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兔部屋 提供每日焦點訊息

首頁 > 歷史 / 內容

誰說「燕然未勒歸無計」?如今那塊燕然刻石被發現!

2017-08-15 歷史 66人瀏覽

今年7月27日至8月1日,中國內蒙古大學蒙古學研究中心與蒙古國成吉思汗大學合作實地踏察解讀東漢永元元年(公元89年)國舅竇憲率大軍征伐北匈奴,大破北匈奴後所刻摩崖勒石。經過認真辯識,確認此刻石即著名的班固所書《燕然山銘》,是中蒙合作所獲重大考古發現。

這次考古發現,使得班固成為輿論熱點,「燕然未勒歸無計」也被歷史愛好者屢屢提及。「燕然」是山名,即今蒙古境內杭愛山。「勒」是在石頭上刻字。東漢時,竇憲追擊匈奴,出塞三千餘里至燕然山,刻石記功而還,也就是最近剛發現的這塊刻石。所以,「燕然未勒」有功業未成、邊患未平的含意。作為刻石的書寫者,班固出身儒學世家。父親班彪著有《王命論》,寫出《史記後傳》數十篇。班固9歲能詩,13歲受大思想家王充賞識,進入洛陽太學深造。他博覽群書,窮究九流百家之說,尤其對司馬遷推崇備至。一次,王充與班彪談文論史,班固忍不住插話,王充大為驚訝,認為班固久後必能著述漢史。父親去世後,班固整理文稿資料,開始撰寫《漢書》。不料被告私修國史,被捕入獄。

眼看班家大禍臨頭,班固的弟弟班超奔走洛陽上書,受到漢明帝召見。班超將父兄幾十年修史,意在宣揚「漢德」的苦心稟告。漢明帝認為《漢書》是一部奇書,下令釋放班固,授官蘭台史令,年俸600石。

可惜,欣賞並有意栽培班固的漢明帝不久去世。

喜史好文的漢章帝即位後,很快召開了白虎會議。當時名儒、朝臣大員齊集一堂,討論五經異同,漢章帝親自裁決,時間長達一個月。會後,班固奉命將討論結果整理成文,形成了著名的學術專著《白虎通義》。

經過25年的艱苦寫作,《漢書》基本完成,從劉邦元年寫到王莽地皇四年。開創了以紀傳體寫斷代史的先例,揭示了西漢由盛而衰的原因,記錄了大量自然、人文資料,是《史記》後又一部歷史巨作。

完成《漢書》的寫作,班固已漸入老境,竟然毫無升遷。因此,利用為母奔喪之機,辭官返回扶風老家。

公元89年,大將軍竇憲率軍北伐匈奴,班固被任命為中護軍,為竇憲謀劃戰事,起草公文。竇憲親率一萬精騎,大敗北匈奴單于於燕然山下,立下赫赫戰功。班固奉命寫下《封燕然山銘》,為竇憲歌功頌德。又奉命與傅毅合寫了《竇將軍北征頌》,為竇憲樹碑立傳。

竇憲班師回朝後,飛揚跋扈,遍插親信,引起朝臣不滿,皇帝警覺。竇憲竟然謀反,敗漏後自殺身死。原本對謀反毫不知情的班固,卻遭到一個小人的蓄意陷害。

一次,班固家奴醉酒駕車,衝撞了洛陽令種兢車騎。竇憲案發後,種兢搜羅班固寫的文章和班固出入竇憲府的蹤跡,上報朝廷。年輕的漢和帝命種兢審案。班固被嚴刑拷打,不得不承認與竇憲有染。漢和帝草菅人命,賜班固自盡。

不知是三尺白布懸樑,還是一杯毒酒下肚,一代史學巨匠,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死了。時過不久,班固平反昭雪。漢和帝下詔,譴責種兢的劣行,並將殘害班固的酷吏處死。

隨著《漢書》的影響擴大,班固墓成為班固親友、文人墨客爭相朝拜之地。班固的弟弟班超率軍平定西域前,得勝封侯後,來到班固墓前,祭奠、告慰哥哥的亡靈。班固的侄子班勇出使西域前,同樣到班固墓拜祭伯父。

後來,韋應物、杜甫、蘇軾等大人物相繼拜謁班固墓,給班固以無盡的榮光。

清代學者馮明世路過扶風時,專程到班固墓前憑弔。那時的班固墓,一畝二分大的墓園,青磚圍牆環繞,墓前有石碑三座,石羊兩隻,石案一條,甚是威嚴、莊重。而今在陝西扶風縣太白鄉浪店村一塊黃土地上,一個三尺土丘前,豎著一塊毫不起眼的石碑,上書「班固墓」三個字,滿目荒涼,令人心酸。

工商服務
友情連結
分類選單