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毛主席兩次小住滴水洞,臨終前仍想回去,曾言:死後骨灰葬在這裡

2021-04-01 21:01:23 歷史 27人瀏覽

1966年7月8日,毛主席給自己當時的妻子寫了一封信。

「自從6月15日離開武林以後,在西方的一個山洞裡住了十幾天,消息不大靈通。」

信中最為神秘的地方就是「西方一個山洞」了。

此地名為滴水洞,是韶山沖西南約5公里處的一個峽谷,因洞內四時滴水不竭,回聲悠揚而得名。

圖|滴水洞近照

1966年6月17日下午,毛主席在時任湖南省公安廳副廳長和省委接待處處長的陪同下來到了滴水洞,住進了當地修建好的1號樓。

這是毛主席自從1959年後第二次回到家鄉。

相比於第一次回來時這裡的蕭瑟,通過二·三工程的建設,滴水洞在環境幽深的同時宜居性大大增強。毛主席住進了青灰色的平房裡,抬頭就能看到鬱鬱蔥蔥的青山,心情十分之好。

他叮囑隨行的官員:「既然修好了,就要管理好,不要破壞了。」

每一次毛主席來到滴水洞,似乎都是為了安靜地思考什麼事情。

圖|滴水洞一號樓近照

在第一次回來的時候,他寫下了「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的句子。

第一次回來是1959年的事情,那是毛主席時隔32年再次回到自己的故鄉。回到故鄉的第二天,他來到了韶山水庫游泳,一眼就相中了密林深處的滴水洞。

毛主席之所以能夠一眼看到這裡,也是因為他從小生活的地方離這兒不遠。

毛主席的曾祖父母、祖父等人都安葬在這裡;洞口所向就是毛主席祖居地東茅塘和家廟毛震公祠堂。少年時期的毛主席還經常路過這裡前往外婆家。

所以滴水洞邊的一草一木,對於毛主席來說都分外親切。然而自從參加了革命,他就整整32年沒有回到過這片山水之間。

圖|毛震公祠堂

1959年6月,毛主席來到韶山水庫時就對當時的湖南省委第一書記說:「小舟,我退休後,你在這裡搭個茅棚給我住可以嗎?」

1960年5月中旬,毛澤東又與張平化談起了韶山的滴水洞,說那裡的環境很不錯。

張平化特意到滴水洞考察了一下,發現確實是一個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最重要的是,這裡林木茂密,蓋起房子來連飛機都偵察不到。在滴水洞建房的「二·三」秘密工程就此開始。

最初的規劃十分宏偉,甚至包括建造高級賓館、直升飛機場,引一條鐵路支線,讓專列可以直接開進滴水洞等。

但由於60年代時我國處於嚴重的經濟困難之中,所以這個宏偉的計劃受限於經費問題,最後大打折扣,只設計出一、二、三號主體工程。

圖|張平化舊照

設計的過程中參照了蘇式建築保暖的優點,以及毛主席在中南海居住的房子的樣子。

一號樓是供主席和其他國家領導使用的地方,二號樓是一座有兩層樓的客房,總共有24間,作為中央陪同同志休息的地方。

三號樓距離一、二號樓有約百米左右,是隨行的警衛員同志和省級接待同志休息的地方。出於戰備需要,這裡修建了防震室和防空洞。

自從「二·三」工程啟動之後,滴水洞就變得很神秘了。這裡原本屬於韶山公社的一部分,1960年開始所有的社員都遷出另作安排。該地區的建設也由省軍區的工程兵部隊承擔,沒有一個民工參與其中。

