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健康 / 內容

代謝酒精的不只肝臟,還有大腦

2021-04-03 06:43:11 健康 26人瀏覽

近日,張黎團隊以封面文章形式在《自然—代謝》發表論文,揭示了腦內酒精代謝功能及引起醉酒行為的新型細胞特異腦區和特異神經化學機制。相關評論文章稱該研究為「里程碑式的研究」,為醉酒行為中樞機制探索開闢了新方向。

酒精在腦內代謝

人們通常認為,酒精主要在肝臟代謝,代謝過程則經歷「乙醇(酒的主要成分)—乙醛—乙酸」這一過程。其中,乙醛對人體危害高於乙醇,被懷疑與多種疾病的發生有關。ALDH2負責乙醛到乙酸的轉化,因此也是酒精代謝過程中的關鍵酶。

乙醇和乙醛都是高活性物質,它們對神經系統影響很大,但以往人們對乙酸與醉酒行為的關係了解很少。

「肝臟中有大量的ALDH2,相比之下,腦中ALDH2含量較低。再加上缺乏精準特異的研究工具,大腦在酒精代謝中的作用一直被忽略。」張黎說,「為弄清大腦能否代謝酒精問題,我們首先確定了ALDH2主要表達在人及小鼠小腦的星形膠質細胞上,隨後意外地發現星形膠質細胞ALDH2對腦內酒精代謝作用很大,選擇性敲除它後,幾乎阻斷了酒精代謝產物乙酸的生成。」

研究人員從多個層面分析了乙酸對抑制性神經遞質GABA含量的影響,發現腦內生成的乙酸直接引起抑制性神經遞質GABA升高,從而抑制平衡和運動協調功能。

「我們同時意外地觀察到,外周轉入腦內的乙酸對GABA造成的影響不大。而選擇性敲除小腦星形膠質細胞ALDH2,就可以阻斷酒精引起的運動平衡障礙。」張黎說。

對國人尤為重要

大腦作為機體的高級中樞,對酒精攝入的反應也十分敏感,飲酒後會出現諸如運動、平衡、學習認知、痛覺信號的調節及情緒反應(如焦慮、興奮等)多種功能的調節障礙。

研究人員表示,作為乙醛轉化為乙酸的關鍵酶,ALDH2的地位非常重要。但有調查顯示,近半數漢族人存在ALDH2基因突變。ALDH2的突變會導致酶活性降低,甚至完全喪失。

雖然飲酒後90%以上的酒精在肝臟中代謝,經乙醛生成乙酸鹽,但研究中發現,星形膠質細胞攝入乙酸並轉化為腦內抑制性神經遞質GABA的效率非常低。

「這提示腦中星形膠質細胞ALDH2是酒精對大腦直接調控相關行為功能損害的主要機制。」張黎說,此項研究對亞裔特別是東亞人尤為重要,能推動研究以調控星形膠質細胞ALDH2表達及功能為靶點的新藥及方法,有助於未來解酒及戒酒(酒精依賴),以及對酒精誘發的腦損傷及退化的預防與治療。

開闢新方向

該研究首次揭示了酒精代謝的中樞機制及其誘導的運動、平衡功能障礙與小腦星形膠質細胞ALDH2的功能密切相關。

「由於星形膠質細胞數量多,容易被激活並不斷分裂,這種動態變化對酒精代謝的影響值得進一步研究。」張黎說,「醉酒行為表現多樣,目前人們對其發生機制缺乏認識。可以預見,該研究提出的腦區與細胞特異性—酒精代謝及行為的調控模式為今後研究醉酒行為的相關機制開闢了新方向。」

此外,ALDH2還參與調控腦內多種神經遞質的代謝及清除自由基的過程,其中的抑制性神經遞質GABA與阿爾茨海默氏症發病有密切關聯,有望為探究星形膠質細胞ALDH2對該疾病的影響提供參考。

對於該項研究,《自然—代謝》的3位審稿人一致給予高度評價。

「大多數關於飲酒如何影響人類行為的研究都集中在乙醇的作用上。在過去幾十年里,乙醇如何改變中樞神經系統的研究已經取得了實質性進展。這項研究為酒精研究領域樹立了一座里程碑,為一個很少被考慮的大腦調節酒精行為效應的研究提供了新線索。」紐約大學醫學院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Nicolas X. Tritsch在同期期刊上撰文評價道。

「腦內星形膠質細胞ALDH2應該是未來治療酒精中毒、解酒、酒精依賴的重要靶點。」張黎說,「近年來針對ALDH2抑制劑的新藥開發活躍,但此類藥均增加血中乙醛濃度,長期服用可以致癌。未來,可以考慮開發細胞特異性ALDH2抑制劑。」(記者 張雙虎)

來源: 《中國科學報》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