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情感 / 內容

記憶深處的家

2021-04-19 04:22:40 情感 14人瀏覽

轉眼又一年。

在鞭炮聲中輾轉反側,又一個深夜無眠。放下手機,整理一下煩亂的思緒,發現深深凝結於心底的一直都是回不去的故鄉。


那隻狗


曾經有一隻狗。記不得這隻狗具體陪伴我們多少年了。只記得他的媽媽應該是在08年左右生下的他。因為他有幾個同母異父的兄弟姐妹叫做:貝貝晶晶歡歡迎迎妮妮,分別被送人了。後來他的媽媽在冬天生下他,獨獨他一隻,便去世了。於是這隻狗從那時起就一直陪伴著我們。弟弟給取名叫:壯壯。一直散養,未曾栓過。

比去年更便宜!精選食物保鮮人氣商品IKEA TAIWAN

求學在外,每次回家,最先迎接我的,總是他。在門口的石台上遠遠看見了我,便急忙的飛奔下來迎接,一條白影在前,一路塵土在後。尾巴搖的像風扇,唯恐你看不見。

農村,狗狗都是散養,自由自在。壯壯每天漫山遍野的瘋跑,到了飯點看不到他,我敲著他的飯碗,衝著天空大喊著他的名字,聽吧,三兩分鐘之後,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伴隨著一陣風馳電掣的跑步聲,一隻髒兮兮耷拉著舌頭的臭狗子出現在你面前,噠啦噠啦的喝幾口水,就圍著你要吃的。

後來爸媽在外地謀生活,我和弟弟在外求學的求學,工作的工作。家裡的大門就關上了。因為種種原因,無法帶著他。只好把他放在老家,託付給大伯母。大伯母每次餵他的時候,都是端著飯碗去我家。散養的他自從家裡沒人就再也不出去瘋跑了,守著家,哪怕吃飯也不離開。冬天的時候,爸媽回來,他又開始漫山遍野的瘋跑。

爸媽夏季的時候不在家,有一次放暑假的時候,就我和弟弟在家,一日中午弟弟外出玩耍,我在偏房午睡,忽然聽見一陣呼嚕聲,嚇得我趕緊起來查找聲源,打開門,他在門口睡得正香,頭枕著水泥台,半張著嘴,幾顆尖牙半露在外面,正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

白蘭氏歡慶母親節,鐵+B群鷄精錠限時特惠$499白蘭氏

他怕放炮的聲音,哪怕是一隻見多識廣的老狗,也還是怕。每年過年的那幾天幾乎都是吃不好睡不好的。大部分年三十的晚上我都在屋裡面的地上放一個墊子,被爆竹聲嚇得瑟瑟發抖的他就睡在上面,陪我跨年看春晚,直到結束。

2015年,要去外地工作,我回家收拾東西。走的時候,他一路追車,追了好久,瘋跑的速度就像每次我召喚他吃飯時那樣。他在外面瘋跑,我在車上低聲啜泣。

也是15年,冬天,一場大雪過後,爸爸打電話說是幾天沒見到他了。我讓爸爸好好找一找,爸爸說已經找了幾天了。直到春節,我回家,再也沒見到那一條白影和一路塵土。第二年春天,積雪消融,有人在一堆污雪的殘骸中看到了他,也許是雪太大了,年老的他掉進去就跳不出來了吧。


那條路


住在山坳中,三面環山,一條崎嶇的山路通向遠方,這條山路伴隨我20餘載。

春天,脫掉厚重的棉衣棉褲,一路嬉嬉鬧鬧的和小夥伴上學去。三里山路,幾乎每一步我們都清楚他的特點。半坡上的一株杏花,因為向陽而生,每年春天都最先開出乳白色的花朵,昨天是花苞,今天就綻放,一朵兩朵直至繁花滿樹,蝶蜂飛舞。土坎上的鳥巢,每年都有幾隻鳥兒在這裡成長,從鳥媽媽產卵到孵化,再到一張張鵝黃的小嘴露出鳥巢,再到長滿羽毛在地上撲棱撲棱的練習飛翔,直到鳥去巢空,我們的來來往往伴隨了鳥兒成長的每一步。岔路口,一張平滑的花崗岩倚著山斜插在路邊,一個天然的滑梯就這樣形成了,上面撒上一點土,增加它的滑度,排隊從上滑到下,每次放學都免不了這樣玩耍一番,渾身上下,隨手一拍都能散出一陣灰塵。

