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韓王信投降匈奴,差點讓劉邦喪命白登,漢朝與匈奴和親由此開始

2021-04-24 17:59:19 歷史 32人瀏覽
匈奴在冒頓單于的領導下,勢力強盛,他見韓王信兵屯馬邑,就率軍將他圍困起來。韓王信難於抵抗,一方面派人向劉邦求援,另一方面又幾次派人向匈奴求和。

劉邦接到韓王信的求援信,看到他沒有堅決抗敵的決心,怕他向匈奴求和,就一方面組織援兵,一方面寫信給韓王信說:「作為一個將領,有必死之意,就難以勇敢對敵;無必勝之心,又難以專心領兵對敵。匈奴進攻馬邑。你的力量足以堅守,等待援軍的到來。你處在前線要地,現在形勢雖然很危急,但如果你能堅守馬邑,盡到自己的職責,援軍隨後就到,你不要害怕。」

韓王信看了劉邦的信,知道劉邦對自己不滿,又怕向匈奴求和的事被劉邦發覺,因而就以馬邑投降了匈奴,與匈奴聯兵進攻太原。劉邦聽到韓王信投降匈奴的消息後,就決定親自率軍去擊韓王信與匈奴的聯軍。兩軍在銅鞮相遇,劉邦殺韓王信大將王喜。韓王信敗走匈奴,與其將曼丘臣和王黃等人,立趙王的後裔趙利為趙王,繼續反對劉邦。

匈奴冒頓單于派左右賢王率領騎兵一萬多人,與王黃等人的軍隊合軍屯駐廣武。劉邦進軍至晉陽,匈奴軍進擊失敗,劉邦追至離石,匈奴軍又戰敗,退至樓煩,劉邦的軍隊繼續追擊。這時適逢天寒地凍,士兵不適應這種氣候,很多人被凍傷。

匈奴軍並沒有把主力投入戰場,他們的節節敗退,是一種誘敵深入之計。劉邦對匈奴的實力估計不足,他幾次打敗匈奴軍後,就產生了輕敵的思想。這時他坐鎮晉陽,聽說匈奴的冒頓單于在代谷,派人去偵察。冒頓單子故意將精兵藏起來,劉邦的偵察兵見到的都是老弱殘兵,回來向劉邦報告後,劉邦決定率軍進駐平城,淮備消滅冒頓單于的主力軍。

在平城東七里的地方,有一個高百餘尺,方十餘里的土山,叫白登,劉邦選定這個地方為大軍駐屯之地。這時劉邦率領著三十二萬軍隊,但大多為步兵,當劉邦屯駐白登的時候,還有大量的步兵未到達,正在行軍的途中。

冒頓單于引誘劉邦到了平城後,趁其大軍尚未到達之機,突然以三十萬精銳騎兵,將劉邦圍困在白登。白登只是一個土丘,既無水源,又無險可守,劉邦被圍困在白登七天七夜,既無水喝,又無吃的東西,眼看就要被匈奴的軍隊攻破,變成匈奴的俘虜。

匈奴圍困白登的騎兵,分成四個縱隊。西方以白馬為一個縱隊,東方是灰馬的縱隊,北方是黑馬的縱隊,而南方都是赤馬縱隊。劉邦隨後趕到的步兵,雖然人數不少,但都被匈奴的騎兵所隔離,無法救援在白登被圍困的劉邦。劉邦已進入絕境。

劉邦正在苦無出路的時候,陳平想出了一個妙計。他聽說冒頓單于的妻子閼氏,好爭風吃醋,就找畫工畫了一群美女像,帶著它去偷偷拜見閼氏。陳平讓她看了美女像後,對她說,漢朝有很多這樣的美女,現在劉邦被困,已派人回去迎娶,準備進獻給單子,單于必定會很喜愛,那樣閼氏就會失寵。不如趁美女還沒有接來時,放劉邦突圍,那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

閼氏聽了,怕劉邦獻的美女奪寵,就勸冒頓說:「我們占了漢朝的地方,也不適合長期居住,何必因為爭奪領土,而傷了雙方的和氣,還是讓劉邦突圍出去為好。」冒頓本來和王黃、趙利商量好,準時在平城合兵,過了七天他們的兵還未到。冒頓懷疑他們與劉邦有勾結,到時他們與劉邦外圍的軍隊聯合,把自己再包圍起來也不利,就聽了閼氏的勸告,網開一角,讓劉邦突圍。

這時正趕上大霧,劉邦令將士都滿引弓弩,箭頭向外,偷偷從被圍之一角突出,進入平城,與外圍的軍隊相會合。這時從長安趕來的援軍也到了,匈奴軍開始撤走,劉邦才得以平安返回長安。

劉邦在進軍平城的時候,派往匈奴的偵探和使者十數批,都說匈奴可擊,唯獨劉敬回來說:「兩國對壘的時候,都要在對方派來的使者面前顯示其所長。但是我在那裡,見到的都是老弱病殘,這顯然是故意布置,迷惑我方,而把精兵埋伏起來,準備突擊。匈奴已有準備,不宜輕易進擊。」