建成後由湖南省接待處直接管理,直到1981年才移交給韶山管理局。

圖|滴水洞一號樓內景

從1959年到1966年的7年間,韶山滴水洞可以說是大變樣,因而再次來到這裡的毛主席十分興奮。

當然,他並不是為了來這裡遊山玩水的。1966年在滴水洞住的11天間,毛主席始終少言寡語,很少與身邊的工作人員交談,身邊的人也都很怕打擾他的思緒。

從6月17日下榻於此開始,毛主席過上了近乎與世隔絕的日子,就算是散步,最遠也不過距離自己的住處300米左右。

在這裡,他特別看了林彪於當年5月18日的講話。

在那天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林彪針對「政變」問題發表了專門的講話,他說「政變」已經成為一種風氣;又大講特講「個人崇拜」,將毛主席稱為「天才」,稱他「句句是真理」。

圖|《毛澤東選集》

儘管是多年的革命戰友,林彪的這些話還是讓毛主席很不舒服。雖然我們現在將以毛主席為核心的第一代黨中央的革命思想統稱為「毛澤東思想」,但在當時毛主席很反對用自己的名字命名「思想」或者主義。

在後來的信中,毛主席也提到林彪的說法讓他不安,他說:「我歷來不相信,我那幾本小書(指《毛澤東選集》)有那樣大的神通……」

從滴水洞出來後毛主席來到了武漢,在這裡他的心情就要好一些了。

足見滴水洞的清幽對於毛主席來說的確是一個思考問題的好地方。建國後他兩次回到家鄉的時候,都是在政治上面臨重大決策調整的關鍵時刻。

1966年中國內已經有了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而其後發生的事情,即便是不熟悉近代史的人想必也十分清楚。

圖|1966年,毛澤東接見焦裕祿的女兒焦守雲

第二次來到這裡,毛主席同樣留下了一首詩:

「正是神都有事時,又來南國踏芳枝。……憑闌靜聽瀟瀟雨,故國人民有所思。」

這首詩不似上一次寫下的那麼豪邁,除了感嘆回到家鄉以外,它更多地蘊含了對中國未來的思考和當下的思維困境在其中,是與毛主席其他詩作在情懷上略有不同的一首。

當時的滴水洞管理員廖時雨還記得,毛主席臨走的時候握住他的手說:「你要把房子管好啊,我還要回來的。」

說完這句話,毛主席又喝了一杯茶,吃了幾個水蜜桃,才終於上了汽車。足見他對滴水洞有著很深的不舍之情。

圖|毛主席在滴水洞三號水庫邊小憩老照片

中國人常說「安土重遷「,這或許是深埋在每個中國人骨子裡的故鄉之情吧。

由毛主席這兩次回到滴水洞的經歷來看,這裡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毛主席恢復精力,理清思緒的一處「聖地」。

這裡既距離他的家鄉、他的祖居地非常近,又是一處清新安靜的好去處,所以他才願意在遇到難題的時候來到這裡思索。

對於毛主席來說,他一生中所遇到的需要他靜心思索十幾天的難題想必也並不多。

1966年之後,他再次提出回到滴水洞已經是10年之後。

圖|周總理去世後,鄧穎超痛哭

1976年對於中國來說是多災多難的一年。這年1月8日,周總理與世長辭,十里八街群眾流淚送別這位人民的好總理。

1976年7月28日凌晨3時42分,一場突如其來的巨大災難降臨唐山,芮氏7.8級,一座百萬人口的城市瞬間化為廢墟。

1976年的9月9日,在所有的悲痛還沒有徹底消散的時候,全世界人民聽到了一個更加令人難過的消息——毛主席逝世。

毛主席晚年的時候身體一直不太好,原本開朗健康的人身體各個方面都出了毛病。早年的毛主席精力十分旺盛,一天只睡四五個小時都能夠神采奕奕,滿面紅光。

然而沒有人是鐵打的,或許就是因為早年的透支,晚年的毛主席身體一直不太好。

圖|1976年9月9日,毛主席逝世

最先困擾毛主席的疾病是失眠。

失眠是他年輕的時候經常因為戰事緊張,作息不規律和喜歡夜間工作造成的。

然而不同的醫生針對他的失眠制定了許多不同的方案,但始終收效甚微;毛主席為了睡眠,越來越依賴安眠類藥物,然而藥物總會產生抗藥性,這就導致毛主席晚年即便依靠著藥物也很難睡著。