和運《安心服務》租車神靠山!免車損免營損!和運租車

夏天,幾場雨過後,河水涓涓,一路上蹚著水去了學校,在蹚著水回家,那雙腳丫似乎一個夏季都泡在水裡。有時候因為雨水太大,地上湧出泉眼,這對我們這群孩童來說就是天然的飲料,即便不渴,也要喝上幾口,不過這時候路旁農田裡的作物就遭了殃:連接著瓜葉和莖蔓之間的那部分,我們叫做「梗兒」就是一個天然的吸管,扯下一根,掐掉葉子,一頭對著泉眼,一頭放在嘴裡,一吸,哇哦,滿嘴沙子,哇的一聲吐掉,旁邊的小夥伴哈哈的笑著,再吸,涼絲絲的泉水就進了嘴。有一種高粱,秸稈是甜的,我們叫「甜杆兒」,每次放學幾個小夥伴都要去農田裡禍害一番,折下一根,扔掉未成熟的高粱穗,剝掉秸稈的外衣,露出帶著「白灰兒」的秸稈,蜷起膝蓋,把秸稈用力一磕,咔嚓,一分為二,放在嘴裡嫻熟的剝掉外皮,嘗一口,甜的,留下,不甜就繼續折。這一系列操作下來,嘴角,褲子,手上都是「白灰兒」,鋒利的秸稈也沒少讓我們受傷,舌頭上,手上免不了各種傷口,但是依然阻擋不了我們對甜杆的執著,從仲夏開始,直到成熟。當然農田的主人因為這也沒少找家長。

風潮在我,目光在我,風潮玩家Audi A3 Sportback席捲全台Audi Taiwan

秋天,經歷了夏天雨水的沖刷,山路更加崎嶇,路面的土被雨水帶走,剩下一片坑坑窪窪和大大小小的石頭,摩托車走起來都費勁。這時候村裡就該修路了,每戶都出勞動力,孩子也會跟著湊熱鬧。拿著鍬、耙、鎬等幾乎最原始的工具,從村頭開始,撿石頭,墊新土。我們最喜歡的就是在新的路面上光著腳丫子玩耍,鬆軟的泥土,帶著大地的香氣,在秋天陽光的照射下,暖暖的軟軟的潮潮的,搔著腳丫,咯咯咯笑個不停。當大人們拿著工具準備回家時,我們收起意猶未盡的心情,把沾滿細細黃土的腳丫塞進鞋裡,背著夕陽伴著影子在大人們的聊天聲中緩緩歸家。

冬天,雖然寒冷,但是孩童的天真和頑劣怎麼會被寒冷擊退,冰和雪就是我們做好的玩伴。雨水豐沛的年份,河道會有冰。天然的滑冰場怎會錯過,哪個孩子沒有冰車,哪個孩子沒有冰嘎兒,管你是男孩還是女孩!只是我的冰車沒有哥哥們的好,舅舅家的哥哥把冰車藏起來也不給我玩,現在想想也覺得他小氣。上學的時候玩不成冰車,就只能靠著雙腳「打出溜」。手工棉鞋幾乎天天都是冰碴子,晚上在灶火旁烤乾,第二天又是冰碴子,天天挨罵。有時候河道沒有冰,但是下雪之後,山路的一段在山根下,由於見不到太陽,日積月累成了冰,終於可以名正言順的滑冰了,兩個小夥伴,一個蹲在後面,一個在前拉著走,一不小心,腳底一滑,兩個一起摔倒,齜牙咧嘴的揉揉發青的膝蓋胳膊肘,拍拍身上的雪沫沫,繼續玩耍。

吃對、吃好健康加分!4/24台北場開講灃食基金會

……

如今這條路,也許杏花還在,也許鳥兒亦歸,只是那個滑梯越來越小,也許已經被植被覆蓋。路兩旁的農田年年只有玉米,作物越來越單一。前年,聽媽媽講,水泥路修到了家門口,代替了土路,行車走人都很方便,再也不擔心山洪,再也不用修路,而我卻至今也未曾踏步。


那一對紅燈籠


大概是從十幾年前開始,每年過年的時候爸爸都會在大門口掛一對大紅燈籠。一般是臘月二十七八的傍晚,吃過飯,媽媽收拾家務,爸爸在山上挑一根又高又直的松樹砍回來,修理掉多餘的枝丫,我和弟弟幫忙,在最上面訂一個三腳架,左右各掛一個紅燈籠,然後一家人齊齊上陣,把掛了燈籠的松樹立在大門旁,堆上活好的泥巴(冬天一晚上就凍住了),壓好石頭,通上電,院子裡,院子外,大路上,亮堂堂,紅晃晃,照很遠。從年三十到初五,燈籠整晚整晚的亮著。

山裡的晚上經常會颳風,燈籠在松樹上吱呀吱呀的響。躺在炕上,透過窗簾,看著紅晃晃的光晃晃悠悠,在偶爾一兩聲的鞭炮聲中睡去。

原廠認證【鳳凰電波】細紋一條都不想留▶預約美麗粹究美學

我家地基較高,在路上遠遠的就能看見門口的大紅燈籠,藍天,蒼山,翠松,紅瓦,黃土地,紅燈籠。

臘月二十七,我和弟弟在手機上聊天,他說正忙著掛燈籠。


狗不在了,路也變了,那一對紅燈籠高高懸掛著。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