劉敬談自己的意見時,劉邦的三十餘萬大軍已從句注山出發,劉邦已下定決心擊敗匈奴,所以聽不進:劉敬的不同意見。劉邦罵劉敬說:「你不過是一個齊國的戍卒,因為向我建議把都城從洛陽遷到長安,才封你為郎中,你怎麼敢胡言亂語來阻止我進攻匈奴。」就把劉敬抓起來送到廣武,準備進擊匈奴勝利回來後加以處置。

劉邦從白登突圍出來後,到了廣武,釋放了劉敬後說:「我沒有聽你的意見,所以被困白登七日。我已經殺了那些偵察匈奴軍情不實的人。」於是封劉敬為關內侯。

劉邦這次遠征韓王信,因為對方得到匈奴的支持,不僅沒有取得勝利,還幾乎當了俘虜。韓王信和其部將王黃、趙利等人,在匈奴的支持下,仍經常率兵侵擾漢朝的邊境城市,並支持劉邦的反對者,所以劉邦深以為患。

公元前196年,韓王信與匈奴的聯軍又進到參合,劉邦派柴武率軍反擊。在未接戰前,柴武為了爭取韓王信,就給他寫了一封信。信中說:「劉邦很寬厚,過去在與項羽爭天下時,諸侯雖有叛亡,只要改正了,回到他這裡來,仍然會恢復原來的封號,並不殺害。這一點,你是很了解的。你是因為被匈奴打敗才不得已而投歸匈奴的,並沒有大的罪過,請你趕快悔過自省吧!」

韓王信很了解劉邦反覆無常的性格,知道再投歸劉邦,劉邦絕不會輕易饒過他,所以他很客氣地給柴武回了一封信,回絕了要他改過投降的勸告。他在回信中說:「劉邦把我從一個不為人知的普通將領提拔起來,封我為王,我很感謝。但是我在滎陽保衛戰中,沒有戰死,而被項羽所俘,這是我第一件對不起劉邦的事;匈奴進攻馬邑,我不能堅守,以城投降,這是我第二件對不起劉邦的事;現在我成了劉邦的敵人,率軍與你決勝敗,這是我第三件對不起劉邦的事。我有這三件對不起劉邦的罪過,而請求劉邦原諒我,這不是自己找死嗎,我逃亡到山谷中,求得匈奴的支持,正是因為思念故鄉,非要打回老家去不可。」

雙方已無妥協的餘地,柴武就指揮軍隊強攻參合,韓王信抵擋不住,參合被攻破,柴武殺韓王信,勝利而歸。

韓王信的勢力在劉邦分封的幾個異姓諸侯王中,是比較小的一個。但他的封地在邊疆要塞,接近匈奴的勢力,很容易得到匈奴的支持來反對劉邦,而當時的匈奴在冒頓單于的領導下, 正圖向外擴展,所以很容易與韓王信結合起來,成為反對劉邦的一支力量。

劉邦還沒有與匈奴的勢力接觸過,對匈奴的力量沒有足夠的認識和估計,輕易就率大軍挺進,結果被匈奴大軍包圍,如果不是陳平的奇計,幾乎被匈奴所俘。

韓王信的力量,如果得不到匈奴的全力支持,本來比較容易平息。後來柴武的參合之戰,比較容易地擊敗並殺死了韓王信,就說明了這一點。但韓王信的叛亂,引來了匈奴這一支強大的力量,這卻是劉邦所預料不到的。所以劉邦從平城返回長安後,對如何解決匈奴問題,就成為他日夜思慮的中心。

當時匈奴有騎兵三十二萬,漢朝主要是步兵,顯然在軍事上不是匈奴的對手,劉邦在白登之圍中已經吃過此虧。怎麼辦呢?劉敬去過匈奴,在白登之戰前,又向劉邦提出過正確的意見,劉邦自然要問他了。劉敬認為:「天下初定,將土都不願再打仗,不宜用武力解決。」可是不用武力,又有什麼辦法呢?劉敬提出,把劉邦的長女嫁給冒頓單于為妻,再厚送嫁禮,雙方結為親戚,時相往來,就可以消除威脅,彼此長期友好下去。劉邦同意了這個辦法,但呂后自己只有此一女兒,不願遠遭到匈奴,堅決反對。最後只得從家人的女兒中,選了一個冒充是劉邦的長女,嫁給了冒頓單于。這是漢朝與匈奴和親的開始。

韓王信並無多大的實力,但由於他的力量處在漢朝與匈奴這兩個敵對政權的中間,他希望依賴匈奴的力量來反對劉邦,所以他的叛亂就具有新的意義。匈奴當時的力量正在發展和上升的時期,冒頓單于也想一試漢朝的力量,苦於沒有機會。韓王信的投降匈奴,正好給他提供了一個與漢朝較量的良機,所以他抓住這個機會,在白登之戰中顯示了自己的實力。

當時匈奴並不想與漢朝大規模交戰,所以在白登向劉邦顯示了自己的實力後,就又主動網開一面,讓劉邦突圍,雙方沒有進行大規模的戰鬥,就結束了這次對峙。這樣結束這次戰爭,對匈奴來說不會有什麼影響,但對劉邦卻是一場深刻的教訓。

從平息韓王信的叛亂中,使劉邦認識到了匈奴力量的存在和強大,它的意義遠比平息了韓王信的叛亂有更重要的價值。它對後來整個漢朝政治和經濟的發展,都產生了不可估量的影響。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