而真正危及生命,也是導致毛主席身體狀況急轉直下的是在70年代。

1970年九屆二中全會結束後不久,毛主席患了一次小感冒,但一直沒有痊癒,反而從此經常出現低燒和咳嗽,還有渾身乏力等情況。

圖|1970年,九屆二中全會召開

醫生初步診斷的結果是毛主席患上了肺炎。

然而毛主席晚年很不願意進行身體檢查,最後是在周總理的勸說下才做了一次胸透。果不其然,持久不愈的感冒導致了肺炎。

1971年九一三事件發生後,毛主席為了處理這件事情殫精竭慮,以致於本來已經有好轉跡象的肺炎再次復發,而且比一年前的情況要嚴重得多。

在那年冬春之際,由於氣溫變化較大,毛主席不斷地感冒、咳嗽,濃痰越來越多。口服抗炎藥能夠起到的效果越來越小,毛主席十分反感注射抗菌素,他的病情隨之惡化,就連行走也變得困難了起來。

由於行走不便,毛主席的運動量越來越少,因而出現了腿部浮腫乃至高血壓等情況,食慾也越來越差。

圖|九一三事件

1972年1月10日,毛主席臨時決定去參加陳毅將軍的追悼會,然而當時他連車門台階都很難踩上了。

在參加完陳毅將軍的的追悼大會後,隆冬1月的寒氣侵體,毛主席肺炎的狀況越來越嚴重,還出現了持續低燒幾天的情況。

由於咳嗽越來越嚴重,他在夜間只能倚在沙發上睡覺了。當年1月18日,毛主席還突然發生了昏迷。

又是在周總理的堅持下,醫護人員才得以給毛主席做了一次全面檢查,而這次檢查的結果十分不樂觀——毛主席的肺炎已經相當嚴重,甚至已經危及到了心臟。

心電圖顯示毛主席出現了較為明顯的肺心病症狀,伴隨著心力衰竭、陣發性心動過速等問題。而毛主席的昏迷是因為肺心病造成的腦部缺氧而導致的。

圖|毛主席在陳毅將軍的追悼會上

毛主席多年來始終不將自己的身體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堅持稱自己的病情並不嚴重。

醫療小組的人深知主席這樣的認知是有失偏頗的,可毛主席始終認為「沒必要」,所以只口服藥物而不接受針劑注射等,導致病情越來越嚴重。

本來可以早早治癒的肺炎如今卻越來越嚴重,甚至有可能危及到生命。再拖下去後果幾乎不堪設想。

在毛主席當時的妻子的干擾下,葉劍英、周總理等人對毛主席接受治療的勸說統統被擋了回去。她還曾經說過:「你們最好不要製造緊張空氣,主席的身體一直都很好。」

這也耽誤了主席的治療。

圖|葉劍英

毛主席拒絕配合醫療小組治療的情況一直持續到1972年2月初,當時主席因為肺部感染無法控制,經常不知不覺就陷入昏迷狀態。

說來也巧,此時美國總統尼克森即將訪華,毛主席頓時覺得自己應當好好養病,在中南海會見尼克森。

在醫療小組的努力和主席的配合下,半個月不到的時間裡,主席終於通過消炎、強心、利尿等一系列方案恢復了精神。

1974年春天的時候毛主席的身體看起來出現了短期的好轉,此時他已經可以在室外散步,並且親自主持中央政治局的會議了。

然而醫療小組的人心中都十分明白,主席的病情只是暫時被表象遮掩住了。果不其然,當年3月,主席的眼睛就到了幾乎看不到的程度。經診斷,他罹患老年白內障,並伴有右側身體麻痹。

