長著5根小手指。醫生告訴她,這是幻覺,是麻醉藥產生的反應。可是,劉純香很多次夢見那個小肉團,每次夢醒之後,她都要抱著被子狠狠地哭一陣兒。


第二次胎停後,他們花2000多元進行了全面的檢查,可是沒找到確切的病因。醫生只是籠統地說了很多可能:工作壓力大、精神緊張、環境不好、輻射、腎虛……劉純香深深地自責:假如當時自己放鬆心情,寶寶是不是就不會離開她?


劉純香和丈夫抱著一線希望,開始了漫長的求子之路。為了避免「工作壓力」的影響,劉純香辭了職,丈夫辦理了停薪留職。為了緩解「精神緊張」,夫妻倆每兩個月就出去玩一次。


因為醫生的一句「環境不好」,劉純香夫婦乾脆在沿海城市買房子,搬離了空氣污染嚴重的北京。為了治療「腎虛」,苦得讓舌根都發麻的中藥,他們倆一喝就是大半年。即使做了這些努力,劉純香還是不敢懷孕。


一次偶然的機會,劉純香聽說免疫治療可以治好胎停。簡單地說,免疫治療就是給孕婦接種丈夫的淋巴細胞,讓孕婦的身體不再排斥丈夫,從而保住胎兒。北京隆福醫院婦產科主任周尚菲告訴他們,目前免疫治療胎停育的成功率已達到90%。


劉純香和丈夫做完3次免疫治療後,順利懷孕了。周主任讓劉純香在發現懷孕當天,就住院保胎。她每天打一次黃體酮針,每隔一天打一次絨促針,每周要抽一次血檢查黃體酮和絨促指標。兩個月下來,劉純香的臀部滿是密密麻麻的針眼,跟篩子一樣。



住了兩個月院後,劉純香做超聲波,生平第一次看見了胎心和胎芽,寶寶竟然保住了!她躺在超聲波台上哭得淚流滿面。超聲波醫生奇怪地問:「你哭什麼啊?」她哽咽地回答:「對不起,我,我太高興了!」


出院後,劉純香在家裡每天臥床保胎,她不看書、不上網、不看電視、不出門,每天只聽聽胎教音樂,一直躺到38周。最後,劉純香剖宮產生了一個6斤的小丫頭。生完寶寶的一瞬間,劉純香覺得非常幸福。可是當她清醒之後,看見寶寶那麼瘦弱時,心卻揪成了一團:這個小生命太脆弱了!


她常常晚上會突然驚醒,然後把手指放在寶寶的鼻子下面,探探她有沒有呼吸。白天,劉純香也精神恍惚,有一種做夢的感覺,覺得這一切都沒有真實感。她真的生寶寶了嗎?這個可愛的孩子是她的嗎?孩子真是活的嗎?


現在,寶寶已經4個月大了,劉純香還是不敢接近孩子,只敢遠遠地看著。無論老公怎麼勸她,她就是不敢過去抱抱孩子。她怕這一切只是自己做的一個美夢,她更怕如果自己太愛這個孩子,萬一孩子沒了,她會徹底瘋掉……


胎停媽媽,就是這樣一群悲壯的媽媽。她們不怕努力,不怕付出,就怕自己的努力和付出沒有收穫。她們總說:如果上天給我一個時間表,告訴我要胎停多少次才能保住孩子,那麼我會一直等下去,試下去!可惜,沒人會給她們這個時間表。她們還要在痛苦中摸索多少年?或許只有天知道。(文中人物為化名)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