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情感 / 內容

奶奶年輕的時候一定很漂亮,很可愛,爺爺現在把她寵得像個小孩

2021-04-05 04:57:28 情感 20人瀏覽
我時常想起奶奶來,永遠在我心裡的奶奶。

她年輕的時候一定很漂亮很可愛,到老了雖然青春容顏不再,卻依舊可愛,爺爺把她寵得像個老小孩。

長大後奶奶總是笑著對我說起從前,我記憶中已經模糊的從前。

小時候我是大家口中的留守兒童,和爺爺奶奶一同守在小村子裡。

那時候是真的想爸媽。一想他們,就在紙上寫他們的名字,爸爸、媽媽、弟弟,不停地寫,最後「哇」地一聲大哭出來。

然後奶奶就會摟著哄我,給我擦了擦眼淚。她一邊笑我突然地大哭,一邊自己眼睛也會忍不住濕潤。

到了農忙的季節,他們每天都會出去下地幹活。

而我,則被他們鎖在屋子裡,不能出去一步。否則依我跟人瘋跑的性子,被人賣了也說不定。

但我偶爾會背著爺爺奶奶從家裡的院子翻出去,院子牆高,不敢讓他們知道,否則少不了挨批。

那時候一心想著和爸爸媽媽到城市生活,後來如願了,再見到爺爺奶奶的機會少之又少,我又開始期待回到農村。

記得很清楚,離開的第二年暑假回老家,透過車窗看著村裡熟悉又陌生的景象,想到馬上就能見到奶奶,心裡抑制不住的喜悅與興奮。

車沒開到家門口,在路上就看到了奶奶和幾個老人閒坐在路邊嘮家常。

車子停住了,我小小的身子靈活地鑽出轎車,一下子跑到了奶奶背後,緊緊地抱住她,不肯撒手,嘴裡不停地喊著「奶奶」。

奶奶見是我,又驚又喜,笑得合不攏嘴。

她笑得像個老小孩,一邊溫柔地撫摸著我,一邊問我話。

「丫頭累不累啊?」

「坐車有沒有暈車?」

「回去給你做好吃的。」

……

我一一應答,始終緊緊摟著她。

我記得特別清楚,那個炎熱的下午已經快要過去,夕陽西下,陽光溫柔。

奶奶笑著的眼裡蓄著淺淺的淚水。

她的思念總是深深藏著,總不輕易對我訴說。

可我是明白的,因為我也思念她。

再後來,爺爺永遠離開了我們,離開了他愛的、愛他的奶奶。

那時候小小的我不懂真正意義上的離別,可我知道,那是奶奶心裡一輩子放不下的悲痛。

每每奶奶和別的老人說起爺爺,她蒼老的、飽經風霜的臉頰上總會流下淚水,淚眼模糊。

我總是會站在她面前,抬手為她擦去臉上的淚水,輕輕對她說,「奶奶,別哭了。」

奶奶就會摟住我,祖孫倆頭靠著頭,她粗糙的手不斷地撫摸著我的背,好像只有彼此。

現在想想,那時候的奶奶,真孤獨啊。

她徹底變成了空巢老人,獨來獨往,只有沉默的歲月伴著她,無情流淌。

暑假回去,奶奶還是要去地里幹活,不同的是,這次帶上了我。

一個老人,一個小孩,面對偌大的田地,幾乎是失措的無能為力。

可奶奶只彎著瘦弱的身子,頂著一草帽的烈日,一點點、一點點地幹活。

或許她文化程度不高,說不出什麼大道理來,可那骨子裡堅韌的意志,時時刻刻在警醒著我,該做一個怎樣的人,該怎樣做事。

暑假最愛和小夥伴在村子裡瘋玩,哪裡顧得上烈日炎炎,更顧不上飯點著家,總是奶奶出來尋我,這才意猶未盡地回去吃飯。

一次在外面玩,意外受了傷,整個膝蓋擦破一大片,很多小小的沙礫埋進肉中。

我忍著痛回家,卻不敢告訴她,只用裙擺遮著膝蓋。不過怎麼可能瞞得住,她還是發現了。

晚上昏黃的白熾燈下,她戴著老花鏡,拿著針一點一點地把我膝蓋里的沙子挑出來。

小心翼翼,顫顫巍巍,滿臉心疼,生怕我有一點點的疼痛。

不過她嘴上還是要抱怨兩句的。

「怎麼受傷也不知道告訴我?你看看,這是撒野成什麼樣,沙子全進肉裡邊了。」

而我只會弱弱地說一句,「不小心的嘛……」

她也當即領著我去村裡的小賣部買創可貼。

畢竟那時候的農村人,哪裡懂什麼傷口酒精清洗消毒再上藥,最了不得,就是買創可貼了。

天很黑,路上就我們兩個人,月光把影子拉得很長,很長。

她牽著我,我緊緊握著她乾枯粗糙的手,心中莫名安定。

我們都不說話。

可我真喜歡那個夜晚。

我們就像兩個趕路人,彼此孤單,彼此依偎。

只是後來,我失去了她。我的親人,我的朋友。

有時候,一把燥熱夏夜裡的蒲扇、一片深夜裡滿是星辰的天空、甚至田地草場裡的一棵柳樹,就能輕易勾起我對她的思念與回憶。

那回憶,是乾燥溫暖的,充滿溫情的。

真想再一次,躲進她懷裡大哭一場。

子欲養而親不在。古人誠不欺我。

小時候我也曾幻想過,將來要賺大錢,給奶奶住大房子,讓她安享晚年。

只可惜,奶奶吃了一輩子的苦,沒享受過什麼生活的甜,便早早離開。

我的願望再也不會實現,離開的親人只會在夢中出現。

盡孝道,要趁早。

不要給自己留下畢生的無法挽回的遺憾。

如同那句歌詞所說,一定,常回家看看。

關注我@山河故事兒 每天一個原創好故事,陪你度過春夏秋冬。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