圖|尼克森訪華老照片

就在醫生準備施診的時候,毛主席卻做出了離開北京前往其他城市巡視的決定,醫生們只好隨著毛主席一起南巡到了武漢等地。

在這裡,主席不顧自己欠佳的身體,仍然想像前幾次來的時候一樣,到長江中游泳,被醫生們苦苦勸住,最後改為在室內游泳池游泳。

後來到了長沙,他仍舊想在室內游泳池中游泳,然而當時他右側身體麻痹的症狀越來越嚴重了,有的時候甚至要靠別人餵食,吞咽也出現了一定的問題。

直到1975年7月下旬,毛主席才接受了一個比較簡單的小手術——白內障摘除手術。

早在一年前他就已經看東西不太清楚了,後來逐漸發展到用再大的放大鏡也沒辦法看清楚。

圖|毛主席正在看報紙

當他決定接受手術的時候,眼睛處於已經近乎失明的狀態,想要讀書看報都要靠別人念給他聽了。在做完這個手術之後,毛主席終於可以自己讀書看報了。

原本醫生叮囑他,每天只能看15分鐘的書,最開始毛主席還謹遵醫囑,後來越來越覺得難以維持,又開始夜以繼日地看書和批閱文件了。

在這一年的春天和夏天,主席的病情也比較穩定。

然而到了深秋和初冬,毛主席的身體狀況再一次惡化。

當年11月,主席肺部感染再一次變得嚴重,氣喘逐漸加重,語言也開始變得不清晰。

由於吞咽不舒服,他的飲食越來越少,這也導致主席的抵抗力下降,體重更是斷崖式下跌。最後醫生們採取了靜脈注射胺基酸的方式才緩解了毛主席的症狀。

圖|1975 年11 月,毛澤東與醫療小組人員合影

為什麼毛主席這麼排斥使用直接的藥物治療呢?

根據他身邊的醫生和護士小組的分析,主席還是很希望能夠發揮自身免疫力的作用,通過自身免疫力戰勝疾病。

這是他在戰爭年代中就養成的一種習慣,也是他多年來獨立的性格「作祟「,讓他不願意過於依靠任何外物,哪怕是為了治療和延續生命。

進入到1976年之後,毛主席的身體再次開始衰弱,他也變得越來越孤獨。身邊的老戰友們越來越少了,特別是周總理的去世讓毛主席十分難過,他大哭了一場之後又默默了很多天。

當年5月1日,毛主席第一次出現了心肌梗塞的現象。

圖|1976年,河北唐山大地震遺蹟

鑒於毛主席的病情,中央決定減少他的工作量,讓他得到足夠的休息。

5月30日毛主席心臟病再次復發,此後多次出現心律不齊、心肌梗塞等跡象。7月的唐山大地震對於主席來說是另一個重大的打擊。

北京距離唐山很近,當時為了避震身邊的警衛員將主席轉入了二零二別墅之中。在這裡,毛主席堅持每天都要自己讀,或者是聽別人讀有關地震的新聞。

每次聽到傷亡慘重的時候,他都要靜默良久,有一次還痛哭了一場。

即便當時他的身體每況愈下,他也堅持要親自過問每一個關於地震的重要文件,並不時接見唐山的領導、中央的領導,要求保證災區倖存人民的安全和基本用度。

圖|1976年,毛澤東會見李光耀

當年8月,已經基本不能依靠嘴巴進食,只能通過下胃管補充營養的毛主席十分虛弱。

他躺在病床上提出了一個要求——回到滴水洞。

應該說,毛主席提出這個要求對於他身邊的人來說都不算意外,但是卻讓大家感到十分悲傷:早年的時候,毛主席曾經調侃過,他百年之後希望能夠將骨灰葬回滴水洞。

如果說前兩次回到滴水洞,還只是政務繁忙,巡視全國之際,順路回到自己的家鄉看一看,並在這裡思考一些國家政事的話。

這一次主席特別要求回去,就有了一種英雄遲暮,想要落葉歸根的感覺。

圖|張平化(右二)

已經是8月份,炎熱的夏季即將過去,毛主席回到滴水洞絕不是為了避暑,而是為了再滿足一次自己的歸鄉情結。

儘管當時主席的身體已經很不好了,但是誰也不忍心不滿足他的願望。

於是那年8月15日,湖南省領導張平化接到了一個特殊的電話,要求他做好滴水洞的接待工作,不久之後毛主席將前往這裡療養身體。

張平化不敢怠慢,當天晚上就到達了滴水洞,親自安排了各方面的工作任務,等待毛主席的到來。

然而他最終卻沒能等到。

圖|滴水洞內景近照

當時毛主席的身體情況到了什麼程度呢?

8月中旬的時候,他右側肢體偏癱的症狀明顯加重,只有左側側臥才能保證呼吸的通暢;心臟跳動不規律的情況也越來越嚴重,醫療小組開始加入控制心臟早搏的藥物。

到了8月下旬,他昏迷的次數逐漸增多。儘管大家都不願意這麼去想,更不願意這麼說,但誰都意識到,毛主席的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

9月2日傍晚,毛主席出現了第三次心肌梗塞。這一次的面積有所擴大,程度也比前兩次更加嚴重。

而伴隨著心肌梗塞,毛主席出現了全身性的各種症狀,如呼吸急促、咳嗽多痰等。X光片結果顯示兩肺再次發生了感染。

圖|孟錦雲與毛主席合照

儘管如此,毛主席的神智也一直是清醒的,還曾經提出過要求,希望能夠在9月中旬再次回到滴水洞。

當時他的身體狀況已經差到不足以乘坐顛簸的列車,儘管身邊人答應了下來,但也知道如果沒有特殊情況,這很有可能是個完成不了的夢。

1976年9月8日,躺在病床上的毛主席呼吸越來越急促,他拉了一下護士的衣角。

當時值班的護士孟錦雲立刻俯身下來傾聽主席的話。毛主席當時慢吞吞地說了一句:「我很難受,叫醫生來。」

孟錦雲一驚,主席很少主動表示他自己很不舒服的。她立刻叫了警衛人員,請醫生過來診治。

圖|1976年9月9日,毛岸青與毛新宇在西山家中為毛主席設的靈堂前守靈

匆匆趕來的醫生趕緊給主席做了一個檢查,發現的第一件事就是主席的血壓突然飆升。

於是鼻咽管、輸液管等等從前主席很排斥的東西,醫生都趕快給他插上,這才暫時穩定住了他的病情。而稍微好轉一點的主席仍不重視養病,他讓工作人員輪流托著文獻,供自己審閱。

就這樣過了整整三個小時,主席又審閱了一批重要的文件後,終於疲倦地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醫生緊緊地盯著心電圖,旁邊的主席呼吸逐漸平穩。

9月9日零時10分,主席的心電波曲線猛然突起又急劇下落,很快又變成了一條平直的直線。

圖|毛主席追悼大會

83歲的毛澤東從這一刻起與世長辭。

在離開這個在他的努力之下改變了很多的世界之前,他終究沒能再次回到自己的家鄉,他心心念念的滴水洞。

我們經常覺得英雄永遠是魁梧的,永遠是充滿活力而高大偉岸的。然而沒有人能夠逃脫生老病死的客觀規律,也沒有人沒有七情六慾。

毛主席毫無疑問是中國近代史上最偉大的人之一,但他也有自己的故鄉,也會心系那片生養自己的土地;他也會老去,也會在病痛面前失去鎮定自若和坦然。

主席晚年面臨著與尋常老人同樣的問題,但他作為一個堅定的無神論者,始終將生死看得比較淡,也始終在樂觀而堅定地與病魔抗爭。

圖|毛主席舊照

我們每一個人都無法阻止死亡的來到,但我們可以在死亡面前堅強,在死亡來臨之時,仍然帶著自己生命中最感動、最珍貴的記憶,仍然保有自己最純真的一份願望,和最期待的一處歸宿。

從容老去,帶著希望離開,卻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做到的。


-完-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